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指数型技术融合的奇迹

21-01-09 18:35    作者:一只花蛤    相关股票:

文/姚斌

奇点大学是由谷歌、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以及若干科技界专家联合建立的一所新型大学,它旨在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其研究领域为合成生物学、纳米技术和人工智能等。奇点大学由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带领,其校名来自他的《奇点临近》一书。库兹韦尔预言,人工智能领域存在一个“奇点”。跨越这个临界点,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智慧,人类将与机器融为一体,实现“永生”。

1

作为奇点大学创始人之一的彼得·戴曼迪斯认同库兹韦尔的观点。他也认为,随着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等以几何级数加速发展,人类的智能在未来几十年中将会大幅提高,人类未来命运也将发生根本性改观。只有融会贯通地运用高速发展的新技术,才能解决人类面临的能源、环境、医疗和贫困等问题。这个观点成为他的《富足》与《创业无畏》的主题。

在《富足》中,戴曼迪斯讲述了加速发展的技术如何使食品、水和能源的获得变得非货币化和大众化,令一度稀缺的资源变得丰富,并使个人有能力应对饥饿、贫困和疾病等以往看似不可能解决的全球性挑战。而在《创业无畏》中,他又讲述了另一个变不可能为可能的故事:企业家如何利用这些加速发展的技术在短到几乎创记录的时间内创建了改变世界的企业,并为任何有兴趣做同样尝试的人提供了操作指南。

最近,湛庐文化推出了戴曼迪斯的《未来呼啸而来》一书。戴曼迪斯扩展了前两本书的思想,研究当某些独立加速发展的技术和其他独立加速发展的技术融合时会发生什么。他总结了当前正在飞速发展的九大指数型技术,推演了未来将被完全重塑的八大行业。“融合”是《未来呼啸而来》的关键词,因为“当某些独立加速发展的技术与其他独立加速发展的技术融合时”,“奇迹”就可以产生。《未来呼啸而来》是戴曼迪斯和史蒂芬·科特勒最新的合作成果。这本书与《富足》、《创业无畏》构成了“指数型思维三部曲”。

当前正在飞速发展的九大指数型技术指的是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网络、机器人、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三D打印、区块链、材料科学与纳米技术、生物技术。而未来将被完全重塑的八大行业是:零售业、广告业、娱乐业、教育业、医疗保健业、长寿业、商业和食品业。这些只是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重大变革。之所以这些行业将发生变革,是因为人工智能、云计算、基因编辑、纳米技术、先进制造,这需要科技已经在各个领域蓬勃展开,出现了类似摩尔定律这样指数型增长的规律,而这些科技突破正在相互叠加,科技创新的速度于是就迅速加快。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

“指数型技术加速”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任何一种技术,只要它的功率翻倍,而价格却在不断下降,就可以称为指数型技术。摩尔定律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所谓的摩尔定律指的是,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数目每隔18个月就会增加一倍,而其性能也将提升一倍。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不过,对于未来预测很准的摩尔定律其实只是个经验定律,还有另一个定律对未来预测更准,那就是莱特定律,说的是产量每增大一倍,成本会降低10%~15%。价格越低,使用者越多,科技产品对社会的贡献就会越大。

2

指数型技术融合是一个加速器。因为融合,世界的变化迅速加快。在这个时代,跟上变化的步伐并不容易。有很多在2018年算得上最前沿的公司,到了2019年底就已经被淘汰出局了。毫无疑问,未来十年将充满根本性的突破和改变世界的惊喜。每一个主要行业很快就会被彻底重塑。对于企业家、创新者、投资者,甚至任何一个足够灵活和富有冒险精神的人来说,都将会有不可思议的机会。这将是一个到来得比你想象的更快的未来,也将成为世界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想象力舞台。

库兹韦尔的加速回报定律与摩尔定律相似,它指出技术改良以过去的成就为基础,每十年革新的步调会加倍。那些加速发展的技术,就是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创新。其中最重要的是,以前独立的指数型加速技术浪潮,已经开始与其他独立的指数型加速技术浪潮融合了起来。加速回报定律解释了像特斯拉这样的指数型技术组织一年10倍的回报现象。

加速回报定律的计算结果表明,在未来的100年里,我们要经历的技术变革将会相当于以往的2万年,这意味着我们将在下一个世纪里两度见证农业的诞生和互联网的诞生,这意味着范式的转变、游戏规则的更替和前所未有的突破。例如,药物开发的速度之所以正在不断加快,不仅是因为生物技术正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发展,还因为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其他几个指数级加速发展的技术也在向这个技术领域靠拢。这些浪潮开始汇聚、叠加到一起,产生了拥有海啸般力量的滔天巨浪,将会冲走前进道路上的几乎所有东西。戴曼迪斯致力于分析这些力量及其迅速和革命性的影响。

