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赞同余永定“双扩张”建议

19-01-15 16:33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钮文新:赞同余永定“双扩张”建议

 

新年伊始,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央行原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呼吁:“中国当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扼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为此,中国有必要执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辅之以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他认为,中国过去40多年的经验证明,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一切问题都会恶化,因为大多数经济和金融问题都是以经济增速为分母的。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结构调整、经济体制改革等长期问题无从谈起。而中国财政货币“双扩张”,汇率、房价不应束缚央行行为。

这是近年来观点最为明确的建议,就我本人而言,在谈到政策取向之时都没有如此痛快淋漓,而将“适度宽松货币政策”解释为“更多收短放长+中性略偏宽松”。但我深深地知道,如果货币政策总是一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拒绝给予市场明确方向,那中国经济预期不仅不会好转,甚至还会恶化。

有人会说,你为什么总说货币政策而不说财政政策?我认为,货币政策是关键。在发达国家,财政政策能力及其有限,而主要依托货币政策调节经济。在中国,货币、财政不是两家密切配合,而总是“两家掐”,以致调控经济的最佳时机被不断延误。试想,如果2010年开始,积极财政政策能够获得“中性”的货币政策持续配合,那中国民营经济怎么可能会落得今天这番境况?如果2012年出现“高利贷”风波之后,货币政策能够持续执行“中性略偏宽松”,那中国民营经济怎么可能落得今天这番境况?

钮文新:赞同余永定“双扩张”建议

 

为什么总说民营经济境况?因为民营经济内需经济最为活跃的部分,是中国经济主动性、内生性增长动力。但遗憾,货币政策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误,以至于现在需要更大力度才能挺住经济,但央行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不予市场明确的方向性预期,这实际有违经济学、货币学基本规律,故而让人难以理解。可以负责任地说,股市不欢迎央行这样的态度。

幸亏还有余永定这样的大家,及时给出明确建议,希望有关部门高度关注。我们也多次重申,中国货币政策不应被汇率、房价困扰。因为,汇率问题属于“外部平衡”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加强资本流动管理得以实现;房价问题属于经济结构性问题,完全可以通过税收、行业等结构性政策获得抑制,而绝不能让中国经济的方方面面、所有行业被房价绑架,给房价陪绑。

过去较长一段时间,许多经济学家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绝大多数时间是在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所以未来中国经济不能再靠投资拉动。我反对这样的观点,至少我们必须看到经济发展需要投资、消费、净出口平衡拉动,而绝不可以偏废其一。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样如此,如何没有足够的、对新兴产业的投资拉动,何谈高质量发展?中国经济历来有个通病,就是把什么事情都搞得非常极端。领导说,不能单纯依赖投资和出口,立即就有人站出来说:不要投资,要拉动消费;领导说,不搞大水漫灌,立即就有人站出来说,货币政策应当紧缩。历史已经多次证明,经济管理部门的“极端性偏好”,对中国经济是非常重大的伤害。

钮文新:赞同余永定“双扩张”建议

 

中国是实体经济为本的国家,实体经济的所有技术进步必须依赖投资,而老百姓所有的消费都来自实体经济投资带来的收益,没有实体经济对未来的成功投资,哪会有老百姓消费的升级?哪会有老百姓消费的不断增长?投资、消费、净出口——经济的三驾马车相辅相成,根本不可能分开。尤其是在中国经济还不能依赖全球资本发展的情况下,过度消费一定会导致投资乏力。

我们曾多次引用美国GaveKal研究机构查尔斯·杰弗教授的研究成果告诉有关部门:在一个国家资产负债表衰退时期绝不能“刺激消费”,否则适得其反。就是说,如果在资产负债表衰退时期刺激消费,只能导致资产负债表进一步恶化。中国实际恰恰如此,在企业和政府负债高企之时拼命刺激消费,结果导致居民负债激增;当居民储蓄被严重消耗之后,投资增长、尤其是股权投资增长从何而来?如果股权投资增长乏力,经济增长势必还需要债务增长拉动?

所以,如果央行不及时明确货币相对宽松方向,继续压抑和蚕食中国股权投资能力,那中国经济状况能够好转?我不敢信。所以,我非常赞同余永定先生的主张,实施财政货币“双宽松”,这恐怕已是最后的机会了。

进一步而言,中国央行应刻意扩大抵押品范围,把那些“暂时还款有难度,但企业发展前景良好”的债权纳入抵押品范围,盘活银行和企业资产,使之轻装上阵,通过降低金融成本和减税直接提高企业收益,弱化银行风险,并从根本上“推动稳健货币政策、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和发挥资本市场功能之间形成三角良性循环,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