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站在灰色地带,认识不确定性

19-01-18 18:00    作者:一只花蛤    相关股票:

原创: 姚斌     微信公众号: 在苍茫中传灯 

2019年1月10月    文/姚斌

有人说,在我的《登顶昆仑山,放眼于珠峰》文章里,将复杂性概念运用于投资领域的四个小点,无论哪一小点皆可拓展开去。现在,我就从第一点“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展开。印证我的观点来自安妮·杜克的《对赌:信息不足时如何做出高明决策》。这本书让我们了解决策背后是概率选择,真正关注的是决策质量而不是以结果论成败。但在我看来,这也是一本论述“不确定性”最好的书。

我们都知道,投资本来就不存在确定性。这是因为无论是市场还是公司都属于复杂性系统,投资者必须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做决策。通常情况下,最好的决策能够带来一个好结果,而最差的决策只能导致一个坏结果。于是,投资者喜欢以结果为导向看待问题。如果结果很好,那么决策也很好;如果结果很差,那么决策也很差。而实际上,一个糟糕的结果,并不能说明它是一个错误的决策;一个完美的结果,也并不说明它就是一个正确的决策。

人类大脑的进化是为了创造确定性和秩序。我们喜欢把世界想象成一个有确定性和秩序。一直以来,寻求确定性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手段,但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它却可能对我们的决策造成严重的破坏。当我们从结果入手反向调查事件原因时,很容易掉进各种认知的陷阱,比如将事物的任何相关性都认为是因果关系,或者采用单方论证来确认我们偏爱的做法。

与扑克相似,投资也符合冯·诺依曼“真正的博弈”的定义,因为它涉及不确定性、风险和偶尔的欺诈。投资并不像下象棋。在象棋中,没有隐藏的信息,可依靠的运气成分也微乎其微。所有棋子及其变化都显现在棋盘上,双方棋手可一目了然。棋子不会随机出现或从棋盘上消失,也不会被偶然地从一个位置移动到另一个位置。如果我们把投资决策当作象棋中的决策,那么麻烦就会随之而来。因为在投资决策中,涉及了隐藏信息,而且受到运气的影响更大。这就造就了一个在象棋中不存在的挑战:识别我们所做决定的相关作用,以及运气对结果的影响。

投资既是一种信息不完整的游戏,又是一种充满不确定性的决策游戏。在投资中,有价值的信息可能都被隐藏了起来,任何结果的实现都存在运气的成分。即使我们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做出了最好的决定,仍然有可能会发生重大失误,因为我们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当我们试图从结果中学习的时候会发现,想要将我们的决策质量与运气的影响区分开来,是很困难的事情。我们更常见的情况是,因为运气好而获胜,以及因为运气差而失败。在象棋中,几乎没有棋手会说“我在那局棋中被坑惨了”或者“我下得非常好,只是手气太糟了”。但在投资中,却经常听到“我被那只股票坑惨了”或者“我的运气太差了,刚卖它就大涨”之类的话。很显然,在象棋中,运气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所以人们很容易将结果作为决策质量来解读。这样就更加紧密地将其手与理性相关联。

投资的世界是不轻易揭示其客观真理的。投资更像打扑克,其不确定因素都给了我们欺骗自己和曲解信息的空间。因此,当仅仅根据结果来评估决策质量时,我们的预期决策就会出现镜像问题。好的决策之所以好,并不是因为它产生了好的结果。好的决策来自好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必定包括了准确表达我们自身知识状态的尝试。这种知识状态同样也是某种“不确定性”的表现形式。承认不确定性并不意味着没有客观事实。事实上,承认不确定性是我们接近客观真相这一目标的首要步骤。

优秀的扑克玩家和英明的决策者之间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都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世界是无常的和不可预知的。他们清楚自己几乎不可能确切知道某件事情将会如何发生。他们接受这种不确定性,并试图弄清这种不确定的程度,而不是专注于如何才能确定。他们根据不同结果的发生概率来作出最佳的判断。这些判断的准确性将取决于他们拥有多少信息,以及他们是否具有丰富的判断经验。

不确定性仅仅代表一种对投资领域更准确的描述。当我们接受了自己对某一项投资无法确定的时候就不容易陷入黑白思维的陷阱。2018年,A股市场剧烈下跌,许多股票跌幅巨大,由此导致了许多投资者的空前怀疑。他们怀疑价值投资根本没用,甚至准备弃而不用。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很容易陷入非此即彼的顶端,而不存在中间灰色地带。如果是这样,他们作出正确选择的能力就有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这种影响将涉及应该如何分配资源、做出何种决定以及采取何种行动等方面的抉择。

大部分人会对概率性思维下的“成功”与“失败”进行非白即黑的判断。即便是一些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也因此会变得以结果为导向。任何介于0和100%之间的预测,都不可能是错误的,因为最具可能性的未来尚未展现。一名选手以24%的概率赢得锦标赛的冠军,但这并不能说明之前的概率预测不准确。胜算低的选手也有获胜的时候。指责赔率制定者或赔率本身,就是认为任何结果的产生都是必然的,任何没有预料到结果的人都是错误的。投资总是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我们通常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确定:实际上没有什么事情是非白即黑的,或者要么是0要么是100%那么绝对。如果我们严格遵循格雷厄姆的投资定义进行投资,那么即使一项投资100%失败,也难以言说当时的决策就是“错误”的。

