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美国的贪婪一定会继续

21-10-11 23:34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美国“驴象两党”终于就政府债务上限问题达成妥协。当地时间10月7日,一直阻碍上限提高、共和党占多数席位的美国国会参议院宣布:已经投票通过了“短期提高债务上限法案”。这项法案只针对现在到12月3日,这此过程中,美国国债上限额度可以提高4800亿美元,也就是从现在的28.4万亿美元,增加到28.8万亿美元。当然,此后该法案还需要交由众议院表决,若投票通过则将呈送美国总统签字并实施。

对民主党占多数席位的众议院而言,支持本党总统提案应当不是问题。实际上,此前阻碍拜登政府提高债务上限的主要是参议院,主要是共和党。10月4日,美国总统拜登公开批评该国共和党。他说:共和党阻挠债务上限法案通过的行为是非常错误的,这样大大提高了国家债务违约的风险。或许与此“施压”相关,美国债务上限问题终于迎来转机。不过,这样的转机发生在10月18日——美国“债务违约日”之前10天,符合历史规律,也不算出乎预料。

其实,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当政时期,民主党在提高国债上限问题上扯皮一点都不亚于共和党,法案通常也是在“最后时刻”获得批准。所以,人们或许不必太当真,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的扯皮,不过是美国的政治游戏而已。一来,通过这样的扯皮显示美国还是一个政治民主国家;二来,通过这样的扯皮防止美元汇率受到债务飞胀的影响。

需要注意的是:参议院刚刚通过的这项议案,期限不到2个月,那之后怎么办?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以佩洛西为首的美国国会众议院,9月28日通过一项提案:建议在2022年12月之前,暂时取消美国政府债务上限约束。并将这个球踢给了参议院。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众议院希望在今后的一年中,美国政府可以肆意扩大赤字?肆意发债获得收入?

真会是这样?没错,真是这样。美国政府、尤其是耶伦主导美国经济之后,美国不只是临时取消、他们甚至希望永久取消美国国债上限约束。因为,美国经济当局已经开始“信奉”新凯恩斯主义,而新凯恩斯主义对应的货币理论是《现代货币理论》,也就是前一度在中国金融界争论非常激烈的MMT。

 

MMT认为:现代货币不同于传统货币。传统货币的功能更倾向于交易媒介,所谓一般等价物,所以贝壳、金银、比特币都可以具备货币属性。而现代货币不是这些貌似有价值的东西,而是政府凭借自身的信用能力“凭空捏造”出的一种记账符号或债务计量符号。政府之所以可以“凭空捏造”,不是因为这种符号可以兑换贵金属或其它什么东西,而是因为政府的强制性税收制度,逼迫本国国民必须以此货币纳税。这就是所谓:现代货币是主权货币,主权货币税收驱动。

在此前提下,MMT依据“宏观经济恒等式”指出:拥有货币发行权的政府,它不同于家庭、企业、地方政府等其它一切经济主体,其它经济主体必须“量入为出”,而中央政府必须“先支出、后收入”。因为“宏观经济恒等式”告诉我们:政府部门的支出=非政府部门的收入。也就是说,只有政府先支出,非政府部门才会有收入;民间有了资本来源,经济才有增长空间。

正因如此,MMT认为:第一,既无理论依据,又无实证依据地为主权货币或财政赤字设置上限,是错误的。第二,束手束脚的约束反而会使政府和社会投资不到位,大大增加了国家经济失败的概率。第三,财政和货币必须一体化,就像投资先于收益,财政赤字和与之对应的货币投放,不过是国家先于财政收入的投资而已,税收增长意味着货币回笼。第四,美国不存在还不起主权债务问题,因为它们只需“敲几下电脑键盘”就可以还掉任意多债务。第五,你们可以抛售美债,但你拿了美元买什么呢?不管你买什么,美元都会回到美国金融系统,都会变成美联储的超额储备金,只要超储利率低于国债收益率,这些钱自然会变成国债持有。同时,你卖美国国债的时候,美元利率会下跌、货币会贬值,但当钱回到美国金融系统,再次转换为美国国债的时候,利率上升、货币升值。

 

MMT还认为,不用担心世界各国不买美国国债。因为,只要美国保持逆差,而中国等其它国家愿意对美顺差,那你们就必须接受美元。而且,你们拿美元不管买什么,也不管向谁买,最后都会变成美国国债。

显然,MMT讲述道理很无赖,但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当然,MMT也同时指出:关键问题是:政府的钱怎么花?用在什么地方?MMT认为,政府有必要、也有能力构建“就业保障/最后雇主计划”,让社会实现“近乎人人有工作般的充分就业”——超级就业,并以此缓解贫富两极分化。但前提是:政府赤字不能拉动工资上涨,并以此防止通货膨胀。

如果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那是否可以判断美国宏观经济政策正在走向MMT的诉求?很像。第一,伯南克、耶伦都是新凯恩斯主义的代表人物,他们必然主张MMT;第二,美国财政和美联储的配合属于历史最佳时期;第三,美国正在努力取消债务上限;第四,美国巨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实际是实现“超级就业”的手段。第五,拜登试图修正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为向富人加税。

由此我们应当看到:此次围绕债务上限的争议,表面看与以往没什么不同,但实际其间潜藏深刻的潜台词。或许,美国宏观经济政策正在酝酿一场深刻而彻底的变革,而在这场变革之下,美国政府或许还有更大的贪图。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