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中行报告: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爬坡关键期中国可能还需3-5年

18-12-17 08:55    作者:投资独行客    相关股票: 交通银行 中国银行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 “中国经济正处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爬坡过坎的关键期,市场巨变、成本抬升、竞争加剧以及监管从严都对传统发展模式带来巨大冲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发布的《中国经济金融展望报告》显示,2018年是“多事之秋”,预计全年GDP增长6.6%左右,比上年回落0.3个百分点;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形势将更趋复杂,预计2019年中国经济GDP增长6.5%左右,较2018年小幅放缓。

针对中国经济运行中出现的新变化、新问题和新挑战,经济学家的观点难免一致。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部负责人章俊则认为,明年GDP增速会从今年的6.6%放缓至2019年的6.3%。

近期政策面有所回暖,但考虑到国内政策回暖对于经济的提振尚有时滞,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预计明年上半年是中国经济运行比较困难的时刻,6%GDP增速左右的提法更加符合底线思维,既符合当前中国经济下行的现状,也可以为下行中的中国经济腾挪更多的改革空间。

法国巴黎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预测,今年中国GDP增速为6.6%,2019及2020年或进一步放缓至6.2%及6.0%。

这将说明,虽然今年中国经济遭遇诸多挑战,但明年可能将迎来更多困难,而最艰难的时刻可能在2020年。

大调整可能将延续3-5年

2019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赢三大攻坚战和应对外部挑战的关键一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形势将更趋复杂。

“中国经济依然处在‘大调整’关键时期,不同行业、不同地区、实体和金融、传统金融和新金融等之间正在进行大分化、大调整和大融合,并未走上所谓的‘新周期’,这个‘大调整’过程可能还将延续3-5年。”《中国经济金融展望报告》称。

根据上述报告,虽然今年及明年经济增长都出现一定程度放缓,但中国经济并未出“L”型经济走势。

图片1

来自《中国经济金融展望报告》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原因来自于多方面,既有周期性因素,也存在结构性的因素。”陈兴动认为,主要的原因有:2014年以来供给侧改革的副作用逐渐显现、政策强调增长的质量而非速度,以及严监管下金融条件的过快收紧、民营企业投资信心受损、贸易战带来的外部冲击等等。

一旦中美之间就贸易纠纷达成协议,陈兴动认为,政府稳增长政策的规模和强度将比无协议的条件下更小。当贸易摩擦的尘埃落地之时,中国经济的主要下行压力将来自于周期性因素,包括整体存货去化、房地产周期性下行和全球经济下行对出口的不利影响。此外,结构性的经济放缓仍会继续。综合以上各类因素,法巴银行仍然坚持对2019年GDP增速为6.2%的预测。

当前消费、净出口及投资均在地位徘徊。

11月中国宏观经济数据陆续发布。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同比增长8.1%,比10月低0.5个百分点,下滑趋势已经形成;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4%,较上个月回落0.5个百分点,创下全年最低水平,显示工业生产低迷。投资低位徘徊,基建仍未提振。1-11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比1-10月略有提升0.2个百分点。11月出口(以人民币计)同比增长10.2%,前值20%,回落9.8个百分点;进口增长7.8%,前值25.7%,回落17.9%。进出口增速迅速降至个位数,与之前数月中国贸易的高增长相悖。

“预计明年上半年是中国经济运行比较困难的时刻。”沈建光认为,数据表现多数不及预期,预示着短期内中国经济表现难改下行态势,明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处境将比较艰难。

“(明年)对经济增长的拖累主要来自净出口。”章俊表示,消费对GDP的贡献相对平稳,固定资本形成的贡献会在基建补短板和房地产政策适度调整的提振下略有反弹,因此,GDP增速会从今年的6.6%放缓至2019年的6.3%。

银行经营难度加大

经济下滑将引发银行净利润进一步下滑,不良贷款率上升。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金融很有可能会比经济扩张得快,但是这个规律反响也是有用的。”12月1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第三届(2018)新金融高峰论坛上称,如果经济增速放缓,金融风险就有可能会有所暴露。

“预计2019年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总体将保持稳定,全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仍会维持在2%以内的水平。”12月12日,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中国商业银行运行展望》显示,2019年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速相较2018年度可能略有下滑,中性情形下预计全年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6.8%。

按照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预测,2018年国内商业银行整体经营情况稳中向好、好于预期,行业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7.1%,不良贷款率在1.9%以内。

但,2019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贸易争端因素加大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给银行经营带来一定的波动,长期来看银行经营业绩与宏观经济走势呈正相关,但实体经济的增速下滑传导至银行业绩仍然有一定的滞后性。

作为经营风险的机构,银行的经营难度加大的背后,是企业的经营困难。央行行长易纲近日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

“这意味着虽然2019年货币政策的提法仍是稳健,但在执行过程中可能是‘中性偏松’,降准、降息也在政策工具箱当中。”沈建光称,去杠杆接近尾声,货币政策预计将延续稳中有松的态势。在货币政策有效性降低的背景下,积极财政政策重在减税,预计2019年财政赤字率目标会进一步上调至3%,但考虑到11月财政收入下降5.4%,增值税与个税下降较多,说明减税效果已经显现,未来财政空间也相对有限,基建应该更加注重补短板,而非大干快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