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时隔14年,新思哲掌门人、10年期私募冠军韩广斌首度发声:论开放思维对投资的重要性

20-12-21 09:34    作者:Blogbuffett    相关股票: 福耀玻璃 三一重工

时隔14年,新思哲掌门人、10年期私募冠军韩广斌首度发声:论开放思维对投资的重要性

原创 红刊社 证券市场红周刊 

记者| 林伟萍

 

20201129日,成都,《红周刊》专访了深圳市新思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广斌先生。这也是他2007年以来首度接受媒体采访。

 

韩广斌表示,新思哲取得的优秀成绩,是缘于正确的投资哲学框架的树立,能不断纠正投资中的认知偏见,不断去纠错,去解决投资中“似是而非”的问题。他相信长期主义,认为价值投资除了强调基本面,还要有思辨的哲学思维、心理层面、全球视野等综合素质。 

 

本次专访中,韩广斌系统的阐述了新思哲的投资哲学,并以此延伸出对公司的选择标准。

 

韩广斌非常看重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他认为上市公司老板多、企业家少,投资要通过企业家找到公司的“魂”。他认为核心资产周期永久持续,但公司或不断更迭。对于消费核心资产公司,他会始终保持一定仓位。科技领域的机会,他会更看重To C业务的企业,因为这样的公司可以按消费股去理解。

 

 

 “菜鸟”心态、开放思维

用哲学解决投资中的“似是而非”

 

《红周刊》:新思哲产品10年期年化累计收益率全国第一,帮投资人“慢慢变富”的秘诀是什么呢?

 

韩广斌:这只是结果,之前我们并未对此做预期,是做着做着自然出现的结果。如果让我总结,是新思哲解决了投资方法论的问题,也就是建立了正确的投资框架和体系。这很重要,这个问题不解决,投资会很累、很痛苦,长期也做不好。

 

这是投资哲学的问题,哲学框架中最主要的是开放。投资也一样,不能固步自封,要不断探究事物本源。这有助于在投资中打破认知偏见,更容易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们一直称自己为投资“菜鸟”,也是因为意识到要不断的学习和进步,才能维持不退步。

 

《红周刊》:这也是“新的哲学、新的思考”,新思哲名字的形成?

 

韩广斌:是的。最初做投资是为了生存和爱好。但碰壁太多了,很多问题解决不了。后来是通过对西方投资方法论的学习,慢慢接触到哲学层面,再结合中国特色,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如,在现有投资哲学框架下,我们承认投资很容易犯错,别人投资犯错也很正常,只要改了就行。

 

同时投资就是要本分的坚持做一些正确的事情,要有战略定力,而非过度关注结果,投资要专注于长期,避免短期诱惑,我们的投资从来不做题材和消息。另外,投资过程中各方面压力很多,有时候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

 

《红周刊》:新思哲所有产品都无清仓止损线,为什么这么设计?

 

韩广斌:其实多数回撤控制都是以牺牲长期收益率为代价的,不设硬性的止损线,不等于不控制风险。新思哲会通过配置卓越的企业,形成多维度、风险收益比最高的投资组合。同时,加一些宏观策略来对冲潜在的风险。我们从成立到现在从来没有负债,对冲工具运用的也很克制,基本不用杠杆。还要“尊重黑天鹅”,有时“黑天鹅”不是一只。新思哲基本依靠内生增长,不对外销售,这样能够比较好的隔断外部的压力,让新思哲更专注的聚焦于投资的本源。新思哲是通过不断优化投资组合、适时纠错、适时调整仓位敞口来控制风险的。我们所有产品净值公布都是费后计算,公开透明。

 

《红周刊》:投资是概率题,其中很多“似是而非”的问题。

 

韩广斌:投资重点就是解决似是而非的问题,因为黑白分明的问题市场已达成共识。例如,一家企业看起来很好,是真好还是假好?短期看起来很好的企业,长期也会发展很好吗?

 

《红周刊》:怎么解决似是而非的问题呢?

