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300096易联众:极大争议和蹊跷的实控人大宗交易减持!

19-12-29 22:45    作者:雪白血红    相关股票: 科大讯飞 光大证券
2019年12月26日的大宗交易被公告证实是实控人减持
这是个有极大争议和蹊跷的:一是时间点敏感,二实控人减持目的为何
先说观点和看法,再慢慢啰嗦线索和细节:
2019年12月26日易联众大宗交易的1941万股将锁定6个月;这次大宗交易极可能是标志性节点

一、2019年12月26日大宗交易锁定的争议
1、证监会的交易规则
本次大宗是属于董监高的大宗交易,接盘筹码锁定6个月!
不解释!既然参与交易,最好先搞懂交易规则和细节!

直接看看证监会2017年【第9号公告】《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http://www.csrc.gov.cn/pub/zjhpublic/zjh/201705/t20170527_317494.htm

2、大宗交易接盘方大概率明面上已经不是微医
为什么这么说?如果到今晚(2019年12月29日)仍然不见微医增持公告则说明这次大宗接盘方另有其人,或者起码明面上不是微医!
当然如果今晚或明早万一出增持公告则不用看这后面的啰嗦了!

3、举牌方的微医集团即将一年
2020年1月10日是微医集团正式举牌易联众一年,但易联众的现在实控人张曦却减持了。

http://www.csrc.gov.cn/pub/shenzhen/xxfw/tzzsyd/ssgs/bgcz/bgfz/200808/t20080828_95647.htm

二、当前的实股人:张曦
1、当前的实控人张曦也是半路接盘
2015.8.27 原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古培坚协议将5,500万股(占12.79%)转让给张曦;
2015.11.19中登深圳分公司出具《证券过户登记确认书》确认转让5,500万股股份已完成过户登记手续。
注:
2015年5-12月当时的背景:股灾!原大股东资金链极可能出现问题
其后原大股东古培坚自2015.12.23发布减持公告则不断减持手中股份(4200万股,占9.77%),至2016.1.28减持至4.9%。

张曦
最近三年的职业和职务:2004年至今,任骏杰置业(香港)有限公司董事;2005年至今,任骏豪地产(香港)有限公司董事;2009年至今,任香港骏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2010年至今,任侨丰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名卫投资有限公司董事;2012年至今,任北京京发置业有限公司董事;2013年起至今任香港骏豪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
2013年5月至2014年8月担任公司董事;2014年8月至2015年6月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2015年6月至2018年6月任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2018年6月至今,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

具体详细细节可查公司2015-2019年的公告

2、当年接盘的目的?
张曦并不是信息化和医疗圈内的,更多的是地产,那么其2015年接盘易联众目的起码可能两种:
为了转行涉足医药医保信息化是有可能,其彻底进入医疗产业植根发展;
也可能是看中了易联众未来有机会(公司医疗信息化、医保等)待价而沽或者说是奇货可居,本质上无非是逢低拣便宜,不过是商业行为,只能说明人家眼光独到!
当然现在当前的实股人张曦当年接盘易联众的真实目的非常重要,这将直接决定易联众近期以及未来走向,特别是股权的走向。

三、当前实控人张曦接盘后持续增持
1、张曦不断增持股份而股份持续下跌
从2015.11.18协议转让5500万后,张曦以及实控关联公司就一直持续从二级市场增持股份:40次,增持7387.57万股;价格从19.43元一直到2018.6.4最后一次增持的10.39元,期间最低增持价格是10.2元;
简单统计,涉及张曦共计大约耗费约20.13亿元



另外在其整个增持过程中从2015.11到2018.6.4为止,其市场股价不断下台阶,最低到了6.02,特别是2018年下半年股价基本在6-8元区间低位,这对实控人张曦高质押的资金链威胁巨大了
注意:其从二级市场中增持部分低于10.5共计:635.62万股


2、曾经非公开定向增发中止
2016.4.27拟以14.40元/股定增不超31250万股融资增发:拟向厦门麟真贸易有限公司、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前海郁金香天财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管理人的“光证资管-众享添利-易联众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代表易联众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和深圳前海行健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设立和管理的“行健资本—健康产业投资基金”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
2016.12.19中止增发;

3、相关公司现任的各高管几乎没有减持,而多是增持
自从2015.11.18原大股东协议转让5500万给张曦退出后,其公司在职高管基本没有什么减持,也许是原各高管也退出高管层有关吧。

