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解码“产业互联网”虚实

19-01-26 16:16    作者:投资独行客    相关股票:
来源:中国经营报
                       
                   
                    在餐饮设备生产行业摸爬滚打十年,王星皓执掌的公司毛利润仅四成,纯利润不到10%。而在2018年,这个行业市场规模超过万亿元,但偌大的市场问题也不少,一些厂家的货卖不出去,经销商把货卖了赚不到钱,客户把货买了后却不满意。王星皓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13年时,他跟同事针对行业痛点探讨解决方案,认为问题出在了供应链上,并想出了大致解决预案:“应该从产业链上着手,把上游的工厂到下游的经销商、包括相关的服务商能够彻底打通,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共同服务C端客户。”实际上,在王星皓思考出路之时,中国互联网行业经过此前20年的疾驰,正在引发新一轮“反思”。“未来十年哪些基础学科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2018年10月,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深夜在知乎发问,引发业内关注。而今,喧嚣散去,产业互联网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依然没有多少人能完全讲清楚。巨头入局美团点评CEO王兴在2016年7月率先提出互联网“下半场”说法。他在公司内部信中称,此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人口红利,哪怕发展方式粗糙、成本高都不要紧,用户依然会快速增长。但今时不同往日,“从宏观角度看,对于整个中国的互联网也是刚刚进入‘下半场’。”一个月后,在一场峰会上,王兴进行公开演讲时提到,赢得“下半场”最激动的三个方向是做高科技、互联网+、国际化。其中,高科技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指“过去20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变化,但这些变化很大程度上停留在表面,接下来需要去考虑如何帮助传统行业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王兴带火了互联网上下半场之说,指出了改造传统行业的机会。而马化腾带热了“产业互联网”。以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为首的创投圈“大佬”,也在为产业互联网“振臂高呼”。互联网高管的持续“呼吁”引发圈内认知层次转变。这几年,阿里、腾讯、华为等发力云计算与大数据,百度、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进军人工智能方向。以阿里为代表的消费互联网企业也在通过自身战略调整与投资从最初的撮合交易平台扩展出蚂蚁金服、菜鸟物流等体系。阿里巴巴的布局显然引导了业界对产业互联网如何执行的理解。风云资本的侯继勇对记者说,产业互联网早已开始并率先变革了媒体、文娱、零售等行业,小米的消费电子、新能源的无人驾驶汽车是制造业上的尝试。侯继勇认为,“产业互联网的逻辑是用互联网的技术和方法把所有的行业重新给做一遍。”阿里做盒马鲜生、收购大润发等在线下布局是因原先的线下场景不适合跟线上做匹配,因此互联网企业自行做店面,欲先重构人们的消费行为,再重构该传统行业。侯继勇表示,尚且有众多行业未被完全互联网化,“它的原因是互联网技术在这些行业中的颠覆力量还不够。”“我也不知道产业互联网是什么,这个行业里面也没有人说得清楚产业互联网是什么。”逐鹿资本的投资经理王峻羽表示,产业互联网是“长”出来的,而投资人若知道自己想改造哪个行业,也有可能通过投资构筑出生态,从而产生重构结果。痛点待解陈永伟是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产业经济学是他的研究领域之一。陈永伟也强调互联网企业的主观能动性,他认可阿里打造的C2B2M模式的有效,并提到一个案例,士力架厂商把研发人员安置在天猫,并根据天猫呈现的数据特征生产出辣味的士力架。陈永伟表示,互联网企业尽管不了解具体行业,但优势在于能反馈下游需求,从而令上游整合生产。此外,2012年成立的找钢网曾引领了一股创业潮流,并成为外界谈及产业互联网时经常举例的项目。而据本报记者采访,找钢网平台因本质接近“贸易商”角色,正在被产业互联网关注者抛弃。在侯继勇看来,它是“浅层的互联网化”。王峻羽则直言,“产业互联网不应该是这么小格局的话题。”