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减税,美国要干什么?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减税?

17-12-04 14:54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国际实业

钮文新:减税——美国要干什么?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减税?

美国减税是针对中国吗?不应当提出这样的问题。人家减税为了自己的经济,关中国啥事?但这是一个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全球经济的“大哥大”为恢复实体经济强度而巨幅减税,必然产生政策外溢效应,首当其冲就是包括德国、日本、中国这些实体经济为本的国家。所以,说这样的政策是针对中国也并不为过。

实际上,特朗普在竞选之时就打出增加就业、改善基础设施、发展实体经济的招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主张,让希拉里多少有些显得暗淡。而这一切都与2008年金融危机密切相关,那时人们清晰地看到,一个国家实体经济弱化,经济空心化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所以,奥巴马提出“再工业化”主张,一呼百应,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过是在奥巴马的基础上加了个“更”字,从这一点上看,共和党和民主党其实只有程度上的差异,并无本质上的区别,而美国国家战略也不会因为总统换届发生重大变化。

现在看美国,它们已经为实体经济在美国快速成长构建了“非常美妙的环境”。股票市场会因为减税给上市公司带来的利润预期而继续上涨,这使得美国企业股权融资显得非常便宜;尽管有加息动作,但因为美联储“只是要把极度宽松转变为正常宽松”,所以美国极其缓慢而审慎加息过程,会使美国长期保持低利率金融环境;更何况,减税一把压低企业15%的税负成本,加息导致的企业财务成本上升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况且,在美国股市连续7年的上涨过程中,美国企业的债务负担已经获得了必要的释放,现在美国企业债务率已经大幅降低。

钮文新:减税——美国要干什么?

低利率,低税率,美元贬值,这都将带来美国劳动力成本的下降,这不是实体经济非常美妙的经营环境吗?不管这其中还有多少不能尽如人意的方面,但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很美对吗?

反观中国,利率不断上涨,企业财务成本不断提高,尤其是金融短期化导致中国金融市场资本稀缺,价格过高;加上税收刚性,部分中小企业,尤其是服务类企业因增值税而实际税负上升;房价高企,城市生活成本越来越高,以致企业用工成本不断上涨。我真看不清中国制造业生存环境还有那些优势可言。华为迁出深圳,曹德旺等迁往美国本土,其实都在向我们发出警示,如何避免中国实业资本大规模流失?如何避免中国经济空心化?应当说,这其实很成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中国做好准备了吗?对美国减税是否已经有了应对的预案?有人会说,你这是废话,这么大的一件事,而且已经预热很长时间,中国能没有准备吗?好吧,我但愿自己的担心多余。但我也确实不认为自己是杞人忧天。因为,我在各种研讨会上听到许多“不相信美国会大规模减税”的言论,有些还是“大智囊”的振振之词。在他们看来,美国减税意味着立即加大美国国债的发行力度,谁会去买?有钱买吗?美国国会会批准政府继续放大国债发行吗?

钮文新:减税——美国要干什么?

这些的确是问题,但美国国会恐怕要比我们国内学者的计算细致而精准多了。因为他们会算长期的账,美国历史上的三轮减税,不仅没有使国债发行失控,反而渐渐提高了政府税收。这就是著名的“涓流理论”,经济学家拉弗对“税率和税收”的关系给出了“钟形曲线”,认为税率过高、过低都会导致税收减少,只有在适度区间内,税收才会达到最大。尤其是目前情况下,国际实业资本剧烈竞争,在此前提下,大幅减税之后的美国实业资本、股权资本竞争力会大大提高,目前看不到美国税率过低的问题。

中国有能力跟随美国减税吗?难,很难。毕竟全社会依赖政府去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那怎么办?我认为,大幅降低企业财务成本更是当务之急,不仅比修改税法来得要快,而且减负程度比减税更有空间和力度。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