4、当前实控人张曦股权质押
如果简单统计,自2015年的增持涉及40次增持7387.57万股,张曦共计大约耗费约20.13亿元;其股权全部质押,到2019年三季报时还是100%质押的,可以说对其资金是有压力的,可能还不是一般的大。


但2019.12.25、2019.12.27的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解除质押及重新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张曦先生直接和间接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109,390,549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3%,占公司总股本的25.44%。



四、微医集团举牌

1、微医集团举牌时机
整个2018年易联众持续下跌,特别是下半年已经跌到6-8元区间,这对实控人张曦股权高质押产生巨大资金链威胁,正是些时2019年1月10日微医二级市场举牌,导致易联众出现一轮井喷式上涨,最高到了15元一线,正是这次微医举牌基本暂时化解了张曦高质押的危险。
2019.1.09  出现大宗交易成交量共2100.00万股
2019.1.10  微医集团增持举牌占5.00%
2019.1.17  微医集团增持至6.4419%
2019.1.21  微医集团增持1%至7.4419%
2019.1.22  微医集团增持1%至8.4419%
2019.1.23  出现大宗交易成交量共490.00万股
2019.1.23  微医集团增持至9.5814%
整个微医集团举牌和增持过程中,当前实控人张曦基本全程静默,似乎默许,也大概率可以排除微医集团的举牌是敌意收购行为。

2、微医集团举牌目的
几种可能:
微医集团完全冲着易联众的资源,有敌意收购意向
当时局面:实控人张曦(实控:厦门麟真)持股29.98%,微医持股9.58%;
如果微医要上位,又没有事前与张曦的协同,也就是敌意收购,微医几乎不可能上位实控人,因为即使张曦不作任何增持,微医要从市场硬拿至少21%才行,市场上当时剩余的筹码多少?还不飞上天了,从成本考虑这几乎不可能
微医集团事前已经协同张曦,甚至是实控人张曦请来的救兵
微医集团看中易联众的资源(医保,三明医改),采取战略合作,同时也变相救助了困境中的股价也是救助了实控人张曦,实控人张曦肯定不反对,甚至欢迎
那么,如果真的是后面两种可能,则对此次大宗交易减持的去向就有了重大的推导可能。

3、微医举牌前的股东人数变化
由于微医举牌发生2019年1月,特别关注2018年到2019年1月的股东人数变化!
微医利用自己协同公司帐户分别潜伏增持,再合并举牌,整个过程从股东人数上没有发现明显波动。


4、微医集团举牌方式
微医集团的举牌和增持,据传说是采取关联帐户的事先不断买入,协同微医,再在举牌和增持过程中倒给微医,这样成本相对低,有点如同当年的宝能举牌万科模式
整个举牌过程中,实控人张曦全程静默,似乎默许

五、易联众与微医的背景

1、易联众
就一句:
公司是国家下文推广的三明医改系统软件总集成商和福建省医保信息化总承建商!

详细的:
、公司围绕“医疗卫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民生重要领域提供全方位的整体解决方案和综合运营服务,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的民生信息服务综合运营商。
全国医保数字化平台就是由它来运营的
、2016年2月设立子公司布局医生联盟,与三甲医院合作建立全科医生队伍,成立医生联盟及检测中心,以会员制方式为会员提供诊前、诊中、诊后的服务(含陪检、陪诊、陪护等)及健康管理服务。
、2017.10.18 与腾讯《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已正式生效
、2018.7.23 与蚂蚁金服开展疫苗溯源合作
、中新社北京2019年11月15日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印发《关于进一步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通知》(下称《通知》)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通知指出,福建省和三明市创新体制机制,针对性地破解了许多难题,是全国医改的标杆。各省份2019年年底前要结合实际制定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医改经验、深化医改的工作方案,明确任务并组织实施。
要求各地围绕“一个转变、两个重点”(推动卫生健康工作从以治病为中心转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着力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因地制宜积极借鉴福建省和三明市改革路径和做法。2020年综合医改试点省份中评价排名靠后的省份取消其试点省份资格。
易联众作为三明医改系统软件总集成商和福建省医保信息化总承建商,在三明医改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率先助力三明在全国实现“三保合一”业务、C-DRG结算、医保智能控费等系统建设,支撑药品流通领域、医疗服务行为监管、医疗价格调整等改革,实现药价保联动及全流程管控,充分发挥医保杠杆作用;全力支撑人口健康平台、助力总医院,提升基层网底服务等信息化建设,助力分级诊疗;建设并持续优化“健康三明”服务平台,助力构建面向公众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支持三明医改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化;建设三医联动综合监测系统,助力构建“三医”监测监管体系,支持三明医改向纵深推进。
目前,易联众已实现福建省3700万人口全覆盖,服务全国41个城市的2.5亿名参保人。

