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关于“市场先生”,格雷厄姆、巴菲特等投资大家如是说

18-10-09 10:21    作者:Blogbuffett    相关股票:

关于“市场先生”,格雷厄姆、巴菲特等投资大家如是说

原创: 中道巴菲特投资俱乐部 投资之道 

《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格雷厄姆把市场价格的波动形象地比喻成有一位情绪不定但又很执著的“市场先生”,其每天都走到投资者的身边,不管公司经营情况是否稳定,都会按照自己的情绪好坏报出一个高低不定且起伏颇大的价格。格雷厄姆认为:“依我看,市场价格信号给投资者误导的次数不比有用的次数少。从根本上讲,价格波动对真正的投资者只有一个意义:当价格大幅下跌后,提供给投资者买入的机会;当价格大幅上涨后,提供给投资者出售的机会。而其他时候,他如果忘记股票市场而把注意力放在股息收入和公司运作上,将会做得更好。”


格雷厄姆:假设你和市场先生是一对私营企业的搭档,每天,市场先生都从不落空地跑过来给你报个价,按照这个价,他买你的股份,或卖给你股份。你们拥有的这个企业业务很稳定,但是市场先生的情绪却不是很稳定。有时候,他会很兴奋,对未来充满乐观,于是会给企业股份标出很高的价格。有时候,他会信心不足,认为前路蹉跎,于是会标出一个很低的价格。市场先生有个可爱的性格,他不在乎受冷落。如果你不理会他的出价,他明天照样会带着一个新的标价再回来找你。格雷厄姆提醒说,不是市场先生有智慧,而是他的钱袋子作怪。如果市场先生表现出愚蠢的情绪,你可以选择不理会或利用这样的机会。但是如果反过来,你受到他的影响,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格雷厄姆:股票市场应当被看作一个易受情绪困扰的商业合伙人。这一合伙人市场先生,每天都露面,向你提供一个他想要的购买你所持企业的股份的价格,或者把他的股份卖给你。无论他出的价格多么不切实际,还是你的拒绝多么频繁,市场先生第二天会带着一个新的价位回来,之后的日子也是如此。巴菲特说,这则故事的寓意在于:市场先生是你的仆人,不是你的向导。


另外一个本杰明——格拉汉姆,不是富兰克林——也对查理的投资理念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格拉汉姆的《聪明的投资者》中最具生命力的观念之一是“市场先生”。在一般情况下,市场先生是一个脾气温和、头脑理智的家伙,但有时候他也会收到非理性的恐惧或贪婪的驱使。格拉汉姆提醒投资者,对于股票的价值,要亲自去作出客观的判断,不能依赖金融市场常见的躁狂抑郁的行为。同样地,查理认为,即使是那些最有能力、最有干劲的人,他们的决定也并不总是基于理性作出的。正因为如此,他把人类作出错误判断的某些心理因素当做能用于判断投资机会的最重要的思维模型。(《穷查理宝典:查理•芒格智慧箴言录》)


在网络流传的《巴菲特的23个秘诀答案》中,其中巴菲特对第3个问题“在风云变幻的股市上,你如何看待市场和投资者的关系”是这样回答的:“我们要做市场先生的主人,而不是做他的奴隶。当我们投资股票时,我们实际上是投资股票所代表的企业。凯恩斯说,不要试图去弄清楚市场在做什么。我们需要弄清楚的是企业。由于某些原因,人们热衷于寻找价格变动中的线索,而不是价值。在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买股行为莫过于看到股价上升就按捺不住而出手。”


《投资伟大的企业解读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当你把买入股票凭证仅仅当做“股票”时,它只是一个象征性符号,当其价格上下波动时,就很容易把它看成赌博的筹码,忍不住地使自己的心潮随着股价的波动而起伏,从而像旅鼠那样在不知不觉中便产生了从众行为,追涨杀跌便成为家常便饭。这一点即使早期的巴菲特都不能免俗,正如巴菲特1970717日给格雷厄姆的信中所说:“在此之前,我一直是靠腺体而不是靠大脑进行投资。”(摘自巴菲特1970年给格雷厄姆的信)《投资伟大的企业解读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巴菲特把依据股票价格波动进行的投资决策说成是“靠腺体而不是靠大脑”的投资,这个说法及其形象、准确,并富有哲理和幽默感。股价的波动引起你的情绪波动,情绪的起伏引起肾上腺体和甲状腺体的兴奋,腺体的兴奋又会引起激素的分泌,激素的分泌又会刺激情绪的更大起伏┅┅自我加强效应的恶性循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作出正确的投资决策呢?