 

韩广斌:要意识到人都是有认知偏见的。要保持开放思维。“改革”意味着“纠错”,“开放”意味着通过与他人沟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所以投资过程中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以及市场的声音。

 

例如,觉得某家公司质地特别好,但后续的反馈和设想不一样,就要反思投资逻辑,此时可能就会发现一些错误。当然,这不意味着需要对很多小的细节或信息噪音过度关注,还是要抓主要矛盾,发现一些大的错误。

 

例如,过去10年,科技和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构成都发生了很多变化。投资者从“意识不到变化”到“意识到变化”,就是一个纠正错误的过程,如果能前瞻性的看到能够影响到未来的大变化,那对提高投资收益率就有很大帮助。

 

 

用“养猪理论”找到从优秀到卓越的公司

选择在企业成长最快的阶段介入

 

《红周刊》:说说具体的投资,新思哲有很多自创接地气理论,如“养猪理论”。要投资那些处于体重从50斤往200斤长的公司,那该如何把握介入时点?

 

韩广斌:“养猪理论”倒真是我发明的(笑)!猪从50斤到200斤的时候成长最快,并且抗病能力明显增强,夭折风险大大降低。所以投资过程中最好选择在上市公司竞争优势形成并且成长加速阶段介入。也就是投资于从优秀到卓越的公司。

 

例如,此前我们对特斯拉的投资,是在特斯拉市值30亿美元的时候就发现其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潜力,当时特斯拉的产量极少,甚至不少美国投资人对这家公司都不太了解。在2013年埃隆·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可能盈利当天,特斯拉市值40亿美元的时候我们重仓买入,当天股价涨了16%,后面几个月的时间股价就涨了几倍。

 

特斯拉从持续烧钱到开始盈利,表明这家企业不会死掉,这是重要的转变。而这其实都是公开信息,我们所做的就是通过分析找到差异化的投资机会。但目前我们没有特斯拉的持仓了。

 

《红周刊》:卖出的原因是什么?卖出后特斯拉的股价还在上涨,有没有遗憾?

 

韩广斌:当时有人跟我说特斯拉市值会达到1万亿美元,但它市值涨到300亿美元以后我就看不太懂了。事后看市场大部份人都知道腾讯和特斯拉是牛股,但能长期持有的投资者没有几个。

 

我们要接受投资过程中的“不完美”,不要患得患失,把握自己能把握的、看得懂的、高性价比的投资机会就可以了。每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我们会重新审视我们的牌面和投资组合,前途总是光明的。当然,也不能固守能力圈,能力圈需要不断拓展。

 

如今的特斯拉的市值已经4000多亿美元(编者注:截至美东时间129日收盘,特斯拉市值5729.87亿美元),可能早就已经是2000斤的“猪”了。

 

 

上市公司老板多、企业家少

投资要通过企业家找到公司的“魂”

 

《红周刊》:您是较早走进卓越上市公司调研的投资者。吸引您前去调研的公司都有哪几类?

 

韩广斌:新思哲每年调研的公司不少,但也不会太多,调研只是平时工作的一部分,我们的工作重心还是在战略思考。有些投资者说每年会调研上百家企业,我觉得这是案头工作没做好,另一方面也投入了太多的精力,意义不大。

 

吸引我去调研的企业就几类:行业赛道特别好,有望在该行业里做到第一或第二;管理层有企业家精神的这类公司我们会持续跟踪,调研的次数也会多。

 

《红周刊》:管理层的企业家精神体现在哪些方面?

 

韩广斌:企业家精神不仅是投资的重要因素,更是整个社会的宝贵财富。真正的企业家,首先会专注在某个领域,做员工、客户和投资者共赢的事情,而且对社会有贡献;其次,他会不断否定自我,挑战新的领域和新的高度;再次,他做事透明、本分;最后,很务实、理性和开放。如福耀玻璃的曹德旺、华为的任正非、格力的朱江洪、茅台的季克良。

 

《红周刊》:为何如此重视对公司管理层的研究?

