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中国应立即放开生育

18-02-15 09:35    作者:anmin001    相关股票: 太平洋

中国应立即放开生育(一)

 

对话者:戴欢,安民

(先祝大家节日快乐!今天是2018年春节,大年三十,除夕,明天是大年初一。我选择这样个时间把这篇文章贴出来,是因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只有这样的时间才能跟它相 配。)

 

一、人口是一个民族最为重要的战略资源

戴:安民你好!好久没见,但常看你博客和微信上的文章。今天把2007年第1期中国人民大学资料中心《出版工作》上转载你长文的复印件给你带来了。这篇文章你没看到过?

安:转载件我还真没看到过。我05年夏天写的这篇文章,06年《出版广角》第七期第八期分上下刊载。登出来的内容只是我原来文章的一半。07年初《出版工作》转载了。当年我有几个同事看到过,也和我谈起过。据说当时我们单位资料室里也有,我因为忙,就没去找它。所以后来才拜托你从北京图书馆给我复印过来。

戴:这篇文章我看你谈的是人口变化对出版行业的影响。

安:是的,这是我研究的一个维度。它实际上是研究两个因素对出版行业的影响,一个因素是人口变化,另一个因素是政策变化。当年有个教材出版发行招投标政策。我的文章从这两个方面对中国出版行业及其变局进行了前瞻性研究。

戴:十几年前就从人口变化角度研究出版行业,这个视角应该很新颖也很超前。后来我也看到过你还有其他文章,研究人口变化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以及去年研究人口变化对机器人行业的影响。这些都应该是一脉相承的是吧。最近你有没有就人口问题再进行深入的研究呢?

安:这些研究是以人口变化为脉络,来研究它对不同行业的影响,当然它们只是局部。不过我最近的研究有些变化,已经从局部过渡到整体,就是研究人口变化和计划生育政策对中国社会未来整体的影响。

戴:这个研究有什么结论?

安:中国应该放开人口生育政策。我的结论是,以400mm等降水线为界,对其东部经济比较发达地区,放开生育。对西部地区大中城市高知、高收入水准的人群放开生育,中低收入人群,低知,永远不放开生育,但可以执行两个孩子的政策。

戴:为什么选择400mm等降水线?

安:因为中国是个典型的水资源贫乏国,特别是400mm等降水线以西,适合人居住的地方比较少。因此,对这条线以西的地方,应该采取适当的控制人口生育的政策,否则会给自然资源造成巨大的压力。

戴:关于中国人口未来变化的文章,我也看到过一些,我原以为大家只是说说而已,而且认为谈中国未来人口大变局的人是杞人忧天。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这样。连你都认为必须放开生育,那么一定有它内在深刻的、能够影响中国社会未来长远发展的重要原因。是这样吗?

安:是的。网上那些谈中华民族人口大变局的文章,决不是无中生有,更不是杞人忧天。当然这其中有些文章可能有这样或那样的小问题,但大方向是没有错的。中国现在有13.9亿人,但中国人口高峰很快就要来了,而且离这个数字并不远。以前的结论是,中国人口高峰时是16亿,现在我个人测算的结果,远没有那么多;而且一旦人口高峰来临,不用太长的时间,我们就会经历人口的断崖式下跌。因此,我们现在就得为中国的长远未来进行谋划,最根本地,就是要彻底颠覆计划生育政策。作为有良心有责任的中国人,作为中国知识分子,我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做一个超长期的战略选择,中国人必须以自己的战略眼光和民族智慧,为我们的子孙后代选择一个光明而非黑暗的未来,为全体国人选择一个辉煌灿烂的未来。

戴:你测算的高峰人口是多少?

安:14.1亿,最多不超过14.3亿。

戴:跟以前的判断相差1.71.9亿。

安:是的。以前是16亿,2030年;现在是14.1亿到14.3亿,2024年到2027年。

戴:就是你判断的人口高峰离社会当初的判断相差1.71.9亿,时间提前36年?

安:是的。这个没错。

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安:两点。第一点,中国以前的判断,那是20多年前的研究结论,我这是近两年的研究结论,毕竟要晚20多年,因此更准确一些,这点很正常。第二点,中国人的人口生育习惯和心理,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们看到了,可能有些人还没有看到。

戴:这个变化是什么呢?

