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巴菲特2018股东大会实录1(5万字版)

18-05-07 08:17    作者:Blogbuffett    相关股票: 太平洋 星期六

本文源自:新浪美股

 

巴菲特2018股东大会实录(5万字版)

时间:201855 

 

新浪美股  北京时间6日晨讯  伯克希尔2018年股东大会稍早在巴菲特的故乡、内布拉斯加州奥哈马刚刚结束,本文为巴菲特、伯克希尔副主席芒格回答股东提问的实录。

 

巴菲特:各位早上好!我是沃伦,他是查理(芒格),查理做的事情都比我做得成功,但是我要做撕糖盒这件事很难。也许你慢慢嚼、慢慢吃,再咀嚼一下就好了,麻烦你帮我打开。

正式表决会议在下午进行,我先会公布我们公司的一些财务,查理跟我在这里先介绍公司其他的12位董事,在我宣布他们名字的时候他们会站起来,我一个一个读,等到全部宣布完之后你们再鼓掌。我们依照首字母从AZ的次序念。

介绍完12位董事。巴菲特:这是现在董事会的成员,

巴菲特:今天早上我们已公布了我们的资产损益表,谢谢大家把这一份文件放在我们的展示板上。你可以看到我们现在的财务报告如何。我曾经跟大家讲过年度报告,一开始我们就提出来了,今年我们提供了股票方面,不管你卖了你的股票没有,一个市场到另一个市场之间的现状,当然也许有的时候我们说这里少了10亿,但股票的组合基本上就是如此。经济的一般情况在此是有体现的。我们会记录所有的事项,在这里可能有十几亿,在那儿可能有十几亿,每个季度都有浮动。我们现在展示的,也是星期六正式公布出来的10Q表格里会显示的我们官方的解释。

巴菲特:如果您看到了电视屏幕打出来的内容,今天下午3点半可能会再公布一次,你会完完全全了解,快速知道我们的财务状况,当然所有出来的数字并不是完完全全展示我们企业或是企业实际的状况,而是我们现在的运营业绩。这一次的结果当然还是差强人意的,特别是在股票方面,还有其它营收上面的表现,也都在这里进行了解释。

巴菲特:至于保险的情况,公司今年的利润不错,去年并不是很好。这是我们大部分的业务,但10Q表格--你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的--上面,可以看到铁路公司在其中的贡献也有增加,我们现在还能附加一个实际的结果:由于有了税法的改变,原来税率是35%,现在只要21%的比例,也对我们有极大的帮助。所得税上面的改变对我们的企业是有帮助的。这就是我们2018年第一季度的业绩结果。

巴菲特:今天的提问,有一些分析师,在我的左边,新闻记者在我的右边,他们都会提出一些问题,两边会轮流提问。

巴菲特:现在的问题是,以后的6个钟头,我们完完全全可以了解,也就是现在已发生的一些重要事项,当然我们不知道他们会问出什么样的问题,当然我们会讲一些气候或者是否有通货膨胀这一类的问题,还有我们现在受到的威胁,我们的竞争者,我们的业务在运营过程中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状况等问题。当然我不会轻易透露我们要买什么,但很多问题我们都可以帮助大家解答。有时候这些问题可能让我们有点糊涂,我想先花几分钟时间先给大家讲一下今天我们为什么在这儿的背景,就是你们该怎么样去思考投资,而不是老是去预测现在我们正在经历什么,而是要从长期去看。

巴菲特:我先讲一下个人的一些历史。我这里有一份《纽约时报》,1942312号那天的报纸,可能会比较难读,我现在眼睛花了。但是回到那个时期,它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当时是我们已参加二战的三个月之后,我们那时节节败退,而当时报纸的头条一直都是很多坏消息,太平洋战场有很多坏消息,我选出了当时的两个主题,在311号之前的主题举个例子。

