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宗教经济学

20-10-01 12:06    作者:辉格    相关股票:

【2020-09-16】

之前在EconTalk听了一个对棕教经济学家 Laurence Iannaccone 的访谈,其中有个观点,认为棕教在美国之所以没有经历像欧洲那种程度的衰退(以信众人数,上教堂频率,捐款等活跃度指标衡量),是因为美国有着远更渍油的棕教市场,这一点之所以被忽视,是因为以往人们在谈论棕教渍油度时,通常只关注消费方的选择渍油(即个人选择信不信、信什么,入哪派的渍油),在这方面,欧美在过去一个半世纪中似乎已没多大差别,可是,假如我们将注意力转向供方,便可发现差异巨大,在美国,创立新教派或组织新教会,都是完全渍油的,而在欧洲,这会面临非常大障碍,有时几乎不可能,究其因,在国家权力退出棕教事务这一点上,美国做的最为彻底,而且从建国起便已实现。

刚刚又想起这个话题,于是查了些资料,发现确实如此,仅以瑞典和德国为例。

在瑞典,直到1860年之前,脱离路德教会都是非法的,1860年后,允许脱离,但只能转入另一个基督教会,这一规定直到1951年才废除,而路德宗的国教地位一直维持到2000,目前,瑞典是全欧棕教活跃度最低的国家。

在战后德国,虽然镇虎并不限制创立新教会,但他有个奇葩政策:教会税,这是附加在所得税上的一个特别税种(约为所得税的8-9%),不管是不是信徒都得交,收来的钱分配给合格教会,所谓合格就是具有足够规模且历史足够长,这就相当于把棕教市场变成了single payer,既已立足的教会根本不需要操心筹款的事情,这当然极大削弱了棕教市场的竞争和创新,看了下 church tax 这个维基词条,貌似这种情况在欧洲还很流行。

缺乏供方渍油的结果是阻断了供方通过竞争和创新不断进化的动力,令其难以适应始终处于变化之中的棕教需求,结果是信众不断流失。

而且这种阻断的效果是非常持久的,即便现在完全放开,供给活跃度也需要好几代人才会提高到新的均衡水平,因为正如Iannaccone在另一篇文章里所解释的,棕教供给和其他商品很不一样,建立新教派/新教会需要漫长而艰苦的努力,因而供方调整有很长的滞后期。

若考虑这一滞后期,便可发现,美国棕教市场还有另一个大优势:他的供给来源从一开始就非常丰富多样,殖民时代各殖民地就分属多个教派,而此后移民浪潮中,移民棕教背景更是无所不包,这一点,加上供方的充分渍油,让美国的潜在信徒拥有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可比拟的多样选择,这最生动的体现在四次大觉醒浪潮之中。

由此可见,所谓美国例外,要点其实还是在于渍油。

附:Iannaccone 有篇文章介绍了他的棕教经济学概念和理论框架,收录于 John Hinnells 的 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the Study of Religion (2009) 第27章,有兴趣可以找来读一下。

@如玉我从来不P图: 德国可以不交教堂税的,在市政厅登记人口时候报备无宗教就可以了。年纪大一些的人很多不会退出了,因为以后还要考虑葬礼和教堂墓地的问题。年轻一代退出的很多,我认识的德国人基本没人交教堂税。

@whigzhou: 多谢指正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