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

20-05-16 10:00    作者:一只花蛤    相关股票:

文/姚斌

《无形经济的崛起》实际上是一部论述无形资产转换为新经济的论著。在这里,无形资产被定义为“你摸不着的东西”。这样就将无形产品与有形产品区分开来。那些“你摸不着的东西”具有一系列很不一样的模式,无论是从竞争和风险的角度,还是从公司的估值层面。微软就是典型的例子。

2006年,微软市值2500亿美元。从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出,企业资产估值为700亿美元,其中600亿美元为现金和各类金融工具,而厂房和设备等传统资产的价值仅为30亿美元,只占微软资产的4%和市值的1%。以当时常规的资产会计角度看,微软堪称现今时代的经济奇迹,其代表了一种“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

微软的价值在哪里?微软拥有一整套无形资产,这些资产通常设计特定产品或特定流程的开发,其实质是通过打造、优化产品平台以提升企业在特定市场竞争力的组织能力投资。其中包括微软投资研发和产品设计所产出的创意、微软的品牌、供应链与内部构架,以及培训形成的人力资本。

如果以传统资产会计的角度审视,那么微软所谓的无形资产算不了什么。实际上,无形资产与有形资产有着根本的不同。无形资产为多数的传统资产评估惯例所忽略,尽管这一做法有其合理之处,但是随着无形资产的重要性日益增长,这样做将导致一部分资产为资本测度所遗漏。也正是无形资产的基本经济特征导致了无形资产密集型经济体系的运行模式同有形资产密集型经济体系的运行模式不同。

会计惯例通常不会将无形资产投资视为可创造长期存续资产的投资。若经济体系中此类无形资产投资体量极小,那么采取最保守策略没有问题。但随着无形资产投资的规模开始超过有形资产投资,如果仍然遵循过去的做法,就会导致越来越多的经济活动为统计所遗漏。

1

今天,以苹果、微软、亚马逊为代表的卓越公司,市值动辄上万亿美元,少则几千万美元。经济体系之所以发生巨变,就是因为无形资产具有显著不同的经济特性。该书作者归纳出4个特性,被称为“4S效应”。

沉没性。无形资产投资通常会产生沉没成本。不像有形资产,无形资产的转卖更为困难,并且通常只能为创造该项资产的企业发挥效用。比如,丰田斥资数百万打造了精益生产体系,但无法将此同工厂分离单独出售。因此,沉没性不但会导致无形资产具有不确定性的因素,而且还可能对企业的运营造成影响。无形资产的沉没性可部分归因于其适用范围通常仅限特定场景:或是某一行业、某一供应商的专有供应链,或是某一领域中产品质量的声誉。这些因素均加大了无形资产估值的难度。

如果企业的无形资产投资规模过于庞大,并且沉没成本高昂,那么企业的经理人也往往会对其估值过高,不愿任之付诸东流。如此,将导致泡沫的膨胀。在泡沫破裂之时,也会加剧企业的痛楚。如果泡沫资产已经沦为沉没成本,并且仅可为其投资企业所用,那么一旦泡沫破裂,该项资产也极有可能落得价值尽失。

外溢性。即便一项知识资产受到专利保护,但也很容易落到模仿者和跟随者手中,企业能够轻而易举的利用他人的无形资产投资。研发就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案例。如果没有专利和版权等法律约束,照抄他人创意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用经济学家的语言表述,研发创造的创意是非竞争品,一个人运用知识并不妨碍他能拥有同样的知识。创意还具有一定非排他性,除非采取保密措施或诉诸法律手段,通常情况下人们很难阻止自家创意为人所用。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投资不仅可为企业投资带来回报,同时还可惠及其他企业。

外溢之所以重要原因有三点:第一,如果企业无法确知能否通过投资获益,就有可能采取削减投资的策略;第二,外溢管理备受重视,企业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自家的无形资产投资,或特别善于吸纳其他企业的无形资产投资,就能够借此获得良好发展;第三,外溢还会对现今世界的经济版图产生重大影响。

扩展性。无形资产同一时间可在多处使用。企业只需投入较低成本便可充分利用其生产或购置的无形资产,不受有形资产规律的制约,通常可以无限地重复使用。如果星巴克撰写一本中文版的操作手册,则全中国1200多家门店都能使用。飞机发动机制造商设计产品也只需设计一款方案,其后便可依此方案批量生产。

从经济角度审视,扩展性衍生自创意的一大特征,就是经济学家们所说的“非竞争性”。一个人喝掉一杯水,另一人就无法喝掉同一杯水,因为水具有竞争性。但如果一个人采用某一种创意,并不妨碍他人也采用同一创意,其原因在于创意具有非竞争性。扩展性可通过网络效应得到极大的提高。网络效应指的是资产的规模效应可创造额外价值。如果人人使用电脑、电话或传真,则其价值会大为提高。在当前数字技术的浪潮下,无形资产投资可形成大规模的网络效应。