“我们并不在乎市场是否会尽快调高这些被低估的股价。事实上,我们宁愿市场不要这样做,因为通常会有新的资金不断流入,从而使我们在大部分的年份里都是以一个股票净买者的身份出现。持续地以较便宜的价格买入,比趁短期价格上扬至较高价位时将股票脱手,最终将会为我们赚取更高的回报。”(1978年致股东信)


“我的老师格雷厄姆40年前曾讲过一个故事说明为何投资人会追逐股票价格的变化:一个老石油开发商蒙上帝宠召,在天堂的门口遇到了上帝耶稣,耶稣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有资格进入天堂,但坏消息却是天堂里已没有位置可以容纳额外的石油开发商了。老石油开发商想了一下,跟耶稣说只要让他跟现有住户讲一句话就好,耶稣觉得没什么大碍就答应了。只见老石油开发商对内大喊:地狱里发现石油了,不一会儿,只见天堂的门打开,所有的石油开发商争先恐后地往地狱奔去。耶稣大开眼界地对老开发商说:厉害!厉害!现在你可以进天堂了,但只见老开发商顿了一下后,说道:!我还是跟他们一起去地狱比较妥当,传言有可能是真的。”(巴菲特1985年致股东信)《投资伟大的企业解读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摘录格雷厄姆讲的石油开发商的故事,实际是在讽刺那些毫无主见,一窝蜂似地受情绪主导,别人卖出他抢出,别人买进他抢进的盲目跟风似的“旅鼠式”投资人。


“本杰明·格雷厄姆,我的朋友和老师,很久以前有一段关于市场价格波动的谈话,如果你想在投资上取得成功,我相信这将是对你最有帮助的一席话。他说投资者可以试着将股票市场的波动当作是你身边一位和蔼可亲的人,他的名字叫市场先生。他还是你的生意合伙人,每天从不缺席地出现在你的身边,不时会报出一个价格:要么是想买下你手中的生意权益,要么是想把他自己的权益卖给你。”“即使他们所共同拥有的生意具有稳定的经济特质,市场先生每天还是会固定地给出不同的报价。遗憾的是,这个可怜的家伙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当他高兴时,往往只会看到影响生意的那些好的因素。每当此时,他就会给出一个很高的报价,因为他害怕你会把他手中的权益买走而剥夺他即将到手的收入。当他沮丧时,在他的眼里──无论是生意还是整个世界──就会变得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这时他就会给出一个非常低的报价,因为他害怕你会把手中的权益出售给他。”“市场先生还有一个很可爱的特点:他不在乎被人冷落。如果今天他提出的报价不被接受,第二天他会重新上门给出一个新的报价。是否与市场先生进行交易,选择权完全在你手中。基于此,我们可以说他的行为举止越是焦躁不安,对你就越是有利。”(1987年致股东信)


1987年巴菲特致股东信中,巴菲特曾经意味深长地指出:“但是,就像灰姑娘参加化装舞会一样,你一定要注意事先的警告,否则一切将会变回南瓜与老鼠:市场先生只是你的侍从,绝不是你的引路人。你要利用的是他口袋里的皮夹子,而不是他的脑瓜子。你可以选择利用他或者不理他,但千万不要被他愚蠢的想法所吸引,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事实上,如果你不能比市场先生更了解所持生意的价值,你最好不要跟他玩这样的游戏。这就像打牌,如果你没有办法在30分钟内看出谁是傻瓜,那么那个傻瓜就是你自己!”1987年致股东信)

“这当然是股市秘笈存在的价值,但就我个人的看法,投资成功不是靠晦涩难解的公式、计算机运算或是股票行情板上价格的上下跳动。相反,投资人要能成功,唯有凭借着优异的商业判断同时避免自己的想法、行为,受到容易煽动人心的市场情绪所影响。以我个人的经验,要想免除市场的诱惑,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格雷厄姆有关市场先生的比喻铭记在心。”(1987年致股东信)


“以长期投资作为终生目标的投资人对于股市波动也应该采取同样的态度,千万不要因为股市涨就欣喜若狂,股市跌就如丧考批,奇怪的是他们对于食物的价格就一点都不会搞错,很清楚知道自己每天一定会买食物,当食物价格下跌时,他们可高兴的很(要烦恼的应该是卖食物的人)。同样的原则也适用在伯克希尔的投资之上,我们会年复一年买下企业或是企业的一部分也就是股票,也因此企业的价格下跌对我们会更有利,反之则可能会对我们不利。”(摘自巴菲特1990年致股东信)


“股价不振最主要的原因是悲观的情绪,有时是全面性的,有时则仅限于部分产业或是公司,我们很期望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做生意,不是因为我们天生喜欢悲观,而是如此可以用便宜的价格买进更多好的公司,乐观是理性投资人最大的敌人。当然以上所述并不代表不受欢迎的股票或企业就是好的投资标的,反而操作有可能与从众心理一样的愚蠢,真正重要的是独立思考而不是投票表决,不幸的是BertrandRussell 对于人性的观察同样地也适用于股票投资之上:大多数的人宁死也不愿去思考”(摘自巴菲特1990年致股东信)