决策是对未来的赌注,某一次的结果不能作为衡量决策是否正确的依据。如果我们事先考虑替代方案和概率并相应的分配我们的资源,那么即使产生了糟糕的结果也不能说明我们的决定是错误的。如此,当我们概率性地思考问题时,就不太可能单纯的将不好的结果归咎于决策失误,因为我们明白,好的决策也可能受运气和信息不完整的影响而产生坏的结果。也许我们的最好决策是出自一组平淡无奇的选项,每一个选项的成功概率都很渺茫。也许我们把赌注压在一个概率极小但回报会远远超出风险成本的机会上,但这一次机会并没有来临。也许我们根据已知信息做出了最佳选择,但一些决定性的信息被隐藏了起来,我们无法得知。也许我们选择一条成功概率极高的道路,只可惜运气不好。也许我们的选择不好不坏,只是介于两者之间而已。第二佳的选择并不是错误的选择。根据定义,它比第三和第四佳的选择更加正确。

对于我们的大部分决策而言,在明确对和错之间还有很大的余地。当脱离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时,我们便处于两种极端之间的灰色地带。此时,做出更好的决策不再关乎对与错,而在于如何在这个灰色区域内进行校准和调整。毫无疑问,如果在运气的影响之外再加入隐藏信息的作用,就会让定义错误变得很困难。如果不看到硬币的实际样子,我们会更倾向于将结果作为判断决策对与错的唯一标准。

重新定义错误可以让我们脱离由于得不到的结果而带来的一切痛苦,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定义“正确”。如果坏结果并不是我们并不意味着我们是错误的,那么好结果同样也不能说明我们是正确的。正确的感觉真的很好,但我们是否应该放弃“正确”的良好感觉来摆脱错误的痛苦?答案是是:是的。

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充满随机性和不确定性的地方,运气的影响使我们不可能精确地预测事情将会如何发展,而所有隐藏的信息也都会给我们决策增加难度。如果不改变观念,我们将不得不面对很多错误的发生,这是必然的结果。在扑克中可以学到这个教训。一名优秀的扑克玩家与牌桌上其他玩家相比具有较大的优势,也做出更好的战略决策,但他在8小时的比赛中仍会有40%以上的失败概率。这可是很大的错误比例,而这种情况也不仅仅局限于扑克,自然也体现在投资领域里。

如果将决策视为对赌,那么我们就能明确的认识到我们正在权衡不同的预期选项,每个选项都是利益和风险并存。在对赌中并没有简单的答案,总有一些未知或无法得知的事情。决策的投注要素——选择、概率、风险等,但在某些情况下表现得更明显。投资显然是一种博弈。关于股票的决定(买入、卖出或持有)涉及如何对财务资源进行最佳的利用。我们无法控制的不完整信息和因素使我们所有的投资选择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进行自我评估,明确我们认为能够最大化投资资金的方法,并开始执行。同样,决定不投资或不出售股票也是一种博弈。

在做大部分决策时,我们并不是与另一个人对赌。确切的说,我们是在与所有我们放弃选择的各种预期版本的“自我”进行对赌。投资技能的一部分来自学习如何更好的校准投资的信念,利用经验和信息更加客观的更新投资的信念,以便更加准确的反映世界。我们的信念越准确,我们下注就会越稳定。当我们的思维模式可能导致我们误入歧途时,无论我们的信仰如何,制定与这些思维模式协同工作的策略也同样需要技巧。有效的策略可以使人更加开明,更加客观。让我们的信念更加准确、决策和行为更加理性,也会在决策过程中对自己更加富有同情心。我们的思维越客观,我们的信念就会变得越准确。从长远来看,赢得赌注的人都持有更为准确的信念。

将投资不确定性纳入我们对投资信念的思考方式会带来许多好处。通过表达我们自己对所相信事物的确信程度,我们的思考方法就会转变为考虑我们如何看待世界。承认不确定性是衡量和缩小不确定选项范围的第一步。将不确定性纳入我们对所相信的事物的思考方式中,会使人思想开放,使人以更加客观的态度来面对与自身信念不一致的信息。当我们致力于调整信念时,我们对自己不会特别苛刻。在投资信念的表达中纳入选项的百分比或范围意味着我们的个人叙述不再取决于对与错,而是取决于如何很好的纳入新信息来调整我们对信息的准确估计。发现有证据否定我们所相信的事物并不是错误,唯一的错误在于我们没有尽可能客观地利用这些证据来改进和完善自己的理念。

将投资不确定性告知他人有助于使我们成为更可靠的沟通者。一般人认为如果没有表现出百分之百的信心,其他人就不会那么看重自己的意见。而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的某一信念绝对正确,而另一些人则表示“我相信他是正确的,但我只有八成把握”,你更有可能相信谁?信心表达为低于百分百的这一情况表明了一种试图接近真相的态度,以及已经慎重的考虑到信息的数量和质量,并具有一定程度的自知之明。一个具有审慎思维和自我认知的人显然更加可信。承认不确定性是请求他人帮助我们完善信念的邀请,由于我们更善于搜索相关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投资信念会变得更加准确。承认决策是基于我们投资信念的下注,适应不确定性,重新定义是非,这是全面实现良好决策的不可或缺的途径。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