协同性。当多家公司对无形资产的投入后,可以产生协同效应,即它们在组合配置后可以形成更高的价值。微波炉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微波炉的问世得益于创意和创新的日积月累。它是几家不同的公司共同研发、设计和营销理念相结合的产物,这就催生了20世纪后期的一大标志性创新,代表了新技术的演进模式。对此,布莱恩·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中提出,技术创新具有“组合性”。言下之意就是,所有的新技术均是在现有技术基础上构建而成的。“任何一项技术都伫立于一座金字塔之上,这座金字塔由实现该技术的其他技术结合而成,沿此而行可溯及人类最早发现的现象。”

技术互补是产业共享的核心内容。开放式创新最为简单的形态表现为企业有意从外界搜罗新的创意,并从中获利,如收购初创公司,与学界合作,或同其他企业联合经营等等。开放式创新这一道德属性正是源于无形资产投资的协同性,该特性使得创意的分享成了互惠互利之举。企业可以将无形资产的协同作为一种重要的竞争策略。它不仅可使企业在竞争中获得有利地位,还能够影响企业和人才间的动态关系。

当无形资产的特性结合后,又会衍生出另外两个更为普遍的特性——不确定性和争议性。

由于无形资产投资具有沉没效应,一旦投资失败将导致价值的下跌,即使变卖资产也往往难以收回成本。而如果企业运营良好,则会推动无形资产的大幅升值。如此,在无形资产密集型经济体系体系下,企业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其中部分不确定性体现为无形资产型企业的投资被赋予了选择价值。

无形资产往往还具有争议性。由于无形资产投资具有外溢性,企业常常坐收其他企业无形资产投资之利,部分情况下这种行为可带来双赢结果。而有些情况则不尽然。如果无形资产投资的权属规定模棱两可,就会导致其争议性加剧。相较于有形资产无形资产的权属既不稳固,也不明晰,这也是企业专利纷争频频出现的原因所在。

2

大多数人都把这个时代称为“信息”时代。但是,作者却认为这是一个“无形经济”的时代,因为真正的主角是业已兴起的无形资产投资。如果说,有形资产投资的是建筑物、信息与通信技术设备(电脑硬件和通讯设备等)、非电脑机械和设备、车辆,那么无形资产投资的则是软件、数据库、研发矿藏勘探、娱乐、文学或艺术原作、设计、培训、市场研究和品牌推广、业务流程重组等。

无形资产密集程度最高的当为科技企业。其部分原因在于软件和数据。软件很重要,但其他无形资产同样重要。例如,苹果公司的产品设设计及其无可比拟的供应链——苹果凭借这点确保了设计精美的产品,可迅速上市,并且供货充足,能够满足顾客的需求。无形资产的案例还包括共享经济巨头优步的司机网络、爱彼迎的房东网络,以及特斯拉的制造业专有技术。

从1990年代初期开始,无形资产投资逐步增长,而有形资产投资所占经济产出的比例增速放缓,甚至下降。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无形资产投资的规模开始超过有形资产投资。无形资产投资的发展可归因于以下几点:经济体系内服务业和制造业的均衡变得不同以往,全球化浪潮逐渐席卷各国,市场自由化程度日渐提高技术,信息技术、管理技术不断发展,以及服务业的投入成本发生根本的变化。

3

著名的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在《从0到1》中直言不讳地表示,打造高价值的初创企业就是在大型市场尽己所能地打造拥有垄断地位的企业。按照他的管理哲学,企业可以打造可相互协同的软件、营销及顾客网络和供应商网络这三种具有代表性的无形资产,并通过难以复制的模式将其组合,这一策略可为企业创造排他性的机遇。企业的成功之道在于,充分利用网络效应和规模经济。在无形资产投资中,回报和稀缺性之间是正相关的。企业可以通过打造自家特有的、难以复制的优势获得稀缺价值,而有形资产却几乎毫无稀缺性可言。

彼得·蒂尔指出,社交网络平台推特能够轻松的扩大规模,相比而言,一家瑜伽工作室则较难实现规模的扩展。彼得·蒂尔强调网络效应的重要性。他认为在将来,政府在企业走向成功的过程中将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同他联手创办PayPal的埃隆·马斯克后来投身于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行业,这一领域的发展也高度依赖于网络效应。马斯克致力打造跨领域(蓄电、太阳能、电动车)的新型产品或精密体系(太空采购、碳信用),因此有人将他视为“体系创新者”。

对于无形资产,由于喜诗糖果的成功,巴菲特也早已意识到,那些有形资产相对较少、“无形资产具有持久价值”的公司最终会在通胀环境中表现最佳,那是因为它们需要支付的成本较少,现有资本的回报率较高。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