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转载]投资手记570:中国投资第一人(2017年)

18-01-29 09:06    作者:守正出奇    相关股票:
龚虹嘉,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5名,靠投资进入富豪榜的第1人,身家超过680亿人民币。

天使投资人 龚虹嘉
在20多年的投资生涯里,龚虹嘉投资了一二十个项目,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特别是他担任副董事长的海康威视,2010年上市后,他累计19次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套现金额97.48亿元,分红10几亿元,这两部分加起来超过110亿元人民币;同时,他还持有13.85亿股的海康威视的股票,按照2017年11月22日每股41元的股价来计算,他的股票价值567.85亿人民币。把他的套现、分红、股票价值累加起来,他从海康威视得到的回报不少于677亿元人民币,投资回报率高达27667倍!绝世仅有!形形色色的个人投资人、机构投资者都自叹不如,纷纷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但龚虹嘉不是那么关心投资回报率,他认为,每一个投资者只要心正术对,千倍万倍的的回报率大有希望,不用强求。他希望关注的是,在推进梦想的过程中逐步排除困惑和迷茫,最后完成并达到预想的效果,因为那种快感才是真切的!

龚虹嘉在天使投资的这领域沉淀了23年,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总结起来,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从1994年投资德生公司开始,做一些零散的投资。广州和香港等地从事电子产品贸易的龚虹嘉,通过几年的拼搏,赚到了第一桶金,开始琢磨着用投资来发财,就这样踏入了还属于新鲜玩意的天使投资。
龚虹嘉没有喝过洋墨水,更没有在华尔街镀过金,对天使投资缺乏系统的学习和专业的只是,凭着感觉去投资,投资的手法杂乱无章,除了投资做收音机的德生外,那个时期,他还去投资酒店、餐厅之类赚钱的玩意,用他的话讲就是做一些生活中很熟悉的东西。很多发了财的娱乐明星都在“复制”这个时期的龚虹嘉的投资手法,看见什么赚钱就投资什么,所以,这个明星投资酒庄,那个明星开餐厅之类的信息不绝于耳。

第二个阶段,从1998年投资“有点技术含量”的杭州
德康公司开始。上一期节目中讲过,龚虹嘉给。给3个只懂技术,不懂市场的65岁老头投资,创立了德康,做移动计费,开发出了中国第一家开发手机即时计费系统,被亚信看中,通过股权置换的方式合并,2000年,亚信成为第一家到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概念股。
合并后,龚虹嘉在亚信干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这个不是自己理想的舞台,2000年互联网泡沫还没破的时候离开了,跟清华同方出来的朋友搞了个基金,继续干天使投资这个行当,投资了几家公司。他表示,那个时候想做一些有原创技术和核心能力的公司,类似德康、握奇、海康威视。对第一轮投资创业做出归类和提炼,挑一些有希望的追加投资,遗漏掉的做出弥补。

海康威视是以视频为核心的物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经过16年的拼搏,2011到2016年连续六年蝉联iHS全球视频监控市场占有率第1位,硬盘录像机、网络硬盘录像机、监控摄像机第1位,在“全球安防50强”榜单中,位列全球第1位;2010年5月,海康威视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上市,长期位居中小板市值前3位,近年来,更是先后超越美的、万科、格力、顺丰、五粮液等著名上市公司, 稳居深圳A股第一股,市值高达3824亿元人民币!
这个阶段,龚虹嘉的投资杰作就是给他带来两万七千倍回报率的深圳A股第一股的海康威视,即使靠着这个投资项目赚来的大钱,他三辈子也吃不完。

第三个阶段,从2002年算起。这一年,龚虹嘉投资了富年科技,那时,手机还处在2.5G时代,流媒体应用鲜有人提及,更没人看好。而当时正赶上H.264标准发布,尽管只是草案,但龚虹嘉认为前景广阔,于是做起了基于H.264的编解码芯片,一口气围绕产业链成立了5家关联公司。
2005年,手机进入3G时代,富年科技的流媒体技术受到行业热捧,作为惟一一家亚洲公司被《福布斯》评为全球7家“2004电子先锋”,并入选《财富》2005酷公司。
随后,龚虹嘉先后投资了富信掌景、富瀚微、联合光电、星云颜值、心潮减压等公司,其中,富瀚微、联合光电先后上市,也就是说,加上海康威视,他先后投资了三家上市公司,这个成绩彰显了这个著名投资人非凡的眼界和战斗力。

