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国内银行利率下降的空间有限

09-02-19 18:35    作者:易宪容    相关股票:

最近无论是CPI下降,还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的言论,市场对国内金融市场利率水平的关注是前所未有。因为,在不少人看到,1月份CPI下降到1%,自然为央行利率下调留下了空前。但是,媒体则认为,在易纲看来 “未来降息空间不大”。现在我们要问题的是,未来央行的降息空间到底有多大?是如有些媒体或研究机构所说,中国的利率也会降到零水平上吗?

一般来说,利率是金融市场资金的价格,利率的变化决定资金的供求关系及企业与个人的融资行为。但是,这只能是对成熟的市场而言,对中国来说情况则有所不同。

我们来看一下国内利率水平与机制。我们可以看到,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特别是2008年9月份以来,全球各国利率一降再降,美国和日本已经趋向于零利率,加拿大与英国利率为1%等。在全球一片低利率或零利率的潮流中,中国也没有袖手旁观,在同一时间,央行也连续5次降低国内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利率。

随着最近国内CPI回落,不少人的意见认为国内银行的利率仍然偏高,商业银行的利率仍然有很大下降空间。但实际上,全球各国金融市场的利率与中国商业银行的利率不是同一种利率。前者是货币市场银行间同业隔夜拆借利率,是金融市场的批发利率,而这种利率在中国也是正在形成的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或上海利率)。如果都以这种批发利率来看,其相差很小。全球许多国家这种利率基本上处于1%水平,而上海利率也在0.84%了。而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利率是零售利率。所以,由于两种利率的性质不同,其差别自然不小。如果国内商业银行存贷款与美国商业银行同样利率比较,应该差距不会太大。比如中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为2.25%,与之对应的是美国大型银行一年期定期存单(CD)客户零售利率水平在2.14%左右。中国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利率为4.158%,而美国同样的利率为4.5%。由于上海利率刚刚起步,因此,目前国内金融市场主要是以一年期商业银行存贷利率作为基准利率,而不是如美国以批发利率作基准利率。

还有,近几年来,中国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利率不断地在向市场化方向走,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它仍然是一种央行管制下的利率。这种利率的市场化就在于央行不断根据市场的变化来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在于商业银行的利率实行存款利率上限管理,贷款利率的下限管理(即存款利率规定一个上限,商业银行在这个上限下可以浮动,但不可突破这个上限;而对于贷款利率,则规定一个下限,商业在这个下限上可以自由浮动,但不可突破这个下限)。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商业银行通过竞争让存贷款利率上下浮动,但是这种浮动只能是十分有限的,而这种利率最为核心东西则是受到严格管制的。正因为这种政府对利率最严格的管制,也就是形成了国内商业银行不同的利益格局及行为激励机制。

比如,2008年下半年,由于受到美国次贷危机严重冲击,央行货币政策出现重大转变,由从紧的货币政策改变为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随之央行连续5次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同时为了扩大房地产内需,还出台房地产消费信贷优惠的7折利率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利率调整出现的情况是,活期存款利率由0.72%下降到0.36%,下降幅度达100%;一年期存款利率由4.14%下降到2.25%,下降幅度达84%;一年期贷款利率由7.20%下降到5.31%,下降幅度为达36%;5年以上的按揭贷款利率由6.579%(85折)下降到4.158%(7折),下降幅度58%以上。

从上述的数字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利率调整中包含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含义,一是由于这次利率是央行调整商业银行零售利率,央行通过直接价格干预以倾向性方式来调整存款人、商业银行、贷款人及按揭贷款人的利益关系,因此,在利益调整中更倾向于商业银行的利益;二是这几次利率调整存款利率下降幅度明显大于贷款利率下降幅度,特别是活期存款利率下降的幅度达一倍。这种情况出现,其实是在政府价格管制下,通过政府管制让存款人的利益向贷款人转移,特别是在目前中国存款活期化的情况下(活期存款所占存款比重为35%左右)这种利益转移机制更是明显;三是这几次利率的调整,其实是央行如何在国务院的政策与商业银行利益之间寻求利益平衡。比如,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的7折利率优惠,政府的政策目的是鼓励更多的居民进入房地产市场,扩大内需,但是这样的利率政策让商业银行处于不利的条件下,使得商业银行的赢利水平迅速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只好更多地保证商业银行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存款利率调整幅度要大于贷款利率的原因所在;四是从中也可以看到当前利率市场化十分迫切但要往前推进又十分困难。因为,政府对利率管制过多,市场有效的利率定价机制根本无法形成,但它却成了一种利益转移机制。正因为,利率管制是一种利益转移机制,那么相应的管理部门是不会轻易放开这种管制的,总是会找出一些理由来维护这种管制。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当前中国商业银行利率下调的空间不是太大,如果以同一利率作比较,中国商业银行利率与国际上不少国家的利率水平相差不是太大。还有,在利率水平向下调整的过程中,使存贷差越来越小,这不仅压缩商业银行利润空间也增加商业银行的风险,如何权衡这个问题,是值得央行密切关注的问题。再就是,房地产销售萎缩,房地产开发商希望中央政府利率水平进一步下移,但是目前国内住房按揭贷款利率低于美国同样的利率,看来这种利率下降空间也是有限的。再加上,最近银行信贷增长的狂飚,利率水平是否下移也是值得考虑的事情。

总之,在没有形成商业银行的有效利率的运作机制前,希望通过利率水平变化来改变当前融资行为,其起到作用是十分有限的。因此,我比较同意目前的国内商业银行利率水平没有多少下降的空间。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