巴菲特:你看到这几天这些报纸的头条,美国当时在太平洋战场的情况非常糟,可能就在那之后的两个月后,菲律宾沦落了,坏消息不断从战场传来。38号、39号的报纸,大家应该都能看到它的意思是什么。这些报纸的头条其实能很清晰地体现当时的悲观情绪。希望大家都能清楚地看到这些头条,知道我要给大家传达什么信息。

巴菲特:1942310号的时候,新闻也是非常的差,美军已败退到了澳大利亚,那个时候的股市也已清楚地反映了战争的情况。当时他们有一只股票,是一只优先股,它本来是84美金的价格出来,但在1月初已降到了55美金,而在3月已经降到了40美金。所以,在这些头条影响的情况下,我那个时候12岁是怎么想的呢?我就跟我爸说,我可能想做出一些行动,能不能买三股这样的股票,第二天买这个优先股。那就是我所有可以进行投资的资本,就是买三股这个股票。

巴菲特:第二天早上我爸爸告诉我,他就帮我买了三股股票。我们看看后来发生了什么。第二天311号情况仍然不好,道琼斯指数直接跌破了100点,降了2.28点,是一个很大的下跌,我当时在上学,我就想要怎么办啊。左边的图可以看到《纽约时报》,它把道琼斯指数放在所有的这些平均指数的下面。

巴菲特:第二天后来发生了什么?这只股票我爸爸当时在早上就买了,买了三股,38.25美元1股帮我买的,而那天结束的时候已经降到37美元,是它的低点,这个当然不能反映之后我炒股的水平,但当时那只股票的情况就是那样。后来纽约市交易所变成了美国交易所,尽管当时战争的情况非常让人悲观。

巴菲特:我们再看看后来发生了什么,当时38美金买了这只股票之后,这个公司Cities后来竟然涨到超过200美金,但这个故事整个过程并不让人开心。为什么呢?因为我19427月就把这三只股票给卖了,根本没等到它大涨的时候,40美金就卖了。我当时总共赚了5.25元。

巴菲特:通过这一点我想说什么呢?我们可以把这个故事抛在脑后,但我想告诉大家什么呢?就是想一下你自己,如果回到19423月的那个时候,情况很糟,欧洲情况也非常糟,太平洋战场也一团糟,但美国所有人都知道,都坚信最后美国还是会赢得战争。

巴菲特:我们也知道,那个时候美国的资本主义系统从1776年建国开始就良好运转,在那个时候你如果投资了一万美金,把这个钱投在了股市上,比如说你买了标普500指数,你试想一下,你的这一万美金现在会值多少钱。

巴菲特:你当时只要有这样一个前提想法:我不管什么就买标普指数基金。比如你买一个农场,你当然会去看这个农场的产出决定你的收益应该是多少,是不是做了一个非常聪明的投资,或者是看买一个小公寓的产出。你当时如果把这一万美金投入股市,把它投到美国企业的一小部分当中,然后坚持一段时间,不要听别人跟你说的建议,你试想一下你现在应该会有多少钱?先认真地去想一下这个问题。

巴菲特:你想到这个数字应该是多少呢?是5100万美金!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就静静等着那1万美金会转换成5100万,不需要每天看这只股票的涨跌情况,去分析怎么样,只需要把钱投在里面等到现在,就是这样。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美国有信心就行了,美国会逆转当时那个困境。如果美国国家好的话,它的企业、商业也会很好。你不需要去挑选哪个股票会跑赢,哪个企业会赢,你只需要做一个这样的投资决定,那不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特殊时期,你可以选任何一个历史上这样的困境时期,甚至还可以收益更多。

巴菲特:今天当你听我们问答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这一点,以上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美国的企业在未来会怎么样,你的人生会怎么样。

