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市场博弈不对称之133——达利欧的投资决策原则 (3)

17-11-14 03:51    作者:孙涤    相关股票:

我们在上文谈到了达利欧做决策的三大原则:1、设定你所追求的可操作目标;2、透彻把握现实;以及3,严格依据2来定出你应该怎样做来达到1。 这是一个基本的框架,无论对个人的人生选择还是对企业工作都是适用的。本期先集中介绍达利欧在人生决策的一些原则。

上星期揭晓了本年度的经济诺贝尔奖,芝加哥大学的塞勒教授独得殊荣,的确是人文社会学科探索的一件大事,标志着把人的行为正式纳入到了经济管理等领域的研究主流。塞勒以其卓然独特的论述风格,远追行为认知科学的开创者H. 西蒙(1978年诺奖得主)关于人的有限理性的理论,并长期与心理学大师卡尼曼教授(2002年的诺奖获得者)合作,令人信服地揭示出了,现世中人为何无法达到“完全理性”的“最佳”抉择,乃因为数百万年以来在激烈生存竞争的进化过程铸就的“人性”,制约着人类的“理性行为”。有限理性的局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有限度的认知和计算能力、有限度的自由意志、以及有限度的自利追求。

达利欧经历了对自己的体察、对亲人和同事的观察、对市场变化动因的洞察、以及对历史事件和大量数据的核察,导致他得以深入了解“人性”的严重限度。他在书中提出的人生(决策)原则因而更加生动可信。在此摘引书中的几个故事以为旁证。

达利欧在桥水基金初见成效后,于1993年就曾计划在中国大陆设立机构来拓展业务。他很早就预见到中国经济在开放政策后的起飞必将催生金融投资市场。桥水通过在香港的一个工作室进入北京,试水一年后,他发觉工作量远超过他们所能胜任的,于是不得不放弃。然而他对中国的积极预期持续发酵,体现在他说服妻子把年仅11岁的次子Matt送到北京读书,寄居在一个中国朋友家里。要知道当年大陆的生活条件还很不完备,不但没有空调,每星期只供应两天热水能冲澡。Matt不识中文而在班级里也没其他人会讲英文,但一年后Matt不但汉语流利而且自认为成了半个中国人。怀着中国民众的深厚情谊,Matt在十六岁那年成立了自己的“中国关怀”的慈善基金,专注于帮助中国的贫困孤儿并资助他们迫切需要的健康手术费用。Matt全力投入 “中国关怀” 基金的管理直到三十六岁,才由其他人接手。达利欧又讲述了他的第三个儿子Paul的成长过程。Paul患有严重的“双向情感障碍症”(bipolar disorder),虽富有才华却长期自暴自弃。达利欧夫妇的耐心呵护,探寻合适的疗法终见成果。Paul不但建立起美好的家庭,而且成为颇有成绩的纪录片制作人。

这些微观的切身经历加强了达利欧洞察人脑和遗传基因的兴趣和思考。他认定在诸多原则里,“生存进化”原则居首要地位。人们必须无比客观地认识生存环境和现实条件及其变化,与时俱进地调整所设定的目标,和自己的决心及努力来实现目标。一个人或一个组织经过执着努力固然可以实现目标,但却无法实现所有的想往。因此测算核定各种目标的可实现性和轻重缓急,为之排定优劣次序,是目标的实现之能见成效的关键。人生意义的确立,他认为,全在于如何认知自己,哪些是能够调整改变的,而哪些是固有的,难以改变或无从改变的,你的行为和工作必需顺势利导地围绕这些要素(attributes)来开展。

回到塞勒教授的研究,人的行为和决定大抵受着两股力量——理智推理和情感直觉——的驱策。直观地讲,是人的自我分为彼此竞争的两个“小自我”,分别在“冷系统”(理智)和“热系统”(情感)的节制之下。以卡尼曼教授的话,两者分属“慢思维”和“快思维”的掌控。用柏拉图的譬喻,我们每个人的行为就如同被两匹马拉着前进的马车,一匹“冷血马”、 一匹“热血马”。在思想史上,倡导理性律令的康德和主张情感(passion)主宰的休谟是两个极端,他们的争论两百余年来一直延续至今。虽说尘埃尚未落定,脑神经系统和认知科学的前沿研究成果正在证实,天平在朝着重视“热系统”的方向发生明显的偏转。

同塞勒一样,达利欧也在顺应这个趋势,他所汇总的原则里,无论对个人或者对团体,决策的过程必须重视“热系统”的情感力量。以他的话来讲,是“线上”(above the line)的决策因素往往受“线下”(below the line)力量的左右,而后者往往更为强悍,只是潜在、潜意识,有如冰山的尖角没有充分显露而已。我们有机会再来细论人们的幸福追求和决策质量千差万别的这个关键。有兴趣的读者也许已注意到了,本专栏名为“市场博弈在不均衡”,在探讨时所追随的,至少前四、五十篇,正是卡尼曼和塞勒的学说和模型。

人生的原则在宏观层面,达利欧也有许多参悟。他书中说到桥水基金的辉煌业绩使他有机会结识许多杰出人士,譬如李光耀。李光耀在2015年逝世前不久曾在达利欧的纽约家里做客,参加餐叙的有几个美国政商界的名人,他们在席间请教了李资政,当今世界政坛有那几个人堪称伟大。李光耀的回答的很有意味,说当今政治家以地区而论,德国的默克尔总理十分称职; 从全球范围来看,俄国的普京总统最为杰出,他们认识世界和处理难题的能力和器具不同凡响。而纵观历史,近代政治家里面最伟大的莫过于邓小平,在沧海横流中有魄力排除万难开创出新的坦途。如何在历史长河里汲取智慧,达利欧很推崇中国人的智慧,例如,孔子的学说能够从长程来俯瞰历史从而获取真知。他说自己在同王岐山的切磋中得益匪浅。达利欧每次到北京都有和王岐山会面深谈,学习中国人观察时局的视角。两人有时还互赠书籍,王送给达的书里面有普列汉诺夫的《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而达给王的赠书里包括同类的美国名著,坎佩尔的《千面英雄》(J. Campbell’s “The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