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投资手记581:现金流的另一端

18-03-11 20:47    作者:水月    相关股票:
我们一直在追求高现金流公司,这是追求企业存续期间产生现金流的折现最大值的必然。很多公司也确实产生了很多的现金。问题是,产生高额现金回报的公司往往也是处于成熟老化阶段的公司,其生命力往往不如年轻的公司。巴菲特的做法是,源源不断的从控股公司那里索取现金,同时将伯克希尔作为耗散结构把钱花出去。

以下观点,值得思考:

一个人或者企业,如果不能把财富转变成智慧和创新的动力的话,如果只是把赚钱作为终极目的,而没有一个有效的耗散机制,那么离死亡和回归无序的状态也就不远了。

钱就是企业的脂肪,不能太胖!

如何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健康?
第一,看它能不能大量地赚钱,也就是从外界不断地吸纳能量;
第二,看它能不能大量地花钱。

关于熵的定律,也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是关于封闭系统的规律。也就是说在一个封闭系统里,如果没有外在能量的输入,它就会陷入到一个熵死的状态。
  
一、耗散结构

那如何避免系统陷入到熵死的状态呢?有一个叫普利高津的化学家提出了一种理论,叫耗散结构。耗散结构是一个远离平衡态的一个开放结构,或者说是一个处于持续的不平衡,不均衡的状态里头的结构。

简单地说,一个活的人,他才会有饿的感觉,他才会有对食物的需求。

如果一个人对于食物没需求了,那他也就是濒于死亡或者已经死亡了。饿的状态,其实就是一个不平衡的状态,就是一个渴望开放的,渴望外在能力输入的一种状态。

在耗散结构当中,通过不断的有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的交换,在耗散过程当中产生了负熵流,系统就人原来的无序状态或者低有序状态转变为有序状态。
 
例子1:脂肪

脂肪其实就是能量的储存。人类在长期的进化过程当中,一直处于食物、能量匮乏的状态,所以我们的身体就有一种储存能量的功能。将已有的能量储存在体内,避免当我们没有外在能量输入的时候,我们可以暂时地供给能量。
 
但是脂肪作为一种资源,一方面它是一个好东西,另一方面,它也是坏东西。
 
能量的功能其实只有一个,就是用来被耗散的。如果脂肪只是用来储存的,也就是说,用来阻挡系统从外面输入能量的这样一个过程,那么脂肪就会带来麻烦。
 
同样,企业作为一个系统,它要生存下去,它必须要从外面输入能量。所以企业就必须赚钱,在某种意义上说,钱就是企业的脂肪。
 
正如脂肪是用来被消耗的,钱也是被用来消耗的。花钱其实就是耗散钱,耗掉它,散掉它。如果企业把赚钱作为终极的目的的时候,企业已经是处于半封闭的状态。
 
任正非对耗散结构的比喻:你每天去锻炼身体跑步就是耗散结构。
 
为什么呢?你身体的能量多了,把它耗散掉了,就变成了肌肉,就变成了强健的血液循环了,能量消耗掉了,糖尿病也不会有了,肥胖病也不会有了,身体也苗条了,这就是最简单的耗散结构。
 
如何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健康?
 
第一,它能不能够大量地赚钱,也就是从外界不断地吸纳能量。

第二,它能不能够大量地花钱,或者说大量地耗散钱。

如果一个企业对于钱的耗散机制逐渐在丧失,那么就意味着企业已经进入到一种亚健康状态。
 
有一次有一个人问我:“你说某某公司在走向衰落,你看它的现金流,你看它的现金储备那么高。”
 
我说:“这只意味着一点,它正在变成一个大胖子。”
 

正如脂肪既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利润既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尤其是你获得了高额的利润,又不知道怎么去花钱的时候。如果一个企业进入到一种大量的收钱,而已经不太容易找到花钱的地方的时候,这个企业已经相当危险了。
 
尤其是一些垄断企业,一方面由于没有竞争对手,或者它有绝对的竞争优势的时候,企业的利润滚滚而来。这样的企业,你千万别偷着乐,脂肪有毒,利润也有毒。
 
今天人类已经进入到因为肥胖而死亡的人数大大高于因为饥饿而死亡的人数的时候,这就意味着人类面临着一种新的诅咒,企业也是这样。
  
例子2:IBM的危机

IBM在50年代启动了一个叫S360的计划,这个计划IBM花了50亿美元,这50亿美元相当于IBM 4年的销售额。有一个数字对比参考,美国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花掉了29亿美元。当然这个巨大的赌注给IBM带来了巨大的回报,奠定了IBM 在计算机这个行业里无可撼动的地位。
 
IBM凭着S360形成了巨大的垄断,因为没有其他的公司能够提供跟S360匹敌的大型计算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IBM已经就不太像一个商业机构,有点像政府机构。政府机构是排他的,在一个国家里头不可能有两个政府。
 
