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静候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消息

17-12-20 14:09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有人关注金融风险,有人关注GDP增速,我认为,这些事早有定论,所以都不重要。那最重要的是什么?第一,中国的金融行为能不满足实体经济需求?能不能按照实体经济需求安排一切金融改革事项?第二,我们应当“不惟GDP论”,但是不是可以不要GDP;第三,如何应对美国的“挑衅”。

为何要关注上述三大问题?我认为,这是中国经济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先说金融。我认为,中央三令五申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但金融就是不为实体经济服务;中央一再强调股权资本的重要地位,而大量金融行为就是鼓励金融空转,就是要推动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套利化——杠杆化,拒绝金融市场生成资本;中央反复重申金融一切行为都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但这“四项基本原则”偏偏被刻意弱化。

毫无疑问,金融越来越远地偏离实体经济需求是中国金融和经济最大的风险。因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这段表述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他实际是说,金融脱离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个本源,势必使中国“失去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措施”。

中国金融真的偏离了实体经济需求了吗?当然,而且至今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比如,商业银行的储蓄负增长,使得资本市场失去蓄水池,而大量的资金被货币基金攫取——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萎缩——中国金融这一结构根本性的扭曲是否得到改变?不仅没有,而且越演越烈。我们说: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萎缩本身就应当是金融“脱实向虚”的定义,所以导致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萎缩——金融“脱实向虚”的根本原因不除,中国金融不可能“回归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

很明显,导致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萎缩的关键是中央银行长期执行利率“双轨制”。一手按住商业银行存款利率地位运行,一手任由货币市场利率高企,在互联网的帮助下,大量银行储蓄转移至货币市场基金,去从事短期货币套利交易。无端大幅度拉高了银行资金成本,推高企业贷款利率,并急速推动中国金融“脱实向虚”。危害不再重申,但这样的市场状况从未发生改变,请问:这是要塑造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吗?

只知道强调监管,只知道治理乱象,其实这都是“从表象到表象”敷衍。我可以肯定地说,不去除、不正确地改革中国金融市场体制和机制,铲除诱发金融“脱实向虚”的根源,任何监管都是无效的,搞不好还会把中国金融、经济推向危机。

再说GDP问题。中国不能再高“惟GDP论”是正确的选择,但有些人偏要把它推向极致,变成“不要GDP”,一提GDP就是大帽子,好像经济结构性调整和GDP存在非此即彼的矛盾。这样的理解正确吗?我不愿意说“这些人存心破坏中国经济”,但至少可以说:把经济结构调整和GDP增长对立起来的任何说法和做法都是错误的。其实,现在有一种提法非常坏,也非常危险。他们说:为了金融去杠杆、为了减低企业债务率,中央必须放弃GDP增长。听起来很有道理是吗?屁话!这其实是“逼迫中央认同金融破坏中国经济的结果”,是实体经济为金融服务,而不是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

再说说美国的问题。我们早就说过,这次美国的一切政治、经济、金融手段都是针对中国来的,它们摆明了洗劫中国。刚刚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再次证明了我们判断。因为美国已经强烈地意识到:中国是潜在威胁,不管你怎么说,也不管你怎么做,它们都不相信,顽固坚持竞争就是“你死我活”,就是不许中国撼动美国全球霸主地位。所以,中国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准备好充足的反制手段。根本上说,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按老话说就是“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

我们需要看清“烟雾弹”的作用。实际上,美国加息、缩表就是最大的“烟雾弹”,这个“烟雾弹”在中国国内“大嘴巴”的帮助下已经发挥作用:误导中国人把加息、缩表理解为紧缩货币,而引诱中国人错误地跟进美国加息。当然,不只是引诱,还有威逼,威逼的手段很老套——以中美贸易失衡为由,逼迫人民币升值,逼迫中国紧缩货币。

我们说,美国没有紧缩货币,“加息”只是为了把“异常宽松的货币”转变为“正常宽松的货币”,所以,美国加息历程很长,幅度很小,按照摩根·斯坦利说法,美国中性货币政策对应的利率水平为3%到4%,但美国当下1.25%到1.5%的利率水平远低于中性水平,所以属于宽松货币政策,也是美联储历次加息都必须重申“美联储宽松货币立场没变”的根本原因。

“缩表”同样不是为紧缩货币,而是为了推高货币乘数,从而保持美国宽松货币政策。经过8年的QE和“扭曲操作”,美国货币乘数已经从危机之前的8.93倍下降到2016年年底的2.98倍。按照“M2 =基础货币×货币乘数”的公式,“缩表”仅仅意味着基础货币减少,但只要同时能够推高货币乘数,M2不仅可以不减,而且可能增加。试想,中国货币乘数都已经达到5.41倍,美国那么发达的金融市场,货币乘数只有2.98倍,当然过低了。现在,美国把货币乘数提高到4倍或5倍,有什么问题吗?所以,“缩表”不一定是紧缩货币。实际情况也告诉我们:两个月的“缩表”之后,美国货币乘数已经2.98倍上升到3.2倍。

为什么美国要引导中国加息?第一,美国通过这样的手段,让中国金融市场更适于货币套利资本的生存,而不利于实体经济生存,让美国本土对实体经济根据吸引力;第二,中国经济杠杆已经无以复加,此时逼迫中国利率走高会把中国金融和经济一起推向危机。要知道,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直接诱因就是在“次贷泡沫巨大之时,美联储不断提高利率”。

不错,我认为在中国经济杠杆泡沫巨大之时,如果中国央行没有控制好利率,中国经济势必崩盘,那时美国可以用“注水的美元”通吃中国实体经济,从而实现美国经济“再工业化”。我认为,美国“再工业化”不是本土经济再工业化,而是要实现“美国对全球工业的再控制”。这就是中国所面对巨大风险。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