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19.09.26【十年投资路04】刚把鼻孔往向上翘,新鲜嫩韭被打地

19-09-26 20:40    作者:酱油面    相关股票: 全柴动力 河北钢铁
       有人说,有福气的投资新手,就是他在股市顶峰的时候刚好入场。
       我的经历,似乎和这个能攀上点关系。
       最初真正意义上的投资是在09年春节后,不过那会只敢从货基、债基慢慢入场,等练了几个月,觉得摸清基本套路后,慢慢介入点混基、股基、乃至股票,只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到了6月份了,不过还是小规模入场, 中途还搞点T+0高抛低吸练练手。
       大家也知道,那年的高点3478是在8月4号,在整个7月份啊,我觉得这么做好顺当,也赚了一点“小钱”,等8月4号那个大阴棒打下来,整个市场一片哗然。
       不过呢,当时我关注的一个财经评论节目,里面有个专家说“这种急跌慢涨,根本没事”,于是安心拉,后来在8月7号还继续买入呢,再后来大家也知道了行情好糟糕,触底、反弹、再跌、再反弹,当年我这颗小嫩韭的心啊,被这种上上下下的折腾,实在是搞了筋疲力尽。
       那会,恨死这个专家了,狗屁的“急跌慢涨没事”,这急跌慢涨事情可大了,这种跌法,完全在嫩韭心中就是“大跌”了。
       当然,如果按现在的我,回头去看那段时间的K线,还真是不担心,只是在3000点附近箱体震荡的局面而已,只不过当年的嫩韭在高位加仓的呀,肯定在后面的行情中相当的难受。

       其实,要说福气,我觉得似乎确也攀上,真是高点附近加仓了,不过更重要的是通过那几个月的体会和感受,有了几个心得感受,对后面的投资生涯起到了很多帮助(划重点):
       (1)专家的话,你只能听一半。关键不是说他“故意”骗你,而是他是在他的“格局视野”下看待的,你的“格局视野”和他完全是有差距和差异的。当然,如果你抱着“专家都是骗人”的念头,那你也根本就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之徒,很难进步。
       (2)股市涨涨跌跌的悲喜交加,让我更加深刻认识到风险的控制和品种的选择。

       其实,上面的经历可能很多朋友都类似经历过,今天我文章的主题也不是在说这个,而是通过案例说说怎么真真实实的被市场教育的。
       为什么标题起成《刚把鼻孔往向上翘,新鲜嫩韭被打地》,主要是那会这种“套利”交易,确定性比较高,所以战绩斐然,虽偶有损失但都很小,相反最后的收益都很高,所以就类似于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刚刚踏入社会就鼻孔向上、趾高气昂。所以,不经过几次失败的教训,真很难对市场提起敬畏之心。

       时间拉回2011年,那会也有模有样的和大家一道,积极参与到很多“套利”交易中,那年河北钢铁公开增发,增发价是4.28,途中价格都掉到4块以下了,甚至3.7。很显然,它要想增发成功,必须要把股价给拉升到4.28以上,不然市场上谁会去增发配股呢?
       所以,这是个明显的套利机会,当然也是有风险的,风险就是河钢有没有那么大能力把股价给拉升到4.28以上?
       为了把股价弄上去,河钢接连出台了几个利好,包括大股东要认购50%、在市场上也讲了点故事,不过事与愿违,在整个过程中,股价拉升到4.28以上沒支撑了1分钟,后面就是漫漫熊途。
       那个时候经验真的不足:
       (1)会以为股价会大幅超越4.28的增发价(心态:类似于全面要约的案例,不大幅超过的话,容易增加增发失败概率)
       (2)觉得每股净资产4.4(计算的)比市场价高,要跌也跌不到哪里,当时忽略了一个常识:如果增发后,每股净资产肯定是要降低的。
       (3)其增发预案出来后,结合市场情绪,那个时候割肉也应该出来。
    
         实际上,在这种套利模式中,真正正确的姿势是:达到预期目标就应该及时了结卖出,如果市场预期发生变化,割肉也必须出逃
         当然,当时的水平的确低,设定的预期目标是4.7-5以上,很明显这种预期过于贪心了,再然后就是内心还存在增发成功的幻想。这就是人性的弱点“贪”和“放不下”
         所以设定“精确”的预期目标的确是需要功夫和经验慢慢积累的。
         最终,后来实在熬不住,在当年年底以亏损30%割肉出局。

         再来说另个被市场教育的案例-全柴动力全面要约
         时间也是2011年,熔盛重工与全椒县人民政府签订《产权交易合同》收购持有的全柴集团 100% 股权,导致间接持有全柴动力44.39%的股权,触发全面要约。
         后来,熔盛打保证金、上报证监会、通过商务部反垄断审查、获得国资委同意等等流程都完成,唯独证监会需要的补充材料未提交,而且之前公告“待取得国务院国资委、商务部反垄断局相关批复文件后立即将补正材料上报中国证监会”。
         按这个路径,在国资委同意后,熔盛会“立即”补充材料给证监会即可。
         可惜,从此之后,这个“立即”变成了遥遥无期的“仍在准备之中”,最后直接拖到了“商量延期”、进而拖到了“市场已发生根本变化”故而申请撤回证监会材料。不仅如此,还厚颜无耻的向全椒县人民政府要回了“保证金”。
        同期,全柴动力也是慢慢熊途,进行要约套利的投资者损失惨重。

        投资者是不满意的,兴业基金公司也因此代基金持有人上诉,结果是败诉。
        在裁定书中,对提到的“立即补正材料”这个公告,解释是“公告”只能算得上是个和投资者的“磋商行为”,并不具备合同义务,故而无法对熔盛形成制约要素。
         
        通过这个失败的案例,我总结几个教训:
        (1)如果没有《要约报告书》全本进行公告,都属于不确定的事件,如果参与其中,只能叫“事件驱动预期”的炒作题材,要承担风险的。
        (2)上市公司的“公告”,甚至在公告中的“承诺”,其实严格意义上都不具备法律效力,仅仅属于“君子约定”,如果上市公司翻脸不认,投资者还真对他们没辙。(画外音:很多公司就是利用这种公告“承诺”骗了很多投资者,甚至某年上海本地的某家国企都干过)
        (3)所谓的“保证金”,其实不是“定金”,只是“订金”而已,可以退的。莫被上市公司缴纳“保证金”后就觉得“血本都下了,肯定沒问题”,这只是“幻象”而已。
       
         在全柴这个投资中,我在持有1年多后,实在看不到希望,以亏损42%全部割肉出局,太惨了。

         结合河北钢铁和全柴动力这两个案例,其实逐渐我也得到一个宝贵经验:
         任何品种,如果市场已经发生预期变化,必须要快速调整战略,甚至想都不用想,立马撤退。

         在2011-2012年里面,这两笔重大的损失对我的损伤其实也是很大的,毕竟那个时候就是个起步阶段,当时甚至准备动手,逐步开始写一系列的股市黑幕,题目都定好了叫《资本无德》,可惜后来各种原因沒弄。

         其实,当年愤愤不平的觉得市场不公和黑幕,其实回头看,精确表达是“不是我不行,而是敌人太狡猾”。
         资本市场的确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黑幕,不过,只有自己在如此腌臜的染缸中用“血”的经验换来的宝贵教训,并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圈和知识面,才能让你在市场中活下去,做个真正意义的“股市老兵”。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