以超级高铁为例。超级高铁是埃隆·马斯克的创意。马斯克早就下定决心要在交通出行领域干出一番大事业。超级高铁是一个高速运输网络,利用磁悬浮技术让乘客舱以760英里/时的速度在真空管内行进。如果成功的话,超级高铁可以让你在35分钟内穿越加利福尼亚州,甚至比商用飞机还要快。马斯克认为,超级高铁已经具备可行性,具有压倒一切的优先性。超级高铁所需要的融合都是技术方面的。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电力电子、计算建模、材料科学和三D打印等技术的快速发展。现在,计算的能力已经大大提高,可以直接在云上运行关于超级高铁的仿真实验,测试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从电池系统到三D打印,到大型混凝土结构的三d打印,制造工艺方面的各种重大突破已经在价格和速度方面改变了游戏规则。超级高铁的目标是在2023年通过认证,到2025年启动多个在建项目,并进行初步的搭载乘客测试。

3

在《创业无畏》一书中,戴曼迪斯曾经介绍了“指数型技术6D框架”:数字化、欺骗性、颠覆性、非货币化、非物质化和大众化。每一个D都代表指数型技术发展的一个关键阶段,并总是会导致巨大的变革和机遇。

数字化。一旦一项技术成为数字技术,它就能跃上摩尔定律的肩膀开始成指数级增长。再加上量子计算技术的加持,完成数字化技术就会跃上罗斯定律的肩膀,开启更加疯狂的增长之旅。

欺骗性。指数型技术在第一次引入时通常会引发炒作。由于早期进展非常缓慢,在相当长时间内都无法达到倡导者宣传的水准。这就是指数型技术发展过程中必须经历的欺骗阶段。

颠覆性。一旦指数型技术开始真正影响我们的世界,就会破坏现有的产品、服务、市场和行业。三D打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种指数型技术对整个10万亿美元的制造业构成了威胁。

非货币化。在产品或服务曾经需要付出成本的那个地方,货币却突然从方程式中消失了。摄影曾经很昂贵,可一旦照片实现了数字化,其成本就都消失了。

非物质化。刚刚你还能看见它,立刻你就看不见它了。非物质化指的就是这种产品本身也消失不见的情况。比如,照相机、立体音响、视频游戏机、电视、计算器,这些曾经独立的产品,现在都成为智能手机的标配。

大众化。当指数型技术规模扩大、受众变多的时候,大众化就发生了。曾几何时,手机只有少数富人才能使用的砖头大小的通讯工具。而在今天,几乎每个人都有一部或几部手机。

确实,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而且变化的步伐正在加快。这种不断加速的步伐是三个加速器叠加起来后导致的结果。第一个加速器是计算能力的指数型增长。第二个加速器是加速发展的个别技术正在与其他加速发展的技术融合,从而产生相互重叠的变化大潮。第三个加速器是由一组额外的力量构成,这种原力共有7种:

节省下来的更多时间;

更多可得的资金;

更多的非货币化;

更多的天才;

富足的通信;

全新的商业模式;

更长的寿命。

每一种力量都是正在融合的指数型技术的副产品,它们都是“二阶效应”,发挥着作为额外的创新促进剂的作用。各个力量的作用是相互独立的,但它们在实际发挥作用时,则是以组合形式出现的。每一步都是相互作用的,而且每一步都在加速前进,所有这些叠加在一起,进一步加快了我们前进的步伐。

4

在《未来呼啸而来》中,戴曼迪斯列出了未来完全重塑的8个行业:零售业、广告业、娱乐业、教育业、医疗保健业、长寿业、商业和食品业。现在,让我们来看其中的医疗保健业和长寿业。这两个行业其实可以合并为一个行业——医疗健康业。这是我长期关注,并且是最感兴趣的行业。

戴曼迪斯在书中叙述一个叫玛蒂娜·罗斯布拉特的人。她的女儿患上肺动脉高压病,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肺部疾病,在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刻,罹患这种病的人都不会超过2000人,并且死亡率高达100%。医生告诉罗斯布拉特,根本不可能找到治愈这种病的方法。于是,她决定启动自己的“终极登月计划”:要在她女儿死于这种肺动脉高压病之前,治愈这种不治之症。随即她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联合治疗公司。三年后,在她的女儿命悬一线之际,治疗的药物上市了。于是,她的女儿得救了。这种药物每年都可以为公司带来15亿美元的收入,现在活着的患有肺动脉高压病的患者人数已经从以前不足的2000人上升到了4万人。罗斯布拉特之所以获得成功,是因为她从外部对医疗行业发动的攻击得到了不断融合的指数型技术的帮助和支持——CRISPR、基因组学、干细胞、三D打印、电动汽车等,这些都是当前最前沿的技术。罗斯布拉特的故事证明,决心和技术可以使一切成为可能,而这只是成千上万个类似故事中的一个。