陈永伟对记者说,B2B平台要提高自身价值,需要能够通过交易行为改进企业的生产与经营,比如打造供应链金融,为生产端设计产品提供思路等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拥有多年餐饮设备生产端工作经验的王星皓认为,阿里等巨头参与产业互联网只能通过建立一些通用技术或对具有行业工作经历者进行投资,因为他们才了解行业痛点。2017年11月,王星皓组建一家公司来专门做能够把餐饮设备领域从研发制造到销售所涉及的六个环节打通的平台系统,使行业数据在该系统上透明,提升行业效率,并寄托于在将来收集到足够数据后,能够对上游产品设计与制造提供有效意见。王星皓在决定自研后,直接感受到来自人才招聘上的挑战。优秀的技术型人才出于对企业发展前景的不确定与薪资水平的考虑,在最初很难愿意为他打工,同时,技术人才也不了解他所在行业与产品技术,因此存在沟通障碍,平时工作中,王星皓提要求,技术人员只负责执行,当技术期望短期难以突破,他也“迷茫”过是否得提高人力成本招更优秀者。除此以外,王星皓也缺资金,过去一年他用了1000多万元创业。陈永伟也谈及此处,“现在要发展产业互联网,其实有一个困难,就是这两头都有它的优势跟它的劣势。”互联网企业“触点”多,容易形成规模经济,而劣势是不了解行业。传统行业的公司优势是了解行业,但是成本难降,难以把规模做大。与王星皓有相似感触的还有“找板材网”创始人李杰新。“To B的企业绝对是理性的。”李杰新对记者表示,上游厂商若拿出1元成本,他就要至少能返还厂商1元零一分才行,同时要让下游客户感受到性价比高。得到双方认可,才是成交基础。李杰新指出,与钢铁、石油等能源行业企业集中度高不同,板材行业集聚了十余万家大中小企业,厂商与消费终端的关系因此更为复杂。李杰新做“找板材网”平台两年了,板材制造工厂与平台达成较低价格售卖的协议,平台为厂商收集规模化订单并代理物流,因没有经销商参与,卖方成本降低,平台让买方能以低价拿到质量有保证的产品。同时平台为双方提供垫资服务,在板材送达时而买方款项未到时,李杰新采取的方式是“不结款,不卸货”,以此缓解行业拖欠款的恶性循环。平台盈利方式是李杰新向买卖双方收取千分之五的垫资手续费与一定比例的物流费用。李杰新向记者展示受访当日在内部微信群中更新的订单,这些散单将很快发往湖北襄阳、四川崇州、广西南宁、河南南阳等客户手中。大而虚无?记者发现,受访者几乎均认为产业互联网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进行变革、对生产的影响更为直接,受分歧点在于概念与涉及实体是否大而虚无。2012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刊发报告《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陈永伟告诉记者,大致可追溯至2014年,国内业界人士参考了通用电气“工业互联网”概念,并扩展成为“产业互联网”一说。不过,陈永伟认为,因通用电气的报告内容不仅涉及制造业,还包括医疗、交通等非工业范畴领域,而产业与工业的英文都为“industry”,因此“产业互联网”的表述实际更为达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研究一处处长李广乾告诉记者,他对于“产业互联网”的传播感到无可奈何。李广乾表示,结合实际发展情况,国家层面推行的是“工业互联网”。李广乾解释,过去二十年,我国电商、社交平台方面与国外可平起平坐,但是信息化技术应用方面,尚存不足。此外,在产值上,我国制造业虽然位居世界前列,但在技术上,却有待发展,“互联网的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我们谈论互联网下半场发展的核心问题。”近两年,打着产业互联网概念的项目多做的是电商业务,在价值上相对较小,“我们互联网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不能沿着老路走,不能泛娱乐化。在物质财富创造上曾在价值不大的领域投资与消耗太多。”在李广乾看来,工业互联网是真正和工业制造连在一起。在后端贸易上的动作属于电子商务范畴。新零售、以找钢网为代表的B2B平台并不属于工业互联网,而是标准的电子商务,对于生产环节实现实质性的技术改进,与产品的智能制造没有很大关系,仅仅是服务型的辅助过程,因此本质仍是ToC业务。李广乾直言,在贸易过程中,存在一级批发商、二级批发商,批发商和批发商之间也是B2B,而这类B端本身仍是偏向于零售的B端,而非对国民经济发展来说更有价值的工业制造层面。比起名称争议,陈永伟提到,“其实我们现在更加关心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它本身存不存在。”李广乾表示经由互联网业界广泛使用,不排除“产业互联网”未来有进入国家文件的可能,但“比较难”。李广乾认为,从经济学角度,消费互联网时期也涉及对诸多具体产业的改造,放大了说,我国有三大产业,哪个主管部门牵头制定相应文件就是个问题。“这里面说不清楚,这个概念应该在国家层面是不容易出台的,除非没有经济学功底、经济学素养的人才会这么稀里糊涂地用。”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