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通货膨胀的谬误

17-08-09 14:40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农产品

如图1所示,中国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通货膨胀,而近年来一些专家学者以总是强调通胀,甚至比当年的美国总统里根更加关心通胀问题,其实际意图并不在于担心中国物价上涨,而是要绑架公众认知,逼迫中央银行紧缩货币,以达成推高人民币币值——升值的目的。请注意,我们正处于这样的误导当中。

图1

“通货膨胀无论如何都是货币问题”,作为从货币角度研究经济问题的学者——弗里德曼先生提出这样的命题无可厚非,但这并不代表物价问题研究没有其他的角度,尤其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而美元霸权实际存在的前提下,这一命题正确性已经被事实无数次否定,但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实际是货币学家、金融学家没人愿意对之提出质疑,更不可能去否定这一命题,甚至面对事实视而不见,这就是货币学派在中国所特有的“宗教性”。

我认为,“通货膨胀无论如何都是货币问题”的命题本身“没错”。因为,“通货”指的是流通中的货币,“膨胀”指的是太多了,所以,通货膨胀实际是说“流通中的货币过多”,它当然是货币问题,但现在人们被误导,不知曾几何时,经济学家做了一个“等量替换”,即“物价上涨=通货膨胀”,所以弗里德曼的命题悄然地被默认为“物价上涨无论如何都是货币问题”。

物价上涨无论如何都是货币问题?换个问法:物价上涨一定是货币超发所致,而且货币超发一定导致物价上涨?或“物价上涨无论如何都是货币问题”属于“充分且必要的命题”?逻辑学告诉我们,只要能够举出反例,就可以否定命题。那好,我们是不是可以举出大量反例否定“物价上涨无论如何都是货币问题”这个命题?当然可以。

比如,中国改革历史上的多次“价格改革”,尤其是在“短缺经济条件下”推进物价改革,都导致物价严重上涨;再比如,近10年的物价多因食品价格上涨引发,而食品价格上涨又与农产品市场化过程中,土地、人力、水力、种子等农业生产资料成本“从不计成本变为显性成本”密切相关,如图2所示。这些物价上涨因素是否属于货币因素?有人会说,如果没有货币发行支持这样的改革,那价格也涨不起来。对不起,我认为,没有货币发行的支撑,那物价会更猛烈地上涨。因为,前端成本上升,而因为没有货币、没有需求,成本不能顺利向后端传导,那生产就会大规模萎缩,结果是“产品供不应求推高物价”,那将是更严重的物价上涨。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即中国的物价不一定由中国自己决定。尤其是2005年之后的物价上涨,主要是由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速上涨所致,对于中国这样的以制造业为本的国家而言,物价上涨主要由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输入引发。如图3所示,中国CPI与国际一篮子大宗商品指数(CRB)走势高度正相关。

为什么要说“输入性物价上涨”的问题,因为我们必须承认“中国的物价上涨不一定是人民币‘主动’超发的问题”,而是“输入性物价上涨”导致人民币被迫多发的问题。因此,我们至少可以说,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前提下,通货膨胀不一定是本币的问题。因为,中国企业进口原材料价格上涨,必然导致中国企业多花钱去购买同样多的东西,从而使货币需求增加。那中央银行是不是可以紧缩货币、不予企业货币满足?对不起,在企业规模边际的作用下,那等于把企业逼上绝路,生产萎缩,供给减少的预期,同样会引发物价暴涨。

所以,物价问题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货币问题。因此也就不存在物价上涨就紧缩货币,物价下跌就放松货币。同样的道理,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发达国家大量投放基础货币,但8年多过去了,我们什么时候见过发达国家出现物价暴涨?为什么?因为需求羸弱。所以,货币超发必须通过需求作用于物价,如果我们看到需求疲弱或供给过剩之时物价上涨,一定是成本推动型的物价上涨,与货币多少有关,但属于弱相关,如图4所示,中国的物价涨跌与M2增减的相关性很弱。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