 

韩广斌:对一家企业前世、今生以及未来的研究是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情,而对管理层人物性格、特长的分析,可以帮助投资者找到企业的“魂”在哪里,尤其是对创始人的研究。例如,茅台的“魂”是季克良,格力的“魂”是朱江洪,企业的“魂”不变,就有望继续向好,当企业的“魂”不在了,企业就比较麻烦了。

 

《红周刊》:像茅台的“魂”也不是如今的管理层,为何您对茅台依旧看好?

 

韩广斌:茅台只要配方和工艺不变,“主魂”还在就没事,还是中国乃至全球独一无二的企业。但如果茅台要搞科技创新了,“魂”发生了变化,就让人担忧了。

 

但有个问题也需要注意,有些企业创始人不在了发展的似乎也挺好,原因就在于好企业有很强的惯性不会一下子变坏。这就需要时刻观察,我比较喜欢投创始人还在的企业,换新人接手,则存在不确定性。

 

另外,从优秀企业概率来说,一万家民营企业中,总会跑出来一家优秀的公司,十万家民营企业就有望跑出十家优秀公司。

 

《红周刊》:您调研管理层的时候会做哪些具体工作?

 

韩广斌:通常会把公司管理层所有的视频、文字资料整理出来研究,然后通过股东会、调研等与管理层见面问一些尖锐的问题,看管理层如何反应。无论他是否回复,都是有效信息。不正面回应问题,说明管理层回避问题;回应了的话,则有很多有效信息可以分析。很多投资者吐槽调研没用,看不出哪个管理层卓越,其实是准备工作没做到位,问题没问到点子上。

 

《红周刊》:您最常问管理层的问题是什么?

 

韩广斌:还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与其他公司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什么、坚持了哪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等等。像“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一问,很多管理层都笑,“又是这个问题”,但还是得问,这是投资的主线。

 

我们早年研究过的杰克·韦尔奇所管理的通用(GE),其实包括华为在内很多中国企业都从GE身上学了很多东西。而如果用GE的经营和管理人标准来套用在投资公司上,企业的好坏立马可见。如,企业有没有现代的经营理念,有没有强大的组织文化,还是仅凭着企业家的一些聪明劲儿或者时势造英雄发展起来。

 

 

核心资产周期永久持续 公司或不断更迭

但对消费核心资产会始终保持一定仓位

 

《红周刊》:您投资会从多长时间的视角来考虑?公司持有个股最长时间是多久?

 

韩广斌:尽可能的长期视角,能看多长看多长,我相信长期主义。持有最长时间的个股没统计过。实际上我很不赞成抓住一只个股赚几百倍这种投资。对于我们专业机构投资者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做的是不断优化我们的投资组合,能长期持续的还得是一个多维度的投资组合策略,最好是全球资产配置。

 

《红周刊》:您投资组合中有多少只个股?最大持仓比重可以占到多少?

 

韩广斌:一般会有十几只股票的组合,最重仓标的占组合的比重不会超过30%。从操作风格上来说,属于“守中带攻”。我不参与短期概念股,也不会过于重仓在某只个股。

 

《红周刊》:投资时的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您如何平衡?

 

韩广斌:两者都很重要。自下而上的问题是基础,马步必须要扎得稳。但光有自下而上还不够,投资也需要有大格局,否则难以发现行业的变化。例如,手机的崛起,对手电筒和照相机行业竟然有很大的替代作用,投资中有很多这样的变化。

 

《红周刊》:您会重点聚焦龙头公司吗?

 

韩广斌:会的。尤其是注册制将上市门槛放开,让上市不再是资源,中国资本市场就会和国际接轨。好的企业会不断走出来,不好的企业加速被淘汰。未来市场投资机会可能会进一步聚焦到100家左右举足轻重的大企业身上。

 

而且科创板的推出,正吸引更多海外顶尖人才回国发展,人才和组织正是一个国家最主要的竞争力,这同样会给我们提供很多发现市场化运作优质企业的机会。在我看来,未来的A股会诞生甚至超过腾讯和阿里的新科技龙头公司。

 

《红周刊》:消费和医药里有很多核心资产类的股票。您预期这轮核心资产个股周期会持续多长时间?