安:八九十年代,中国人特别是农村人,罚款还要生,甚至有的家庭因为超生被扒掉了房子,那时的代表性节目就是《超生游击队》;现在中国一半多都是城市人,城市人不愿意生育,特别是8090后零零后,他们小的时候都是被计划生育政策洗过脑的,只生一个好,他们从小就认为生一个才是好人,生一个天经地义,生两个要罚款要丢工作要受处罚,是落后分子,因此到他们生育时,他们根本就不愿意多生。

因此,中国社会的人口高峰,无论从时间和人口总数来说,都比专家们的研究要提前到来。时间提前,人数大幅变少。这个高峰的到来,和现在的新生人口变动趋势,将导致中国社会出现一个历史性的大变局。

戴:就是你所说的断崖式的下跌?它到底是什么样历史性的大变局?

安:这个要从两个角度来看。一个是从纯人口变化的角度,一个是从社会经济的角度。从纯人口的角度来看,一旦人口达到最高峰,中国会在十几年中经历6000万人口的下滑,不过那还是缓慢的下滑。更厉害的是,从2037年开始,中国人口会经历32年的高速下滑,每年下滑人数达到1000多万,极端年份会超过1600万,这样到2071年, 中国人口数量会下降到9亿附近,最高不会超过9.3人,总人口规模离颠峰人口相差近5亿!这是一个巨大的人口变局,也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局,中国必须从现在谋划好,否则未来整个民族后悔都来不及。

而从更长的历史周期来看,一个社会当人口数量达到高峰附近时,从人口和经济的角度,可以发现它的社会经济的高点,一定在人口高点附近不远。

戴:怎么讲?

安:我们讲个简单的道理。假设中国14亿人,这是中国人口的最高峰,2024年到2027年,那么中国经济的最高峰就与这个因素高度相关。这个社会经济的高峰,由两个要素决定,第一个是人口的数量,第二个是以科技为代表的生产率的要素。如果人口一定,比如就稳定在14亿附近,那么中国社会经济的高峰将由生产率决定;如果生产率比较稳定,没有较大的增长与变化,那么中国社会经济的高峰,就由人口数量的高峰决定。

戴:能再具体点儿吗?

安:当人口比较稳定时,一个国家经济的高峰就由科技决定。比如70年代经济的高点,由纺织品、收音机、手表、自行车决定,它们背后代表的科技含量是比较有限的;90年代的经济高点,由电脑、电话、手机、彩电、冰箱、洗衣机、空调等决定,因为那个时代人们消费的就是这些,而一个人的消费额是有限度的,由此整个社会的消费额等也有限度,这个你没有办法超越那个时代,它也因此决定了那个时代经济的高度;但前20年,则由房地产、汽车、智能手机、高铁、新能源等等决定,个人的消费级别起来了,整个社会的消费额也起来了,其背后的科技含量也有较大的变化。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将由很多高科技行业决定,特别是2017年到2027年,中国人口相对比较稳定,此时社会经济的高峰,就由人工智能、机器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科技、海洋科技等等决定,它们的科技含量高,里头包含的劳动生产率也就更高。这个时期比较典型,因为人口相对稳定。这是劳动生产率决定经济高度的状况。可是,从人类社会发展史来看,科技革命是有周期的,次数比较少,并不是每时每刻都会发生科技革命,从18世纪到现在,也就四次科技革命,这导致科技革命发生时期,社会生产率大幅提高,科技革命没有发生的长周期里,生产率并不能得到较大的改善,因此那个时候,人口规模就对整个社会经济规模,起着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

戴:因此在长周期中,人口规模的高点,往往与经济规模的高点相距不远,最多隔个科技革命的周期。是这样吗?

安:这个判断很对。正因为科技革命的次数有限,人类历史上的更长时间,可能没有那么大的科技变化,此时人口的作用就是基础的,也是决定性的。而且从历史上来看,人类处在那样阶段的时间可能要漫长得多。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人口在经济上的基础性作用,导致我们如果把一个国家的社会经济放在一个更长的历史周期上来考察,我们就会发现,一个国家的经济高峰,与人口高峰相差并不太远,特别是在科技革命暴发的间歇期,更是如此;放到一个长周期中来看,它们要么比较重合,此时就处于科技革命间歇期,人口高峰就是经济高峰,要么隔了一个科技革命的周期,即科技高速发展,导致经济高峰比人口高峰晚出现,其间的间隔就是科技革命的时间周期。

戴:有没有这样的例子呢?

