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以“无尺度网络”思维理解企业

19-11-21 07:48    作者:一只花蛤    相关股票:

文/姚斌

网络效应是投资的护城河之一。在希瑟·布里林特和伊丽莎白·柯林斯的《投资的护城河》中,网络效应被描述为,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某种产品或服务,该产品或服务对新老用户的价值也随之增加,这就出现了网络效应。网络效应有一种循环强化的作用,会使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加强大。查理·芒格先生在谈到网络效应时也指出,当产品或服务因为更多人的使用而变得更有价值时,网络效应就产生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组合中的美国运通就是一个受益于网络效应的例子,接受运通卡的商家越多,该服务的价值就越大,而使用它的人越多,对商家来说,该服务也就越有价值。

在《链接》中,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直接向我们展示了“网络新科学”。巴拉巴西是“无尺度网络”概念的创立者。所谓的无尺度网络是指,很多网络都是由少数一些具有众多连结的节点所支配的,比如万维网、细胞代谢系统,包含这种重要节点的网络,就是"无尺度网络"。巴拉巴西在研究中发现,复杂网络并非是随机的,而是可以用同一个稳健而普适的架构来刻画的:具有现实意义的大多数网络,都是由同样的普适性塑造的。普适性是指某一事物比较普遍地适用于同类对象或事物的性质。事物普适性源于事物的共性和规律。能够导致雪花有六个瓣就是普适机制。巴拉巴西深信,如果将无尺度网络理论引入复杂的经济系统中,可以获得颠覆性的洞见。

合并与收购的另类解释

在传统经济学和传统管理学中,合并与收购并不受到欢迎,因为大部分的失败都与此有关。然而,巴拉巴西发现,在经济系统中,普适性以及幂律可以描述公司如何生长以及商品价格如何波动。我们可以把经济视为一个复杂网络,节点代表公司,节点间的链接代表公司间各种经济和金融联系。在经济网络中,随着网络增长,枢纽节点(代表头部公司)必须变得越来越大。为了满足枢纽节点对链接的渴求,商业网络中的节点学会了吞并小节点,这是一种在其他网络中从未出现过的新方式。全球化迫使节点变大,合并和收购成为经济膨胀的自然结果。

实际上,合并和收购已经成为谷歌和脸书们重要的战略原则。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谷歌是唯一一家做出过200多笔收购的科技公司。收购一直是谷歌增长计划的基石,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使用的很多谷歌服务都是在被其收购后被并入搜索产品套件中的。其中的一些最著名的收购案例包括:YouTube、Android和DoubleClick。收购的这些新产品成为谷歌的“护城河”,有助于提升谷歌的用户搜索次数并改善用户使用体验,从而保护其主要盈利来源AdWords免遭竞争对手的颠覆。谷歌将自己描述为一家人工智能先行的公司,这意味着它需要从人才严重不足的人工智能领域内获得大量的人才,而这类人才可以通过收购来获得。

脸书在合并与收购上同样不遗余力,它通过实际行动向外界表明,愿意将大把的资金用于具有战略意义的收购。脸书最大的一次收购是190亿美元对WhatsApp的收购。紧接着,脸书用20亿美元将VR技术公司Oculus收入囊中,后来又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也意识到,这些收购可能会让公司陷入与竞争对手之间的代价高昂的竞购战。收购中所涉及的短期财务成本并不是问题所在,但是如果在收购像Oculus这样的公司上败给了竞争对手,这可能会带来严重的长期影响。然而有趣的是,脸书在收购WhatsApp和Oculus的过程中都面临了来自谷歌的竞争,但最后胜出的却都是脸书。

从树形结构走向网状结构

在20世纪,几乎所有的传统型公司背后的网络都具有相同的结构,那就是树形结构。CEO是树根,树叉代表着日益专业化、互不重叠的部门经理和员工。树形结构在那时非常普遍,但存在着很多问题:沿着树枝往下,责任越来越小,来自树根的命令,在此显得很微弱;在所有分支交汇的树根处,出现严重的信息失真,而随着公司的扩张速度不断增强,在树的最上层又出现信息爆炸;但是,整合又使得整个组织变得僵化、死板,容易形成类似封建社会的等级。并且,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企业无法以其灵活性应对市场快速的变化。

最典型的案例是福特汽车公司。这家世界顶尖的汽车制造公司完全实行层级组织结构。它的层级结构过于完美,以至于福特的生产线高度整合优化,哪怕是汽车设计上的小小变动,都需要将工厂关闭数周或数月。优化导致了被称为“拜占庭石柱”的问题:组织结构过于优化,导致其僵化呆板而难以应对商业环境的变化。这种树形结构非常适合规模化生产,直到最近这都是获得经济成功的一种方式。

当人们从根本上进行重新思考时,就必须从树形结构转换到网状结构。网状结构是一种扁平结构,节点之间存在众多的交叉链接。随着有价值的资源从实物资产变成比特和信息,公司运作从垂直整合转变为虚拟整合;商业范围从国内逐步扩展到全球;库存周期从数月缩减到数小时;商业策略从自上向下变成自下而上;工人变成雇员或自由经济人。通过这种转型,公司将获得更具可塑性和灵活性的管理架构,而拒绝作出转变的公司很容易被挤到市场的边缘。公司网络结构的改变只是网络经济带来的结果之一。另一个结果是,人们意识到企业不能再单独存在,企业将会和其他机构进行合作,采纳在其他公司中已见成效的商业案例。