对此,龚虹嘉袒露心声:“这一轮投资创业就很清楚了,为什么做,做成什么样,阶段性目标是什么,怎样去利用风险投资?反观第一阶段的投资,就没有目标,连怎样评价一个公司的好坏都不懂,真正的土八路。”

龚虹嘉做天使投资的另一个铁律是钟情于科技公司。他所投资的项目集中在电子科技领域,包括移动流媒体、智能卡、机顶盒芯片、视频监控、视频监控芯片等等。一方面,跟他早期的电子产品外贸经历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科技项目不仅利国利民,一旦掌握了相关技术,能够较好地占领市场,获得丰厚的回报。比如,他投资的上市公司海康威视,核心产品在国内视频监控领域的市场占有率高达70%,全球连续七年蝉联第一;握奇数据是全球排名前10位的智能卡应用开发商。

他投资的这些科技企业,为什么都能创造奇迹,取得非凡的成就?龚虹嘉觉得,科技创业者应该在自己的基因最有优势的地方形成非常强的一种核心能力,现在来看,这个能力就是通过回归大数据硬科技,形成很强的技术能力和创新能力。

1965年出生的龚虹嘉,湖北籍香港人,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现为嘉道谷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嘉道私人资本管理合伙人。迄今为止,他投下的最优秀的项目是海康威视,累积收益已逾2万多倍。在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排名15位的他,在内地没有添置一处房产,没有一辆私家车,一直朴实得就好像他什么也不曾得到过,一直“寡淡”地走在人群中能毫不费力地被淹没。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成功背后的原因何在?通过对他的创业及投资的梳理,我们试图找到答案。

不得不说的海康威视
超过2万倍的神投资
今天的海康威视,市值3599亿元(2017年12月29日数据),是中小板上市值当之无愧的NO.1。别的不说,仅2017年,它的市值涨幅就超过了100%,未来还有多远?谁也不知道。但此时再去计算作为海康威视最早天使投资人之一的龚虹嘉持有的海康威视的市值,已超过540亿元,再加上在这期间他先后19次减持套现的资金97.48亿元,分红10多亿,他最初245万元投资的海康威视,增值居然超过2万倍!2万倍是什么概念?当年投资9.1万美元给苹果的天使投资人最终获得了1692倍回报,最牛天使投资人Thomas Alberg投资亚马逊10万美元,最终的回报也不过260倍。
投中像海康威视这样的行业内“独角兽”,本身并不稀罕。真正稀罕的是,他是如此的“长情”,一次投资,持有时间长达16年之久。即便是在海康威视2010年上市之后的7年时间里,龚虹嘉也只是少量套现,依然高比例持股(截至2017年12月,龚虹嘉持有海康威视13.85亿股,持股比例高达15.01%,为海康威视第二大股东)。

十多年前投资海康威视的时候,龚虹嘉也只是抱着“帮帮老同学”这样的简单目的,并未曾畅想过有一天海康威视会走得如此之远。
海康威视的创始人陈宗年、胡扬忠等均是龚虹嘉在华中科技大学的老同学,彼此熟悉。而当老同学找到他,希望他帮忙时,身边几乎没人看好。一则此前几个人均在国企做研究,毫无创业经验可言;二则他们的家人均不支持他们就此脱离国企身份,白手起家。
但是龚虹嘉偏就喜欢逆常理行事,不仅支持他们,而且还无条件地支持配合创业团队,做到公司需要时参与管理,一旦团队成熟、业务上轨道,又不失时机地淡出。甚至中间因为政策变化,在公司股权激励计划无法施行的情况下,为解决团队的股权激励问题,曾作过数次无偿让股。作为曾经的创业者,龚虹嘉也最明白,没有什么比团队合理持股、股权架构健康更为重要的事了,这些布局是从根源上解决了团队的战斗力问题。
胡扬忠2017年在接受安防方面专业杂志采访时说,企业成功更多的是因为没有杂念,在恰当的时机做了恰当的事。他们曾经不是最优秀的,但他们却是最愿意坚持的。这股“守拙”式的劲,让海康今天成为安防的全球龙头企业。
而龚虹嘉的成功之处,恰恰也在于,他懂得在最恰当的时候投资一个对的团队,并“甘于平静和寂寞”、“心不为风动”,坚持“守拙”,只是静静等待收获便好。
提及股市价值投资的逻辑和意义时,投资大师罗杰斯曾经说到,成功的投资取决于两点:第一,找几只好股;第二,自己做一个耐心的人。
什么是成功的投资之道?罗杰斯说,成功投资家的做事方法通常就是什么都不做,一直等到你看到钱就在那里摆着,就在墙角那里摆着,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走过去把钱拾起来。

