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特朗普对中国的政策意图 丨美国是叫不醒的“装睡者”

17-08-02 14:35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据外媒报道,北京时间8月1日,特朗普政府一位官员表示,特朗普已接近作出决定,对他所说的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采取措施,以迫使中国政府打击知识产权盗窃,并放宽有关美国企业必须分享先进技术才能进入中国市场的要求。而且,这些措施最早将于本周宣布。在我看,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任何时候都没有理由相信美国政府会对中国采取“平等互利”的经济政策。

但我们需要检讨自己,为什么中国对美国许多经济政策的应对显得十分被动?我认为两个问题:第一,我们总是试图和美国讲道理,可美国什么道理都懂,它是在为自身无度而巨大的利益“装睡”,你怎么可能叫醒它?第二,在中美关系上,一小点讨价还价、适度妥协可以,但千万不要以为它们的胃口会吃饱,不要以为美国会因为我们的妥协而放弃“得寸进尺”的秉性。这一点,它们甚至不如虎狼。虎狼吃饱了是不会继续捕猎的,但美国的饥肠则是永远也填不满的“无底洞”。正因如此,对美妥协毫无意义,到头来最多是“一城之地换一寝治安”,第二天一睁眼,人家又兵临城下了。

我希望有关部门首先要搞清楚一些基本问题。

第一,美国经济发展未来的路数是什么?我认为,一定是要扩张实体经济体量,至少特朗普任期之内,这是主攻方向。为什么?因为一个国家实体经济占比过低,服务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占比过高,那金融业带来的利将远远小于它所带来的弊,这是金融危机带给世界的重要教训。人们看到,美国金融深度最大,货币强度最高,吸收金融冲击的能力举世无双,但依然会发生金融危机,而且波及全球,这是为什么?正是有了这样的教训,制造业的GDP占比只有12%的美国必须扩张制造业。我的判断,它们至少需要制造业占比恢复到25%左右,这样才能确保未来美国经济的稳定。

实际上,美国经济也是因为“再工业化”的努力而实现增长。尽管我们现在拿不到美国制造业占比数据,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ISM制造业指数不断上升,去年年底至53.8,为一年多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且是连续四个月高于50荣枯分界线。这实际反映了美国制造业的景气度正在快速恢复。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所有决定去美国投资的外国制造业企业都得到了特朗普的接见,马云、孙正义、郭台铭等无不如此,这预示着什么?用不着我多解释。

明白这个基本路数我们才会有基本判断。比如,特朗普要扩张美国制造业,势必受到国内坚持“金融统治世界”势力的阻扰。实际上,特朗普国内遇到的所有麻烦,都是这一反对势力的作梗。因为他们不愿看到政府将大笔资源投入“再工业化”,更不希望制造业弱化了美国金融财团的强势地位。既然无法搬到特朗普,那就必须限制这位总统的权力,现在看,情况就是这样。竞选承诺的基建计划迟迟未出,医改计划被否,与俄罗斯的外交权力被国会限制,本土制造业投资税收优惠计划干打雷、不下雨,等等等等。在我看来,都与特朗普扩张制造业受到阻击密切相关。

特朗普在国内的权力被限制,那他只能通过各种方式扩大对外影响,因此他一定会启动各种可能的措施,逼迫他国企业进入美国本土投资。什么方式?贸易壁垒。许多中国人不明事实,跟着大喊中美贸易战,认为美元贬值,提高对华贸易关税是“贸易战”,我认为,这是“一叶障目”。我们都知道,中美贸易是互补的,根本不存在谁把谁挤出国际市场而自己取而代之的问题。那为什么美国还要刻意压低汇率,并对中国出口商品实施贸易制裁?

第一,美元贬值体现的是美国国内货币宽松。有人说,美联储加息、缩表怎么是宽松?应当是紧缩呀?我说,你们根本没有理解货币政策的相对性。不错,美元是在加息,美联储是在缩表,那是因为美国的货币乘数只有2.98倍,太低了,把它扩张到4倍也低于中国的5.3倍。所以,美联储加息、缩表刺激货币乘数回升,不仅没有伤害美元流动性,甚至可能会增加美元流动性。而且,美联储加息、缩表动作小心翼翼,并流出足够的时间给金融机构,让他们有时间调整提高货币乘数,以对冲加息和缩表所产生的货币收缩效应。这也是耶伦一再强调“美联储保持货币宽松立场”的关键所在。

第二,提高贸易壁垒的作用不是“贸易战”,而是“资本战”,是逼迫中国等制造业为主、制造业资本充裕的国家绕过贸易美国壁垒,直接去美国投资。实际上,这有前车之鉴。当年日本在日元升值的过程中,美国高筑贸易壁垒,301条款专门针对日本,逼迫日本企业大规模产业转移,把具有竞争力的汽车等产业直接投资到美国。所以,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而是惯用伎俩。中国有关部门应当好好组织学习一下这段历史。

正是基于上述认识,我反对人民币对内紧缩而达成对外升值的效果,因为这样的做法根本无法达成中国利益,反而恶化中国国内的实体经济生存环境,而逼迫国内企业向美国投资。所以我怀疑那些一味叫嚣中国央行放水、进而逼迫其紧缩的观点,因为此时这样做会更多地满足美国利益,损害中国利益。央行参事盛松成统计,金融危机过程中,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张4.5倍,而中国扩张2倍。这至少说明中国根本不存在比美国更甚的放水状态。同时,中国名义GDP从2008年的31万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70万亿元,增长一倍有余,而同期美国GDP增长仅为30%。我们不能因此认为中国货币效率更高,但至少可以认为中国并未“疯狂印钞”。

所以我认为,中国人的许多经济基本概念被一些大忽悠给整歪了。无论对国内还是对国外,都存在严重的认识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