“事实上,真正的投资人喜欢波动都还来不及,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的第八章便有所解释,他引用了市场先生理论,市场先生每天都会出现在你面前,只要你愿意都可以从他那里买进或卖出你的投资,只要他老兄越沮丧,投资人拥有的机会也就越多,这是由于只要市场波动的幅度越大,一些超低的价格就更有机会出现在一些好公司身上,很难想象这种低价的优惠会被投资人视为对其有害,对于投资人来说,你完全可以无视于他的存在或是好好地利用这种愚蠢的行为。”(巴菲特1993年致股东信)


2013年巴菲特《关于投资的一些思考》:“我做这两笔小投资时,我所思考的只是这些资产未来会生产出什么,却一点也不关心它们每天的市场价格是多少。赢得比赛的人是那些专注于赛场的人才能赢得比赛,而不是那些眼睛紧紧盯住记分牌的人。如果你能在周六周日享受生活根本不看股价,那就在周一到周五工作日也努力专心工作不看股价吧。”“自己构思形成宏观观点,或是聆听别人的宏观预测或者市场预测,都是浪费时间。事实上这还是很危险的,因为这可能模糊你的视野,反而让你看不清真正重要的事实。”“我购买内布拉斯加的农场是在1986年,购买紧邻纽约大学的商业地产是在1993年。我做这两笔投资时,宏观经济、利率或是股票市场走势下一年(19871994年)将会如何,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重要意义。我根本记不得当时的头条新闻是什么,或是权威人士说什么。不管那些专家权威怎么叽叽咕咕,内布拉斯加州的玉米都会一直生长,学生们也会成群奔向纽约大学。”“我这两笔实业资产小投资,和股票投资相比,有一个重要区别。你持有股票时,股市会每一分钟都会提供最新价格,而我买的农场和纽约大学旁边的商业地产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不断更新的市场报价。”“投资者持有股票的市场波动幅度很宽,这本来应该是股票投资者的一个巨大的优势——对于一些投资者来说确实如此。毕竟,如果一个情绪多变喜怒无常的朋友,他有一个农场,就挨在我的农场旁边,每天都冲我高喊报价,他愿意按照这个报价购买我的农场,或者出售他的农场给我——他的报价短短的时间内就会大幅变化,这完全取决于他的精神状态好坏——除了充分利用他这种不稳定的行为来获利,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如果他某天喊出报价低得简直可笑,正好我手上有些闲钱,我就会低价买下他的农场。如果他喊出的报价高得简直荒谬,我可以把我的农场卖给他,或是根本不理他,继续种好我的农场。”“然而,股票持有人往往容易受到相同股票的其他持有人反复无常而且往往很不理性的行为的影响,自己的行为也很不理性了。因为市场中喋喋不休的噪音太多了,那些专家权威大谈宏观经济、市场利率、股票价格等等,一些投资者认为聆听这些专家权威人士的意见非常重要——更糟糕的是,他们还认为根据这些专家权威的评论进行投资非常重要。”“如果拥有的是农场或者住宅,持有人能够安安静静地坐着,持有这些资产几十年都不动,但是同样是这些人,面对股价每分每秒连续不断变化,评论员又在一个劲儿高谈阔论未来会如何如何,像在暗示“不要只是傻傻坐着不动,做些什么吧。”他们往往就会变得狂热起来。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流动性本来应该是他们拥有的一项绝对优势,却变成了一个诅咒。”“一次“闪电性崩盘”或是其它极端性的市场波动对股票投资者造成的伤害,并不会大过比一个行为古怪不稳定而且大嘴跑火车乱说话的邻居对我的农场投资的伤害。事实上,市场猛跌反而能够帮助真正的投资者,因为价格跌到远远低于价值水平,而他手里有钱可用,正好可以趁机低价买入。做投资时恐惧气氛是你的朋友;一片欢乐的世界却是你的敌人。”“在2008年后期发生了极其严重的金融恐慌,在此期间,我却从来没有想过一次要卖出我的农场或者我在纽约的商业地产,即使是我清楚地知道,未来明显会形成一场严重的经济衰退。如果我100%拥有一个稳健的企业,具有良好的长期发展前景对我来说,即使只是在脑子里想想抛掉它都是非常愚蠢的。那么既然我持有股票就是参与投资拥有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的一小部分股权,为什么我要卖出我的这些股票呢?确实,所有股票投资人中可能都会有结果非常失望,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他们一定能投资做得很好赚得很好。难道有人真的会相信,地球会吞没美国惊人的生产性资产和无限的个人创造性?”