安:有呀,比如俄罗斯,它的经济高峰在80年代,人口高峰也差不离。它们比较吻合。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俄罗斯的科技发展相对缓慢。另一个例子是日本,人口高峰已经出现了,科技还比较发达,但是我们现在看得很清楚,在一些新兴产业的科技前沿,日本被美国和中国拉下,日本因为科技还比较发达,人口高峰虽然出现,但是经济高峰暂时还没有,但我认为,日本的经济高峰出现,应该不太远了。

戴:所以,你认为人口政策太重要了,是吗?

安:是的,它的重要性让太多人意想不到。老子说,大音稀声,人口政策的重要性,对中华民族的长远未来而言,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因为人口是最为重要的战略资源。没有人口,土地值什么?土地什么也不值。你说月球值什么?什么都不值。但是一旦月球上住上人了,那就不一样了。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中国土地上再都不是中国人了,那么我们现在的任何努力,对于未来来说,没有任何价值。所以,人口对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大趋势,它对整个地区的深远影响,对整个世界格局的深远影响,我们只有把它放在历史长河中才能够看得清楚。否则,离开这个大背景来谈人口,没有价值。

戴:能不能说具体一点呢?

安:可以。怎么讲呢?我们先讲一些例子吧。

比如加拿大和中国,地理面积加拿大比中国大一些,但差别不大;可是人口上加拿大今天只有3600多万人。我们打个比方,假设加拿大离日本没有那么远,而是跟中国差不多,再假设二战期间日本不是侵略中国而是侵略那个假想中离日本不远的加拿大,那么结果会如何呢?我认为加拿大会亡国。这样一比方,结果就很清楚,差不多大小的面积,差不多的距离,最后日本可以完全占领加拿大而不能完全占领中国,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你想过没有?

戴:以你的观点,是人口,对不对?

安:对的。整个抗日战争,中国死亡人口3500万,现在全加拿大的人口也才3600多万,1945年时它的人口则要少得多。因此,如果当初日本进攻加拿大,加拿大会亡国,因为日本可以把你国家的人全部杀光,你不投降就没种了。人口不够,所以你得投降,而且你一定得亡国。

因此,决定这一战局最终结果的原因,有很多;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并不是战略纵深,而是人口。中国有4.5亿人,死了3500万,不足十分之一;中国还有庞大的人口可以和日本抗争。加拿大才不足两千万,他死不起。中国能够承受抗日战争那么巨大的灾难,是因为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基数。这么巨大的基数,加上中国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让中华民族在遇上强敌入侵这样巨大的民族灾难时,会变得无比坚忍,我们的民族可以生生不息!一拨又一拨的中华好男儿在战场上倒下去了,还有一拨儿又一拨儿的好男儿不断地走上前线,跟敌人以命相搏!这个才是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地方,也是日本不可能征服中国的地方。

戴:我们能不能说,战略纵深也很重要呢?

安:当然可以说。在强敌入侵时,战略纵深自然重要,但有的时候,它并不是最终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比如德国进攻法国,法国没几个月就亡国,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是法国没有战略纵深,法国的主要人口集中在城市。此时战略纵深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德国进攻苏联,最终却被苏联打败,这其中除了严寒的天气外,更为重要的是什么?两个因素,战略纵深因素和人口因素。战略纵深在苏德战争中的确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苏联如果没有巨大的人口,一样得亡国。因此在这两个因素中,人口还是第一位的,战略纵深是第二位的。

日本进攻中国,战略纵深一样重要,你进攻上海,我退守武汉,你进攻武汉,我退守重庆,我们的西南联大从北京一迁再迁,最终一路迁到昆明,转战几万里,我们有可以周旋的广大国土。这一样是我们的战略资源。但如果我们拿加拿大作比较,就很清楚,在中日战争中最终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战略纵深,而是人口资源。

