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西域诗人岑参

19-11-20 21:00    作者:一念间    相关股票:

大家都称岑参为边塞诗人,但我觉得“西域诗人”才准确。

大家脑海中的大漠孤烟、金戈铁马的塞外在哪里?不外乎是耳熟能详的雁门关、嘉峪关、玉门关等地。雁门关在山西,嘉峪关玉门关在甘肃,这在我们想象中已经很远很偏了。

可岑参去的地方是安西,也就是新疆西部阿克苏的库车县(即龟兹),这里离哈萨克斯坦比离乌鲁木齐还近。龟兹大部分时间是一个国家,历史上最伟大的译经师鸠摩罗什大师就是龟兹国人。龟兹之前由汉朝与匈奴交替控制,汉末及隋朝归突厥,直到唐贞观十四年(640年),唐朝才置安西都护府,658年治所移至龟兹。840年后,唐朝失去控制,接下来要一直到蒙古成吉思汗时期了。岑参去的时候是749年,正好我们短暂控制的一段时间。在这之前之后的很多诗人文人应该都没去过,恐怕连了解也不多。其实别说那时候,哪怕有飞机汽车的今天,去库车旅游一趟也没那么容易。

说完了龟兹的位置,岑参诗里的很多东西就容易理解了。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那真的就是一直要走到天边,永远没有尽头的感觉。离家两个月还在路上,让人无时无刻都感到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这又是一望无际,见不到其他人的深深的孤独。

杜甫说“岑参兄弟皆好奇”,那是因为岑参去的地方大部分时间是外国好不好。前几年去新疆,也到过库车、巴音布鲁克等地。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当地人的外貌、语言、习俗仍然是浓浓的异域感觉。这么多年过去了,内地去新疆的人基本是集中在城市的某一片城区,在其他城区和农村,还是感觉和内地完全不同。更别说唐朝岑参去的时候了。

最后我们再来看这首“逢入京使”: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这时候我们还会觉得岑参爱哭吗?不会的,他跑到龟兹那么远的地方,我们能拿来作比较的估计只有唐三藏了,其他大部分的诗人都没这种经历。一路上黄沙接天,走几天都碰不到人,这时候别说碰到故人,哪怕见到个不认识的人也会激动得热泪盈眶吧。

其他的诗人只能叫边塞诗人,而岑参却是“西域诗人”!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