龚虹嘉的逆向投资逻辑,似乎与罗杰斯等投资大师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事实也证明,当对的时候,“守拙”的创业者,碰上了“守拙”的投资人,是一件多么完美的事。但往往现实中这样的完美匹配却总是可遇而不可求。

关注那些不被看好的,然后出手
衣着朴实、说话随和,走在人群中毫无特殊之处,甚至来银行办个信用卡,都不能审核通过,因为信用记录里他没有买房买车的记录,更没有消费记录……和朋友们聊起这样的生活尴尬细节,龚虹嘉并不以为意。他继续低调地默默地做着他的投资,寻找着适合他投资的标的,其间的投资逻辑还是与海康威视一脉相承——不求海归,不求热点,专注于那些被人忽视的“冷门”。
“通常都是没有人看好的,会来找我,让我帮忙投资。我是救急队队长。”一次和朋友的闲聊中,龚虹嘉坦露心迹。做投资,他总是担起“侠士”的角色,看似无心,却是个不走寻常之路的“有心人”。
除了海康威视,他还成功创业或投下了德生公司、富瀚微、德康、富年科技、联合光电等近20家企业。其中,富瀚微、联合光电已经是上市公司。
德生公司是龚虹嘉在1994年参与创业的第一家公司,他的早期投资资金也可以说主要来自于德生。
1994年,收音机行业已经是夕阳产业,受到电视的冲击,困境重重。但龚虹嘉内心盘算着,还是决定投资建厂,要做高端产品,与索尼、松下等日本厂商抢占市场。结果,他就是在这样一个“夕阳产业”里,硬生生开辟出一片蓝海,由于高端市场上竞争者寥寥,德生收音机做到了全国第一。
2002年,龚虹嘉又果断出资成立了富年科技,这也是中国第一家在2.5G的GPRS网络上向手机用户传送电视直播信号的公司。富年科技创办时融资2000万元,上海联创和美国IDG基金均深度参与了。因为看好公司业务,他还一口气围绕着产业链成立了5家关联公司。同样地,当时没人看好。但3年后通信技术迈入了3G时代,流媒体时代来势汹汹,富年科技顺理成章地抢占到了行业先机,成为流媒体领域首屈一指的创新公司。
后来,有中科院计算所专家找富年科技合作时,惊讶于他的前瞻性,好奇地问:“你怎么能在2002年就敢做流媒体这个事?”龚虹嘉笑笑回答:“等你们觉得可以做的时候,还轮得到我吗?”
在龚虹嘉的创业和投资哲学里,他始终信奉:水利万物而不争。投别人不看好的项目,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看似“忍让”,其实是另辟蹊径,“如果大家都看到一个点,肯定拼不过更优秀的人。”
其实道理不仅仅是道理,资本圈里从来不乏这样的名人轶事。上世纪90年代,搜狐创始人张朝阳果断拒绝过马化腾,也还曾经拒绝过今日头条,对其产品不屑一顾。历史惊人相似地重演,若干年后,当马云怀揣着他的电商梦想去找马化腾,马化腾也一样没有理解马云的梦想,拒绝投资……
对这些拒绝和被拒绝的故事感同身受,龚虹嘉预言:“下一个牛逼无比的东西,往往会由在牛逼冲天的人不屑一顾的人创造,历史一直是这么上演。”
出于对历史经验和成功颠覆者的深深敬畏,龚虹嘉更愿意将自己过去的成功归咎于“运气”。

“我愿意宣扬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因为与国内主流专业的机构投资人相比,我显得太不主流、太不专业。其实,我们每个人身处的时代、生活的圈子、生长的环境,都是我们运气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在一次清科创投的基金年会上,龚虹嘉这样“谦虚”地分享他的成功。
他相信,当每个人心地善良、心存感激并且愿意相信、敢于创新、勤于思考,好运就会悄悄靠近你。