戴:关于这个,我们可以比较清兵进攻中国和日本进攻中国,都是从东北打到西南,席卷中国。战略纵深是一样的,但为什么满人成功了而日本却没有成功呢?其中的分野就是人口。

安:我们谈几个简单的判断吧。比如南京大屠杀,杀了30万中国人。这样的屠杀如果发生在海地等国家会怎么样呢?肯定亡国。因为人少,国小,没有战略纵深,所以早崩溃了,铁定亡国。而中国则不然。南京大屠杀恰恰不是让中国亡国,而是激起了全体中国人的抵抗,它唤醒了全体中国人誓死保卫国家的决心和意志,所以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要守土杀敌。这个情况,只有大国,只有庞大人口的国家才能做到。这是第一个例子。

第二例子,明末清初,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1937年有南京大屠杀,后来有三光政策。这些是可以类比的。但为什么清朝成功了而日本却失败了呢?战略纵深是一样的,屠杀中国人的意志也是一样的,这其中的差别在哪里呢?我认为有三个大的变数不一样。第一个,人口不一样。明末中国人口为5000万到8000万,而1937年却是四万万五千万;这是最根本的原因。第二个,组织不一样,明末是南明政府与清人的战争,与老百姓无关,所以参与这个战争的中国人,肯定不足2000万,甚至还要少得多;而1937年后是全体中国人与日本人的战争,民众的组织在明末和抗战期间,天壤之别。

戴:组织起来和没有组织起来的中国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安:是的。日本人在中国,既有10来个日本兵拿着枪把全县人赶得到处跑反的例子,这事就发生在湖南。同样在湖南,还有长沙大会战,组织起来的中国人毙伤日本兵十多万的例子;再如农民组织起来的地道战,一样让冀中平原成为敌人的火葬场。

所以抗战胜利是人口庞大的、觉醒的中国所焕发出来的战斗力,而明末清初,那个时候中华民族并未觉醒。第三个,清采取的策略跟日本不一样,日本后来进攻太平洋,清没有,他们只进攻中国。

戴:这三个原因中,根本的是人口。

安:我认为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人口和组织。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如果我们把眼光放长远一点,用几百年上千年的眼光来看待一个国家和地区,我们就会发现,人口将会凸现出他巨大的、根本性的、基础性的战略价值。我们现在对人口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

戴:我明白了,人口是一个基础性的战略资源,它对一个国家和社会的重要性,大家可能还没有意识到。

安:是的。它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其实,我们可以看白人屠杀印第安人的历史,其中最为根本的原因,就是人口数量的变化。印第安人本来就不太多,后面在一个较长的历史周期内还日趋减少,最终从美洲土地的主人,变成无足轻重的少数民族,而白人人数却越来越多,最终成为美洲土地的主人。白人掠夺美洲的历史,就是印第安人和白人人口数量变化的历史,也是量变到质变的历史。一个由多到少,最终退出历史舞台,一个由少到多,最终书写人类辉煌灿烂的文明史。这一历史进程中,人口数量的历史变化,才是那百余年间美洲历史大变局的根本。

百余年在大家的眼中似乎很长,但放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真的只是一瞬。因此,不要小瞧这种大变局,它对人类的影响,对整个世界格局的影响,真的非常深远,怎么说都不过分。否则还有现在的美国吗?没有的;西方文明还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吗?不行的。

戴:我看过你有文章谈到欧洲,你的观点就是欧洲没有未来。也是因为人口。

安:欧洲现在和未来的历史,就是美洲曾经历史的翻版。这类历史在人类历史上不只一次出现过,现在它正在重演。

戴:你的观点就是伊斯兰势力在欧洲的崛起?

安:正是。白人当初占领美洲的手段是屠杀,现在伊斯兰占领欧洲的手段是生育。因为文化的原因,伊斯兰极为重视生育,因此现在欧洲的人口结构正在快速变化之中。我相信不用50年,欧洲就会是伊斯兰人占多数,到时政权、军队、国会、法院等等都可能被伊斯兰掌控,欧洲白人就会变成少数派。而伊斯兰世界的圆融性不够,届时与白人世界的冲突,会比现在要多得多,也激烈得多,甚至不排除族群之间的杀戮。欧洲白人到时会受到伊斯兰力量的驱赶甚至屠杀,伊斯兰世界因为科学发展不足,因此,50年后,欧洲必然衰落。

戴: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欧洲人的错误,就是大家共同选择了低生育率,并把伊斯兰人大量引入欧洲,因此未来他们的子孙必定吞下失去家园的苦果。

安:就是这样。(未完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