在无尺度网络经济中合作

生物技术产业很早就显示出生长型网络的基本特征。1988年,当该产业处于早期阶段时,当时网络中的节点数量远远多于链接的数量:当时有79家企业组织,却只有31条链接。这些节点形成的两个主要连通分量,一个包括24家公司,另一个包括4家公司。也就是说,31条链接没有浪费一条,每条链接都出现在围绕少数几个技术公司形成的两个连通分量中,从而出现了随机网络中无法出现的高连通性。高度联通的公司之间形成的层级,将大量小公司连接在一起,将所有公司无缝地编织进不断演化的无尺度经济体系中。

随着研究、创新、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越来越专业化和相互独立,经济逐渐变成网络经济。在网络经济中,战略合作和伙伴关系是所有行业的生存之道。举例来说,在德国西南部和意大利中北部,供应商和转包商之间的关系有很详细的记录;日本商业界长期以来通过公司间的合作,来分担技术创新的风险;韩国商业模式是将一批多元化的小公司置于大型集团的保护伞下;硅谷经常利用创业公司和大公司间的技术转移所带来的优势。这种同盟关系会随着市场变化或伙伴变化而发生周期性地重组,使得我们得以一窥世界商业环境中的未来。

但是,传统经济学仍然将经济视为一组自治的、匿名的个体,它们仅通过价格系统进行交互。他们认为,企业和消费者的个体行为对整个市场的状态影响极小,经济状况能够通过就业、产量、通货膨胀等总体量更好地刻画,与构成这些总体的微观行为关系不大。但是在网络经济中,买家和供应商并非竞争者,而是合作者,它们之间的关系持久而稳定。链接的稳定,使企业可以集中精力关注各自的核心业务。如果这些合作关系破裂,后果将非常严重。大多数情况下,关系的破裂是影响链接的双方。但有时候,这种关系的破裂会波及整个经济体系,严重影响新经济中的明星产业。

动荡中的经济体系

1997年的东南亚经济危机肇始于泰国一家规模虽大却并未占据主导地位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破产。其后,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公司和金融机构陆续倒闭。一些经济学家将东南亚金融危机归咎于该地区国家的“结构和政策扭曲”。保罗·克鲁格曼说,没有人预见到此次亚洲金融危机。少数几个小型的、地域性的金融问题引发了连锁反应,越过国界,使亚洲和南美洲各国货币大幅贬值,造成股市崩盘。这场危机最终还导致道琼斯工业指数出现了最大的一次下挫:1997年10月27日,该指数重挫了554.26点。

巴拉巴西教授认为,假如把经济视为公司和金融机构高度互联的网络,我们就有可能理解这些事件的前因后果。在这样的网络中,单个节点的故障对系统完整性几乎没有影响。然而,有时候一些特定节点的故障却会带来级联故障,从而动摇整个系统。级联故障是网络经济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全球经济体系中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可以独立运作这一事实的必然结果。从网络的角度去理解宏观经济的相互依赖,能帮助我们预见和控制未来的危机。从网络的角度思考问题,能教会我们监督破坏的路径,通过识别出关键节点来为网络添加防火墙,从而防止小故障变成烧毁宏观经济的熊熊烈火。

20世纪末,思科引领了一种新的商业战略:外包生产。思科是这一趋势的推动者。思科每年增加30%~40%的利润,就是源于这种崭新的、大胆的制造模式:销售的所有产品都不是自己制造的。思科和大量制造商建立了稳固的关系,由这些制造商生产装配带有思科品牌的产品。康柏和其他许多企业则争相仿效思科的模式。

外包生产需要建立紧密的供应商体系,以确保所有原件都能按时交货。如果某些供应商无法交付某种基本零件,如电容、闪存等,企业的生产网络就会瘫痪。当2000年网络崩溃后,思科、戴尔、康柏和苹果等12家采用外包模式的公司遭受了超过1.2万亿美元的市场损失。这些公司和它们的投资者所遭受的巨大损失,生动地表明了忽视网络效应所带来的后果。不理解一个节点的行为如何影响其他节点,就容易导致整个网络的瘫痪。

这些公司之所以遭受挫折,是因为它们未能完全理解环境的变革对其商业模式的要求,就开始进行外包生产。传统的层级组织不再适用于网络经济。在传统的经济组织中,组织内部可以做出快速变化,以其他方面的收益弥补局部的损失。但在网络经济中,每一个节点都必须盈利,可是参与网络博弈的公司并没有看到这一点,在不知道如何借助网络优势获得盈利的情况下,就要面对彼此联通所带来的风险。而当问题出现时,它们又无法作出正确果断的决定,结果导致了更大的麻烦。

理解巴拉巴西教授的思想对于当前的投资极具指导意义,让我们可以从另一种思维看待并思考一家公司。互联网带来的真正财富不是成千上万的新网络公司,而是现有商业模式的转变。互联网并不是万能药,也不能使哪家公司能够在其所处的商业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互联网真正的作用是帮助现有企业迅速适应快速转变的市场状况,网络观念意味着多维思考模式。巴拉巴西教授告诉我们,无论我们研究哪一级别的组织,都能找到相同的、支配着自然界网络的、稳定而通用的法则。经济研究和网络研究,包括投资者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这些法则应用于实践。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