有人这样描述:“你跟IBM做生意,不像是在跟一个企业打交道,而像是到政府部门去办事。”因为没有哪个厂商能够提供这样的产品。
 
所以IBM在跟用户打交道的时候是不慌不忙的,客户经常会遭到这样的待遇“今天不行,明天再说吧。” “今年我们的产品快卖完了,要不你明年再说吧。”
 
当时IBM的日子好过到,它们有自己的交响乐团,有自己的美术馆,它们收购了大量的世界名画。如果给当时的IBM画一张图像的话,那一定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没有人能够撼动它。但是就是在这样一种养尊处优的状态当中,IBM几乎完全丧失了活力。
 
IBM的前CEO郭士纳在他的回忆录里说,他最初是作为IBM的客户跟IBM打交道的,到了IBM以后,他发现自己好像是到了南太平洋上的某一个岛上,发现了各种各样的他不认识的物种,他说那个企业的人特别不像是做生意的。
 
当然这种长期的“肥胖”肯定会导致各种各样的疾病,到1992年的时候,IBM的危机全面爆发,差一点点就倒闭。
 
二、华为的厚积薄发
 
任正非说到华为的时候,他经常会提到一个词,花钱。他要尽可能地花钱。
 
为什么要花钱,而且要大把大把地花钱呢?原因是他觉得,看到那么多钱的时候,他害怕。后来他了解了耗散结构理论以后,他就更加意识到了,大把的银子放在企业里头,一定会出问题的。
 
我们看到一些数字的时候非常吃惊,比如说华为在研发上已经花掉了2400亿元,这个数字可以说对中国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但华为就这样把它花掉了。
 
不知道怎么花的钱是不祥之物,一定要把它给花掉。
 
另一方面,华为又是一个特别抠的企业,华为的口号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

大把花钱还艰苦奋斗?是指厚积薄发。
 
大把花钱就是将钱变成能力,有些能力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他们知道,不是钱到用时方恨少,而是能力到用时方恨少。
 
厚积而薄发,不是他不愿意“发”,而是说机会其实是很少的,或者说能让你发挥能力的机会是很少的,一旦遇到这样的机会,你厚厚的积累起来的能力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厚积薄发其实就是打造并且运行一个耗散结构。这样的耗散结构能建立一个开放的永动机。这话听起来是矛盾的,永动机是一个封闭的,不需要从外在输入能量就可以自己运行的一架机器。华为意识到那样的机器是不存在的,但是他们希望自己的企业持续地保持一种活力,让自己的企业成为一个高速而且有效运转的机器,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打造并且使用一种耗散结构,或者说在自己的企业里形成一种永动机制,一种永续经营的机制。
 
三、做企业要警惕舒适
 
企业创业的时候,常常会遭遇到没钱的困惑,一个是没有人来投资,第二个是有人来投资了,你的财源滚滚,但是客户的钱你没有赚到。
 
现在很多的独角兽企业,不过就是从投资人那里能够获得滚滚的财源,而从客户那里的钱如涓涓细流,甚至连细流都没有,这当然是一种不健康的状态。
 
有朝一日,企业不再需要外在的输血,自已能够创造巨额的利润的时候,这当然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但它同时意味着坏消息,挣钱难,花钱更难。
 
大家看看自己的身材,搞到东西吃,难;吃了东西以后不发胖,更难。现在全人类都进入到一种集体焦虑,不为吃不饱肚子而着急,而是为吃得太饱而着急。其实就是我们的身体没有建立一种有效的耗散机制。
 
做企业就是一场苦役,经营一个企业,遵守一个定律,这个定律是我自已发明的,叫“麻烦守恒定律”,一个麻烦解决了,新的麻烦就出来。当一个梦绕魂牵的目标达到以后,一定要留意坏消息会接踵而至,甚至坏消息就像特洛伊木马一样,早已经隐藏在好消息里头了。
 
《易经》里有一句话,“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它的意思就是,君子应该自强不息,自强不息会赢得一个丰盛的场面。面对丰盛的场面的时候,还要自强不息,所以叫“乾乾”,不仅是乾,而且是乾乾,不是说好上加好,而是要对这个好有一种警惕,所以叫“夕惕若厉”。
 
当一个丰盛的场面出现的时候,你的头脑当中要出现一个狰狞的怪兽的形象,你对它要保持极度的警惕,这样你才没有灾祸。 

我记得谷歌公司改名叫alphabet公司的时候,它们发了一个公告,这个公告里有一句脏话,它说的是,企业的成功会让企业陷入到一种状态叫“fucking comfort”,我觉得这个词很深刻。

我觉得如果一个公司从艰难创业的阶段进入到一个相对繁荣的阶段的时候,老板应该在自己的办公室挂上这两个字,叫fucking comfort,面对这个梦寐以求的舒服,你要有一种谷歌式的清醒,要学会拆解自己,耗散自己,让企业已有的资源——那些像丰厚的脂肪一样的资源耗散掉。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