巴菲特:我想做另外一则评论,因为这会很有意思,假设你把那一万美金,你听了很多小道消息,你不断聆听这些消息,把这一万美金拿来买黄金,当时你可能能买300盎司黄金,而其他的企业可能进行更多产业投资,而你每年不间断投资黄金,一直有300盎司的黄金,慢慢还是那个样子,你可以比如把它做珠宝、镶钻石,你可以做,但它没有任何的产出,它不是一个投资,永远不会产出任何实物。那你今天会有什么呢?你到今天仍然还只是有300盎司黄金,跟1942年时一模一样。而现在300盎司的黄金大概只值4万美金左右。

巴菲特:所以,我希望资产是能够有产出的,能够不断地进行再投资,不断地让我进行更多投资。这样去做的话,你现在的净值会是这些非产出性资本的一万倍以上,只要你相信美国的市场。你如果不断受到其他人的影响,老是听这些悲观消息,就会影响到你的投资。现在美国的经济一直都有很大的顺风,作为投资者,你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除非你买了一个相当错误的股票,你永远都不会失败的,因为你一直持续地投资美国的经济,这种好处是无与伦比的,而你不是买那些完全没有产出的东西,这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或者是你会花很多钱雇那些投资顾问,也是不会让你真正拿到收益。

巴菲特:我们有一个理念,你其实在买股票这方面只需要坚持一个简单的理念,这个简单的理念其实可以让你做得比其他任何一个理念都要好,其实比你付这些投资顾问一大笔钱或是聆听小道消息都有用,你真正可以去打败这些人,而还不用去知道太多比如像会计、股市这些专业知识,也不需要去了解所谓的专有名词,或者也不用关注美联储要怎么做,你只需要对美国经济有信心。在你一生的投资行为当中,你只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宗旨,就是你长期地去坚持,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

 

巴菲特:让我们带着这样一个乐观的心态进入今天的问答环节。

 

1CARO LOOMIS:早上好,第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选跟伯克希尔相关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是很及时很恰当的。来自俄勒冈州的一位朋友问,巴菲特先生你之前提到你的工作有两个部分,第一个是监管经理人,然后是配置资金,现在AbelJain他们都在做管理,你是做资本配置,是不是你现在已经半退休,如果不是半退休状态,能给大家讲讲到底你现在处于什么状态吗?

巴菲特:我已经半退休几十年了,我的回答就是其实很难去分解我们到底分享了资本配置的多少部分,我们的工作又被分成多少部分,很难去讲。JainAbel在投资方面都做得非常出色,WeschlerCombs当然也有很大贡献,他们每个人大概都管理12001300亿美金的资产。我们现在的股本也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长期的债券也是如此。另外还有一些现金,以及一些短期债券,也是我们在做的。他们现在经营得都非常好,当然我自己本身还是负一部分责任,就是我们刚刚讲的3000亿其它资金由我来负责。

巴菲特:我想查理来做一个评判,可能这中间其实改变不大,当然我们现在又加入了JainAbel,他们也是非常有精力,而且是充满智慧的,每天可带入更多的心血智慧。但我们公司的文化以及管理是没有太大变化的,他们做了超级好的工作,表现良好。WeschlerCombs,刚才已经讲了1300亿、1200亿,他们经营得非常理想。同时所有的经理们对伯克希尔还做了很多其它的工作,一件一件不断地在发生,我们现在也常常可以看到,有的时候我会想到一些新的点子,事实上半退休,跟我现在是不是真的最具活力差不了多少。查理你呢?

芒格:我想很长一段时间,大部分我就坐在那儿读书,有的时候沃伦就是读读书、打打电话,他做不了多少事的,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但是伯克希尔的秘密武器就是沃伦在做一件事,其实他心里还想着别的一件事,就是这样。我现在希望能天天坐在我们的床上休息就好了。

2、提问者:现在讲讲飞机公司,包括精密铸件公司,现在我看这些工作上面你做的抉择,好象以前比现在好。还有一些颠覆性的技术。所以,现在如果要做决策,能给我讲讲这些航空以及太空方面的打算吗?在伯克希尔公司已经并购的公司中,在以后那些方面如何可以做得更好?如果两年之后你购买了这些公司,对于天空行业在长期上你有些什么样的打算?

