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转载]中美谁先暴发金融危机?(6)

18-10-06 15:25    作者:职业初段    相关股票:
中美谁先暴发金融危机?(6)


七、消费升级的大前提是企业利润率提高

安:因为这是美国攻击的核心目标,突破口。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中国投资、消费、消费升级等一系列问题,都以企业利润为基础,这个基础不牢靠,投资只可能下降,企业的技术升级也只能原地踏步;消费只可能降维,消费升级就不可能实现;相应地,中国传统制造业向2025中国制造转型也会变得相对缓慢。因为这个转型的基础就是要有相当雄厚的经济实力,即总体上企业比较有钱才行。

M:这一切的核心是企业利润,您的这个判断太对了。按照您这样判断,您是否会觉得中国政府在处理企业、百姓、政府收入中,开始偏向于降低政府收入,提高企业留成和职工收入转向呢?

安:至于是否完全向这个方面转向,现在还不清楚,但至少未来三年内,中国企业在税费方面的负担会有减轻,让更多企业活下来会成为中央政府决策的出发点,这个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M:那么中央政府减税费的基础怎么样?会不会减着减着,政府钱不够了,于是政策再度转向,会不会出现这么个情况。

安:中央政府减税降费的基础是不错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保收入等方面,中国的基础实力还是很雄厚的。还有,不清楚中国是否还有预算外收入,这方面的数据到2010年以后没有公布,另外每年还有4000多亿的彩票收入,即使不算后两项,前四项收入之和,都是高于美国政府的。因此中央政府降税费的基础是很不错的。

我个人认为,现在我们不看别的,关键看中国政府对中美贸易战是怎么认识的。我从近期中央政府公布降企业成本、降费用、降低税费,还有社保不增加企业负担等表态来看,中央政府已经认清了美国在这轮金融战、经济战、贸易战中的手法,他们短期和中期的主攻方向、突破口选择,美国政府的目的和手段,以及美国政府引爆中国债务危机的企图,他们攻击中国企业成本、成本转嫁能力和利润形成的手段等等,从这些来看,中央政府是很清醒的。中央政府近期的应对手法,非常具有针对性。这表明中央政府在应对美国金融攻击、经济攻击,应对贸易战方面思路非常清楚,应对很好。我投票给美国股市,认为美股会先于中国债务问题倒下去,就是很看好近期中国政府的应对思路。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更寄希望于中国深入的机构改革。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改革,往往都是形势不好给倒逼出来的。现在中美贸易战,政府、还有社会的某些方面,都在希望给企业加税、加社保等等,提高政府对整个社会资源的掌控能力,我个人对这个思路是持否定态度的。不是不要增加政府对社会资源的掌控,而是要在政府、企业和民众之间寻求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平衡。这种平衡如果不能找到的话,对中国经济短期、中长期都是有伤害的,它是不利于中华民族发展的。在增加企业负担方面没有出路的前提下,政府最终会走向自身的改革,走向事业单位改革,行政改革,从而从总体上降低中国企业宏观税负的负担,这个才是应对美国挑战的最为有效的路径。

M:这些年来,您一直在谈降税减费,谈过许多次了。请问您为什么要谈?不担心有些力量会反对吗?

安:我觉得这个问题于中国社会非常重要,可持续的税费政策,中国现在正处于消费升级的初级阶段,刚开始不太久,消费升级的大前提不是政府有很多钱,而老百姓没钱消费,如果这条路能够走通的话,就不叫消费升级,而叫做政府消费升级。消费升级一定是政府有钱,但不是太多,而老百姓有钱且愿意消费;而老百姓有钱的大前提是什么?是企业有利润。如果企业没有利润,老百姓手中就不会有钱,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没有哪家企业能够不挣钱然后把钱都发给企业员工,甚至亏损了还给员工加工资,如果有这种企业,它一定不可能长久经营下去。企业挣钱多了,自然愿意随着社会发展给员工加工资,这是一个基本的道理。如果我们一方面想要消费升级,一方面想要企业没有多少利润而老百姓手中钱很多,那一定是空想。所以可持续的税费政策对中国的重要性,在中国向发达国家转型的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一定要多多强调这一政策平衡的重要性,没有这个平衡,就很难有中国发达的未来。

而根据我个人的研究,中国企业的税负在38%左右,即国家每年的财政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保收入这4块占全国GDP的比例,2017年达到37.69%,我说了,我们不清楚政府是否还有预算外收入,因此这个不算;还有一项是4000多亿的彩票销售收入,加上这个,就达到38.21%。这个比例不低。另外还有一个数据很能说明问题,即这些的增量占GDP增量的比例,2017年四项收入增量占比已经达到54.30%,这也是一个非常高的数据。为什么这么讲呢?吃财政饭的人大致在6000万到7000万之间,他们占总人口比例大约在5%,如果考虑领取养老金人数15598万,总计为2.16亿到2.26亿之间,占总人口比例为15.4%16.14%;但这么个比例的人口,却消耗掉了当年54.30%GDP增量,然后剩下的84.6%83.86%的人口,却只能消耗45.70%GDP增量,然后我们在这么个数据结构的基础上要求社会消费升级,这在我看来,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想法好,做法蠢,最后就是缘木求鱼,不可能的结果。怎么可能升级,那么巨大的人口没有增量来源,怎么升级?

所以我不担心有反对力量,因为我说到根子上了。任何思维都有它合理的地方和不合理的地方,一个思路要对,当我们顺着那个思路推导下去,一定不能推导出个荒唐的结果;如果推导出个荒唐的结果,那么那个思路一定有问题。百分之十五六的人占有全国每年GDP54.3%的增量,其他百分之八十四五的人只能占有45.7%的增量,在此情况下还要求消费升级,这还不荒唐吗?

M:那您认为多大的比例才合适呢?

安:我个人认为,吃财政饭的人每年占GDP增量的比例,不宜超过30%,最好跟他们自身的人口规模占比差不多。超过30%就很难说合理,因为我们追求的目标是消费升级,是中国要朝向富裕社会转型,既然如此,那么钱一定要在老百姓手中。在现有的财富分配格局中,存量是既成事实,我们可以不做太多的要求,但增量这一块,吃财政饭的人所占有的比例应该低于30%,把70%以上的增量实惠留给全社会,以此来实现消费升级,才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否则,中国社会未来的发展速度,一定不快。政府占有的比例越大,社会的发展速度一定会越慢。这个道理很简单。老百姓手中越有钱,才越敢消费。就是这个道理。(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