2、微医集团的背景
取自网络朋友的总结:
.互联网医疗独角兽企业,已完成了5亿美金的Pre-IPO轮融资,中国医疗健康科技行业迄今完成的最大规模上市前融资。本轮融资完成后微医估值为55亿美元,成为目前行业最大的独角兽企业。腾讯投了多少?30亿!
.微医创办者是谁?创始人兼CEO廖杰远,这个名字未必熟悉,但提到科大讯飞就不会不熟悉了,他是中国智能语音识别行业的领军人物,科大讯飞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但2010年,他毅然投身到互联网医疗行业,创建了微医。
.微医现在运行到什么状态?目前微医业务涵盖了微医疗、微医药、微医保、微医云四大板块,旗下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日均接诊量超过6万人次,成为全国最大的分级诊疗平台,并推出了微医通、智能医务室、云巡诊车等智能健康终端。
.微医多年深耕于医疗科技领域,目前深度连接了全国2700多家重点医院、26万名医生,构建了面向大城市、三四线城市和基层的三层医疗服务体系,研发了20多个专科的人工智能辅助诊断诊疗系统和一系列软硬件终端产品,平台服务会员人数超过1100万,平台实名注册用户达到1.81亿。

五、大股东2019年12月26日大宗交易减持的疑点?
1、此次大宗减持对实控人张曦是亏损!
张曦以及实控关联公司就一直持续从二级市场增持股份:40次,增持7387.57万股;价格从19.43元一直到2018.6.4最后一次增持的10.39元,期间最低增持价格是10.2元;
大约耗费约20.13亿元,平均成本:15.62元!这不包括利息。
其从二级市场中增持部分低于10.5元的共计:635.62万股。

大股东2019年12月26日大宗交易减持将产生亏损:(10.49-15.62)×1941=-9957.33万

2、此次大宗减持的原因
最直接的是资金紧张吗?但实际上,实控人张曦面临最大的资金压力照理应该是在2018年底,也就是易联众跌到6-8元时的质押风险,当然也许其2019年资金链出现了新的、或是其他方面的恶化也是可能的

其二可能是实控人张曦失去对易联众的兴趣、萌生退意?
可是公司是国家下文推广的三明医改系统软件总集成商和福建省医保信息化总承建商,见效了啊,可以说是进入收获期了!难道折腾了这些年、花了这么多资金,到头来即将收获了,却不感兴趣了?不合常理啊!
当然,也可能是面对“国家下文推广的三明医改”题材都没有激起市场的兴趣,股价都没有起来,感到了失望吗?也不大可能吧,毕竟做实业的与做股票是两码事吧!

最坏的可能:微医集团失去了对易联众的兴趣,即将退出,则实控人张曦提前减持!
微医集团的减持才可能是最大的利空吧!

某种特别的原因?
暂时不讨论,放一下……

3、大宗减持的接盘方是谁?


上述减持的原因,无论是前面两种(资金紧张、萌生退意)哪个,照理来说实控人张曦都会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考虑退出的方案不是?!
那么,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减持的接盘对象最好的是给谁其实不言自明啊,当然是曾经协助过自己的:微医集团!不管当时的举牌是有意还是无意

但却没有,说明什么?

难道有了更合适的利益相关接盘合作方?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目前在医疗信息化行当能比微医集团更有比较优势的合作方又有几个呢?恐怕屈指可数的吧!真这样也是值得期待的

如果减持不是资金紧张而考虑实控人张曦利益安全和最大化的话,则当然还有另外的一种极端可能:就是实控人张曦确有退意,一旦有整体接盘的(重组,比如:微医集团),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再增持股权份额了,后面直接借壳增发就可以轻松拿到大股权份额,则目前实控人张曦的股权极大可能要随同重组而锁定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禁,那么资金的压力是巨大的,甚至是不安全的吧,那么“先行转让部分股权分散一下”恐怕是不难理解和想象的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