巴菲特:无论长期以及短期的愿景,说老实话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业务,你讲到飞机,我们还有其它一些公司,但我现在觉得飞机制造还是非常理想的,而且是互相依赖的。它的质量,原配件以及所有的零件都是能相辅相成的。大概有7500万至1亿的利润都在里面。非常可靠的质量,对于精密铸件的质量以及送货的时间,我们已经有相应的合同,非常非常好的。在飞机开始进行生产之前,这个交付的时间已排期好了。我去年听到一些实际情况,关于部件销售还有其他生产商到我们公司来订购的一些情况,我们已经有五到六年内的一些合同。所以也许我们的公司会补充做一些其他公司没有办法做的事情。

巴菲特:我知道在航空制造飞机及精密铸件的这些业务里,是非常好的,你会看到大概一年有四亿的并购数字,而且这些是有形资产,但有些东西是不能扣税的,还有所有的一些计算。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我们也随时在监管。伯克希尔已在并购上面花了非常多的资金。刚刚讲了四亿,这并不是我们所谓的经济上的花费,这句话我不会再多争辩。这是我的观点。

巴菲特:麦嘉尼在经营这个公司,做得非常让我满意,他不仅是一个非常好的经理,这一点毫无疑问,他同时对我们也非常有帮助,而且他非常热爱他的工作,没有人能击败他的工作方式及其结果,不管是在运营还是在管理上面,他真的是替伯克希尔尽了极大的力。所以,这个公司就并购来讲也是非常好的,而且有一个长尾的产品以及好的收益。查理,你的想法呢?

芒格: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子的,明天会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很好的答案。他每次讲话是字字珠玑,几个字就能讲出要点。我们现在回到第一区,让我们的股东发问。

3、提问者:我来自中国无锡,我今天已经是12年得到了你们的教诲,所以我希望我以后的12年还能继续对您的公司表示敬意,得到更好的建树。非常尖锐的一个问题,两国代表现在在讨论贸易,我们现在不讲贸易战,你有没有觉得有任何所谓双赢的结果,或者你觉得这个战争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我们必须要回到1994年原有的章法来进行?

巴菲特:今年8月的时候,我那时就88岁了,又是8月。我们知道8是中国人讲的最幸运的数字,所以88岁、8月,我想8月的时候我们要并购某一个公司是最好的时机,对不对?是黄道吉日。美国以及中国将是全世界最大超级大国以及超级经济体系,而且这个现象会持续长存。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及利益,而且两国是庞大经济体系,大家也都非常关注这两个国家。这是一个双赢的局势,在全世界贸易中,中国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世界公民的角色也同样包含在内。

巴菲特:毫无疑问,这两个国家,还有我们的国家两党:共和党、民主党,我发觉有一些不平衡的现象,当然特别是在贸易上,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状况。两国之间当然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因为这两个国家实在太大了,而且太明显其中的利益也非常庞大,在前进的时候肯定会有这种情况。两个最聪明、最具智慧的国家,绝对不会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当然有时这些小事也会发生。不管怎么说,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的现象。

巴菲特:1970年美国的出口以及进口,大概都占5% GDP的比例,进口、出口都这样。现在呢?人们觉得我们好象出口数量很大,但现在的出口跟我们GDP占的比例已非常微不足道,进口是14%。大约是这个数字。当然我不希望进口、出口的缺口差距有这么大,但仔细想这并不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事情。如果另外一个国家给了你很多货品,带给了你这些数字,这中间的平衡也许是会有更多物资或者是更多贸易赤字,在一段时间内,我们刚刚讲的缺口和差距都不希望太大。今天因为这件事在全世界吸引的注意力也许会非常非常大。美国在贸易上做得很好,中国也是如此。而且全世界很多国家在贸易上做的非常理想,而且让人满意,这就是所谓双赢或是共赢的结果。有一方想说我想多赢一点,另外一方也想多赢一点,就会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但是,我们不会牺牲全世界的利益以及全世界的繁荣,我们不会做这方面的牺牲的,因为这中间有不同。查理,您的想法是?