“上天入地”探索生命科学的奥妙
根据龚虹嘉这些年的创业和投资项目的思维路径,笔者将他的创业投资历程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己创业(1994-2001)。创办像德生、富年科技等公司。此时的龚虹嘉还是一个纯粹的创业者。当然,这些成功的创业项目为他以后的投资奠定了财务基础。
第二阶段:信息通讯、安防领域的投资(2001-2016)。投资包括富瀚微、联合光电、海康威视等公司,以海康威视最为典型。
第三阶段:深度布局基因、中医药等生命医学产业(2016迄今)。投资了上海傲源、嘉博文、泛生子基因等公司。近两年来,已到“知天命”之年的龚虹嘉竟不知不觉对可能改写人类命运的基因、对积淀了中国数千年文化精髓的中医药产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知不觉布局已深。
值得一提的是,从基因的布局思维逻辑里,明显可以看到这位天使投资人的成长和蜕变。他再也不是那个长久以来不关注“海龟”只关心“土著”的投资大牛了;带着强烈的好奇心,他已经跟随自己的认知成长,将投资目光投向了国际及海外前沿科技市场,尤其是医疗领域。
龚虹嘉投资医疗产业,最近的一次露出是在中源协和的并购上。2017年11月8日,中源协和公告,已就公司购买上海傲源医疗用品有限公司100%股权事项达成了初步意向。上海傲源医疗的背后实际控股股东正是龚虹嘉。在中源协和并购一事上,龚虹嘉又一次在“危难”之际“拔刀相助”,扮演起“侠士”角色,这倒是他一贯的投资作风。问题是,如此巨额的数十亿资金从哪里来?
上海傲源完成工商变更的十多天后,海康威视的减持公告透露了端倪。2017年9月27日,海康威视公告,公司董事龚虹嘉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07亿股,总计套现逾31亿元。没有答案,但可以想见,龚虹嘉偶有的海康威视减持举动,极大的可能性是为他购买上海傲源腾挪资金。
除了上海傲源,龚虹嘉还对初创期基因创新公司作了大量的布局。近两年来,公开的资料显示,龚虹嘉已经不知不觉间投下了泛生子基因、EdiGene等数家基因相关创业公司。实际上,他对基因的布局之深,远远超出笔者的想象,尤其是他对文特尔公司的布局。
文特尔是谁?70岁克雷格文特尔是个生物狂人。这位生物狂人身上有着亦正亦邪的特性。但他对基因的了解之深,怕是无人企及。20世纪90年代,他曾公然挑战由美国政府主导的“人类基因组计划”。2013年,他创办了人类长寿技术公司。2017年,这家公司最新一轮获得了3亿美元的融资,风投包括美国生物技术巨头新基(Celgene)以及通用电气公司,当然,还包括了龚虹嘉。
文特尔说,有关未来的一切,都藏在基因之中。他还预言,未来十年内,医生将消失,人工智能将远远超过目前最优秀的医生。
放眼国际市场,收罗“洋基因”的同时,龚虹嘉没有“忘本”,2014年,龚虹嘉入股嘉博文,抢先入局土壤修复、中药材种植、循环经济领域。直接入局中医药种植的源头土壤修复领域,这背后透露出龚虹嘉宏大的理想和他对中医药产业的深刻理解。
有业界人士将天使投资、VC投资和战略投资之间的差异,提出以下等式:天使投资=农耕模式,VC投资=狩猎模式,战略投资=养殖模式。龚虹嘉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发短句自嘲道:“难怪我热衷于和嘉博文公司讨论改土种地的事。”

他喜欢这样的投资,产业本身就是向善、造福人类的,技术创新又具有无限的应用市场和想象空间。
为什么要从“源头”上切入,投资土壤净化类的项目?这首先是基于他对中医药价值的深刻认识。当然,也是基于他对中国中药材产业发展症结所在的深刻认识:
中国虽为中药材原材国,但是真正的全球市场份额却只占10%左右,剩余的90%市场份额被日韩等国家控制。因为日益严重的土壤污染,国内的中药材品质正遭遇质疑,给整个中医药产业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破坏。
毋庸置疑,中医药产业的价值正在被世界认知,但如何解决中医药发展的最深层次、也最最难解决的“痛点”?龚虹嘉找到了嘉博文这样一家“土”公司,并对其寄予厚望。