塞斯·卡拉曼《安全边际》:“那些能够预测未来的投资者,应该在市场即将启动时满仓,甚至是借钱买入,而在市场即将下跌时及时撤出。不幸的是,这些声称能够预测市场走向的投资者,常常显得口气大于力气(迄今为止,拥有预测能力的人我一个也没见过)。我们自认为无法预测证券价格的走势,我们接受劝告,从事价值投资,这是一种在所有投资环境下都是安全和成功的投资策略。”


约翰·邓普顿《约翰·邓普顿先生的金砖》:“在买股票的时候要切记:要投资于真正的价值。不要受市场走势或者经济前景的影响。一个聪明的投资者明白,股市事实上是一个关于股票的市场。虽然某一只股票有可能由于强劲牛市的出现而在短时间内被拉高,但最终,实际上是这一只股票决定了股市,而不是股市决定了这只股票。如果投资者只关注于市场走势或者是经济前景,他们可能是没有意识到个别股票能够在熊市的情况下上涨而在牛市的情况下下跌的含义。”


李录:理解市场是什么。股票一方面是部分所有权,另一方面它确确实实也是一个可以交换的证券,可以随时买卖。这个市场里永远都有人在叫价。那么怎么来理解这个现象呢?在价值投资人看来,市场的存在只是为了你来服务的。能够给你提供机会,让你去购买所有权,也会给你个机会,在你很多年之后需要钱的时候,能够把它出让,变成现金。所以市场的存在是为你而服务的。这个市场从来都不能告诉你,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它告诉你的只是价格是什么,你不能把市场当作你的一个老师。你只能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观念。但这个观念又和几乎95%以上市场参与者的理解正好相反。

 

其他: 

1934年版的《证券分析》中,格雷厄姆首次提出了“投票机”概念:“被我们称作分析要素的,它们对市场价格的影响是部分的和间接的。说它是部分的,是因为纯投机因素也经常从相反的方向影响市场价格;说它是间接的,是因为它要通过人们的感觉和决定才能产生作用。也就是说,市场不是一台根据证券的内在品质而精确地、客观地记录其价值的计量器,而是汇集无数人部分出于理性、部分出于感性选择的投票机。”


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格雷厄姆提到了“称重器”问题:“让我们再一次指出,投资成功与否应该用长期的收益或长期市场价格的增长来衡量,而非短时间内赚取的差价。成功的最好证明在于,股票价格在一个普通市场水平上,在连续的平衡点之间,所表现出的上升状态。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合理的价格行为将与平均收益、红利和负债表状况很好地改进相伴随。”


巴菲特1969年致合伙人信,多次提到一个基本理念:“格雷厄姆说过:短期看,股票市场是投票机;长期看,股票市场是称重器。我一直认为,由基本原理决定的重量容易测出;由心理因素决定的投票很难评估。”


“追随格雷厄姆的教诲,查理和我是以企业的经营成果,而不是它们每天甚至是每年的股价变化来判断投资是否成功。市场或许会暂时忽略一家经营成功的企业,但这些企业终将会获得市场的肯定。就像格雷厄姆所说的:短期看,股票市场是一个投票机;长期看,它是一个称重器。一家成功的企业是否能很快地被认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企业的内在价值能否以令人满意的速度增长。事实上,迟到的市场认可有时是个优势,它能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以便宜的价格买进它的股份。”(1987年致股东信)


“短期股市的预测是毒药,应该把它摆在最安全的地方,远离那些在股市中的行为像小孩般幼稚的投资人。”(1992年致股东信)


巴菲特1999年太阳谷的演讲:短期来看,股票市场是投票机,但长期看来它更像是称重机。最终,称重机会胜出,但短期内会是由投票的筹码左右。不过,其投票机制却非常不民主。不幸的是,正如你们所知,它并没有对投票资格进行认证。


巴菲特:只要给予充分的时间,一个公司的股价终将反映其本身的实际价值。但巴菲特同时指出,这种从公司盈利到股价之间的传递过程并非“匀速”,且“不可预知”。尽管盈利与股价之间,长期而言越来越强,但并非总是完全一致。“尽管长期而言,企业价值与市场股价之间趋于一致,但在特定的时间段,这种对应关系依然会扭曲。”


格雷厄姆:市场就像一只钟摆,永远在短命的乐观(它使得股票过于昂贵)和不合理的悲观(它使得股票过于廉价)之间摆动。聪明的投资者则是现实主义者,他们想乐观主义者卖出股票,并从悲观主义者手中买进股票。


巴菲特说,股市一大群傻瓜成天给市场定价,这胜算太大了。投资需要钝感智慧,这些噪音都带来机会。


(博客编辑:大地华盛)

 

 

 中道巴菲特俱乐部郑重声明:专栏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您发现本专栏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我们会删除该文章。转载本专栏文章、图片,请注明出处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