戴曼迪斯认为“医疗保健”这个术语有着很大的误导性,因为人们更多的是为了治病,而不是为了保健。这种行为从根本上说是被动的,而不是主动的。在美国,由于害怕承担责任,医院每年都要在患者不需要的手术上花费2100亿美元。药物研究显示,每研发5000种新药,只有5种能够通过临床人体试验,而且其中只有1种能够得到批准。这就是一种新药从实验室研发到用在患者身上平均需要12年、花费25亿美元的原因,这也是美国人平均每人每年至少要在医疗保健上花费10739美元的原因。如果未来没有任何改变,那么到2027年,光是这个产业就要消耗掉美国GDP的近20%。

好在当前医疗列车的每一节车厢都在经历重新发明的过程。在前端,传感器、网络和人工智能的融合正在颠覆医疗诊断。在中端,机器人技术和三D打印技术正在改变医疗过程的性质。在后端,人工智能、基因组学和量子计算正在改变药物本身。

与此同时,有两个范式转变正在进行。第一个范式转变是,从疾病治疗向医疗保健的转变,即从追溯性、防御性和通用性的医疗系统向前瞻性、主动性和个性化的医疗系统的转变。第二个范式转变是管理模式上的转变。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医疗保健行业的运转主要依赖于大型制药公司、政府、医生、护士和训练有素的医疗专业人员之间的一种不稳定的合作关系。现在我们正在见证一场全面的入侵。许多大型科技公司加入了这个行列,并且开始产生重大影响。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说,如果你问苹果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什么,答案是健康。

与苹果展开竞争的,则是谷歌、亚马逊、脸书、三星、百度、腾讯等一批科技巨头。共同参与其中的还有不计其数的中小科技公司。特别是这些巨头公司与现有的制药企业具备三个明显的优势:第一,它们早就进入你的家;第二,它们已经结合了人工智能技术;第三,它们都是收集和分析你的数据的专家。这三种优势对于尽早发现疾病并及时高效的应对处理至关重要,而这无疑是将疾病治疗转变为医疗保健的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5

2012年,生物物理学家亚历克斯·扎沃龙科夫注意到,人工智能在图像、语音和文本识别方面变得越来越擅长了。这三个任务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每一种情况下都需要庞大的数据库,从而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类似的数据库也出现在药理学中。2014年,扎沃龙科夫利用这些数据库和人工智能技术进行药物开发。

他引入“生成式对抗网络”,即通过两个神经网络相互竞争、系统可以应用最少的指令产生新奇的结果来重塑药物研发过程。这就是“药物发现引擎”。其起点是对数百万的数据样本进行筛选,以确定特定疾病的生物学特征,然后再利用这个引擎确定最有希望的治疗靶点,并运用生成式对抗网络去生成完全适合这些靶点的分子。结果发现了潜在药物靶点的爆炸性增长和一个更有效的测试过程。扎沃龙科夫说,有了人工智能技术,我们50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比得上一个典型的制药公司5000人所做的事情。

现在,他和他的团队正在利用这个系统去寻找治疗癌症、衰老症、纤维化综合征、帕金森综合症、阿尔茨海默病、肌萎缩侧索硬化、糖尿病等疾病的新药。这种研究的第一个成果是找到一种治疗脱发的药物,预计将在2020年底开始第一阶段临床试验。扎沃龙科夫的研究团队现在还处于使用人工智能在试验前预测临床试验结果的早期阶段。如果成功了,这项技术将帮助研究人员从传统的临床试验中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如果把人工智能与生成对抗网络结合起来,再加上量子计算领域可预期的突破,我们就离个性化定制药物从科幻小说情节变为现实医疗手段的世界不太遥远了。

几年前,当我研读萨利姆·伊斯梅尔的《指数型组织》时,我并没有将其视为对未来投资整体性前景的展望,而只是仅仅把它当成公司的一种“组织”形式的介绍。而今天当我研读完戴曼迪斯的《未来呼啸而来》之后,我迅速意识到这已经是一个有着清晰架构的指数型组织和指数型增长理论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指数型技术所呈现的各种定律同时也印证了布莱恩·阿瑟的“技术的本质”。阿瑟指出,所有技术都是从已经存在的技术中被创造出来的。如果新的技术会带来更多的新技术,那么一旦元素的数目超过了一定的阈值,其组合机会的数量就会呈爆炸性增长。有些技术甚至以指数模式增长。

如果将“技术的本质”视为指数型技术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它就为我们展现出指数型技术融合的广阔而灿烂的前景,它将极大地变革了我们的思维与生活。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显然就是一幅打开下一个10年商业发展的寻宝图。有新意的创造才具有投资的吸引力,有宏大的格局才具有与之同行的原动力。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