 

韩广斌:核心资产的周期是可永久持续的,但核心资产标的可能会不断更迭。

 

我对核心资产定义是:一定要有全球竞争力,至少在国内有竞争力。价格不能太过分,但当前低估的核心资产很难找,因为市场被过度调研,“抱团”思维明显。

 

《红周刊》:目前消费领域的白酒、家电、酱油、特色餐饮等细分行业龙头股股价都不便宜了。

 

韩广斌:的确,消费、医药等龙头公司都涨了很多,给投资带来了更大的挑战。但消费是我长期看好的领域,因为人们衣食住行领域的消费需求永远存在,所以对消费股会一直留有一定的仓位。

 

当前各细分行业消费龙头股估值都稍微有点高,我们对前期重仓的消费股仓位会有所调整,消费股整体占比会有所下降。但只要持有的时间足够,消费龙头股的股价即使回调也还会涨回来。当然前提是,公司一定是行业龙头。

 

未来对于消费股里的新业态会积极关注。有些市值一两百亿或者三四百亿的小企业我们也会关注。在行业成长过程中,如果企业管理层有企业家精神,将是特别好的投资标的。

 

投资考验的是各位投资人穿越周期的前瞻性,建议投资者可以关注港股消费、互联网和传统行业龙头股的机会,会比A股机会更大一些。

 

 

用消费股投资逻辑挑选 To C 科技股

5G或在2021年迎来真正商用元年

 

《红周刊》:说到港股,国内优质的互联网龙头都在海外上市。您用消费股逻辑来投资Facebook、腾讯控股等海内外科技巨头,就像巴菲特投资苹果也用消费股的逻辑去看,这些科技龙头与消费品投资逻辑有哪些相通之处?

 

韩广斌:我们投资To C领域的科技公司较多,To C领域的科技股和消费股是类似的,都是提供与人相关的服务。例如,过去10年移动互联网大牛股阿里巴巴、腾讯都是To C领域的公司,淘宝天天在用,微信天天在用,新生代销售电商代表拼多多也是To C的业务,只不过发展和布局比传统商超更迅速。

 

《红周刊》:那如何寻找科技公司估值的锚?

 

韩广斌:如果用市盈率去估值的话,永远都投不到科技股。投资科技股要看整个市场空间和前景。例如,14亿人的市场空间有多大、全球市场的空间有多大、该公司当前行业竞争格局中的行业地位、公司组织等方面做前瞻性判断分析估值。

 

《红周刊》:当前5G逐步进入场景落地期,您曾表示,中国AR领域有望诞生世界级的公司。目前有合适标的吗?

 

韩广斌:还没发现。5G确实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领域,但5G建设刚开始,目前基站数量仍在扩充中,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跑出来。从我的判断来看,明年才可能是5G商用的元年。

 

 

不要对重资产周期股有偏见

某些头部公司科技含量很高

 

《红周刊》:您对重资产且行业周期性明显的汽车、工程机械行业比较关注。看重的是其阶段性投资机会吗?

 

韩广斌:确实是阶段性的机会。很多人不愿意投资重资产的公司,认为是“傻大黑粗”,但某些头部公司科技含量很高。

 

如工程机械龙头三一重工原来5万多员工,目前仅1万多员工,自动化程度很高,已经是典型的高端智造企业了。对比日本的小松、美国的卡特彼勒等几家全球机械制造巨头,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是不断上升的。而从行业周期和企业生命周期来看, 过去几年都是向上的。

 

所以这些公司也符合我们的周期理论以及养猪理论。但未来这种周期能否持续,我觉得可能存在不确定性。

 

其实除了工程机械,从全球视野来看,中国几乎在各个领域都在挑战行业全球老大的地位,这是国内各行业龙头所处的大格局。例如,手机产业链几乎都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关键产业链也基本都在中国,其中,特斯拉在上海开工厂后行业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

 

《红周刊》:对于A股特斯拉产业链或者新能源汽车个股,您是否会重点关注?

 

韩广斌: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