芒格:两个国家都是非常进步的国家,当然中国的进步在经济上是无法比喻的,非常不可忽视的。中国储蓄的数字也是非常惊人的。这个国家也是我们非常尊敬的,有坚强实力的国家,特别是储蓄率中国绝对会因为这样推进得更快,不会像美国,这就是今天中国发生的事情。我们两个国家相处得其实不错,我们两个国家也都是非常有智慧的,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一件事是大家彼此之间发生阋墙的事情。

4、记者Becky Quick:沃伦今天股东大会你提出来,你的公司能掌握更多的事情,但你现在好象没有办法找到更好的收购标的公司。沃伦跟查理,希望买公司的时候能得到更好的折扣,才愿意买,伯克希尔里面的经理,他们怎么样能够持续再找到更好购买的这些机会,你们的经理在做怎样的打算?

巴菲特:你的问题是向我提出来的,托尼曾提到一件事,就是讲到CEO的责任。他的第一工作是担任CEO的时候,服务他的组织,他发觉这个人应该就是公司里所谓的首脑,做一切的决定,所有他做的决定以及他下面接班的人都要由这个人来做决定,所以他的责任重大。毫无疑问,由于我们的声誉,伯克希尔是一个非常有声誉的公司,而且我们诚信度非常高,非常有毅力。这种声誉在我和查理之后可能会受损,可能会有一个试验期,对我们是一个考验期,但是我觉得,总的来说我们有钱来做这个交易,人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子公司在未来可以有多好的运营。我觉得其他的一些高管也慢慢地会理解这一点,有些时候情况可能变得太糟了,你都不需要担心,大家都会去发现,我不会担心太多这种所谓交易失败的情况,我并不会觉得这会极大影响到伯克希尔的声誉。有的时候可能有好的交易,我的电话都会响个不停。我觉得我这边可能还有很多个人性格决定的因素,人们愿意联系我,而下一个接班人呢,可能比我接到更多的电话,这都是因人而定的,这都是伯克希尔的声誉产生的影响。我们可能在过去几十年都给大家带来了非常稳定的收入,而大家真正关心的就是你投资的这个业务,比如是不是能够以一个家庭运营这样的方式能保持下去,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的首选,我们的这种投资可能也一直是很多企业的首选。很多子公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都已经在做他们自己独立的并购了,他们可能知道这些人脉,而我们不清楚,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而不是现在的新常态,比在总部发生得还频繁。你先不要告诉他们这些秘密。

芒格:这种情况确实是这样,99%的上市公司可能都会在一段时间内对他们这种所谓的拍卖等进行一些行为的改变,作为收购的这些人,他们可能都会用杠杆去做,甚至会带高杠杆,这个钱比如会从养老金中流出去做高杠杆投资,而且公司领导人的改变也会付出很大的成本。这个情况如果一直继续下去,会变得非常不好。

巴菲特:多年以后这个情况的劣势会体现出来,比如有这样一个人他有很好的企业,他一直都在担忧,为什么?因为他看到他一个朋友死去的时候,留下了很多问题,这些职业经理人都一团糟,大家都尝试争权,整个公司就变成一团乱。他想了很多,他最后决定,他不愿意把他的公司卖给竞争者,而是卖给一个比较有理性的买家,因为这个买家不会轻易把他的人解雇掉,不像他的竞争对手会这样做,他不想这样对待他的下属,他不想把这个公司卖给一个私募股权公司,这些人用高杠杆的人买这个公司,他不喜欢杠杆化,他希望对事情有更多控制,也希望给自己留下一笔财富。所以他就告诉我:“沃伦,不是说你这个人多好,而是业内现在像你这么有良心的人已经不多了。”我觉得伯克希尔在未来还会践行这样的宗旨。

5Gary Ransom:早上好,你的年度报告当中说有一个价值4000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