天赋和使命财富之外还有担当
在生命科学的布局理念上可见,龚虹嘉已经跳出他原本的“只投‘土鳖’不投‘海归’”、跳出了早期的“中”和“洋”界限分明的逆向投资思维逻辑。从中,他完成了自身的完美蜕变和成长。
关于“中”和“洋”,“土”还是“鳖”,龚虹嘉有着一番自己较为辩证的论述。
他说:“在当前的商业生态环境下,一个理想的企业家应该贯通中西——不仅要熟悉本土的商业逻辑和环境,还要深谙东方历史文化和传统;不仅要懂得西方做生意的语言和规则,还要学会运用现代企业的高效管理手段和工具。”
他也说,在中国企业家和经理人都是宝贵的资源,应该相互尊重,平等相处。不要“有钱人”看不起“读书人”,也不要“海龟”看不起“土鳖”。
此时此刻,在美国的硅谷,有一位举世无双的国民创业英雄人物,人称 “钢铁侠”。他思维天马行空,专做常人无法企及、开天辟地式的伟大之事,比如造新能源汽车,拯救美国汽车业;比如要制造宇宙飞船,带领未来人类入驻外太空。
他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而在中国,一直将马斯克奉为偶像的龚虹嘉,同样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傲娇之人。只不过,他的性格和行为处事风格和他的偶像完全相反,一个是张狂之气盖过好莱坞最红影星;一个低调得彻头彻尾,隐匿在人群中无人知晓。
不知不觉间,龚虹嘉的财富水平已经与他的偶像越来越接近。根据福布斯全球亿万财富排行榜,马斯克的净值资产13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887.6亿元,龚虹嘉的财富651.9亿元,两人财富相差约200亿元。
但实际上,马斯克也好,龚虹嘉也好,他们的成就和财富本身远不止于上述的数字。不谋而合的是,他们在财富面前都凭生出一份改变世界的责任和担当。只不过,龚虹嘉从“隐世”到高调地担当,有一个蜕变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
萨特说,自由是一种选择。我们都是自己人生下一章节的剧作家。儿童时期,龚虹嘉从未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这样一番作为,但当一次次的选择和人生的剧本章节,如他所愿地实现,人生存在的价值因而有了最完美的诠释。但他一度更向往自由而不是担当。
所以在之前的很多年时间,他一直是作为一位“神秘投资人”存在不为人所熟知。他会刻意地在生活中将自己平民化,与财富划出一道清晰的界限,为了避免自己“迷失”;更多的时候,他会惯于“独来独往”,知足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为了维持自己在投资判断上的独立性,当然也为了“自在”。但当财富持续增长,他的认知水平随之同步进阶,他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显著变化。他开始走出以往的认识“偏狭”,不断地为自己寻找更新 “使命”和担当。
最近,在看了一篇美国知名投资机构YC合伙人对话马斯克之后,龚虹嘉这样评论:
“年轻时甚至儿童时的梦想,最后都能在自己的努力拼搏下梦想成真。这应该是完美人生的最高诠释。我现在愿意相信,来到地球上的少数人是被加载了超能天赋,也被赋予了特殊使命的。”
这段评论的认知透露了他的心路演变历程。

美国女思想家安兰德说,财富是一个人思考能力的产物。一个人的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和他的财富能力是正相关的。
资本是中性的,它的毛孔中没有血也没有泪,只有交换恐惧症的偏狭激愤。同样,人性最大的法则,是不介意自己得到多少,而是对自己的付出耿耿于怀。龚虹嘉说,当你认知到“恐惧”和“偏狭”所带来的障碍,尝试着摆脱这种天性中的交换恐惧,公正地看待每个人的付出,或许正是获得财富认知的关键。
所以,做到了“公正”,“不恐惧”,“不偏狭”,“守拙”与“守拙”的碰撞可能就不再那样地可遇而不可求了?所以,因为了这些认知上的觉悟,“幸运”来得如此自然而频繁了?我本以为大多数的成功只是源自偶然和幸运,但龚虹嘉又用他一次次的成功告诉我们,并非如此。
龚虹嘉虽是“谦虚”地将其财富的获得归咎为“运气”,但真的就仅仅是“运气”那么简单吗?投资有时候不仅仅关系到行业认知深度,它更是一份考验你对“人性”的理解深度的心理博弈游戏。
龚虹嘉说,何其幸运,中国有韩寒式的青年健康成长,足以证明我们有着足够包容叛逆少年的环境;同理,中国投资界又何其幸运,有着足够包容的环境,让龚虹嘉式的低调成长、蜕变,完美演绎出中国版最朴素的天使投资人的故事。
他依然在尝试着完善自己的知识架构,并且用代表着能力的财富去支撑起一个更加理想化智能化的未来世界。没有人知道他的投资生涯还能走多远,至少从他今天的布局和格局来看,他再投出一个更甚于海康威视的“独角兽”也并不是什么太叫人惊讶的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