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金融新周期下金融工作会议透露出的重大信号

17-07-17 09:35    作者:马光远    相关股票:

五年一度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不仅仅规格很高,更重要的是,是在中国经济正在迈入新周期的情况下,对中国金融业未来的发展,金融监管,风险防范等提出了一系列新的举措,引发了各界高度的关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出席会议并强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李克强总理提出金融是国之重器。这一系列的重大信号意味着,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这一命题,在当前中国实体经济与金融发展出现裂痕和背离的情况下再次得到了管理层异乎寻常的重视。

当然,从外界的关注度看,这次金融工作会议的最大看点是提出建立国务院金融发展稳定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从监管的角度而言,中国金融监管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混业发展的现实和分业监管之间无法兼容的矛盾,这在过去多年金融业快速发展过程中越来越突出,如何顺应金融业发展的现实,对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进行改革,是这么多年金融界都非常关注的话题。这一次金融会议决定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作为一个国务院层面设立的,级别高于以前“一行三会”的权威比较高的结构,我个人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对这个新设立的委员会进行解读:第一,这个委员会很显然不同于20138月设立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制度是“一行三会”之间平行的临时协调机制,在监管出现交叉冲突或者漏洞的情况下,这个非常设的联席会议制度来对相应的监管问题做出回应,而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则是一个常设的实体,级别高于“一行三会”,其监管职责应该是全面的,有“一行三会”的监管,也有中央和地方的监管,境内境外的监管等等。从其名称解读,除了具体的监管事项,其还在国务院层面承担金融稳定的职责,也就是说,在宏观层面,其也具有监管职责;其二,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的同时,保留了以前“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模式,而没有采取合并“一会三会”的超级金融监管机构的模式,这样的做法,一方面避免机构动作太大,;另一方面,在分业监管已经取得一定经验的情况下,避免机构合并动作太大不利于未来的监管;其三,强化人民银行在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的职责,这意味着,央行在未来金融监管中将承担更加重要的角色。这种强化央行的宏观审慎监管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职责,一方面和全球金融监管提升央行的地位的潮流一致,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具体体现。

2015年就制定十三五规划做说明时,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主要经济体都对其金融监管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主要做法是统筹监管系统重要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尤其是负责对这些金融机构的审慎管理;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包括重要的支付系统、清算机构、金融资产登记托管机构等,维护金融基础设施稳健高效运行;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通过金融业全覆盖的数据收集,加强和改善金融宏观调控,维护金融稳定。这些做法都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提出要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加快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监管、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这次金融工作会议,更加强化央行在宏观审慎监管层面的职责,是这一指导思想的体现。

除了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这次金融会议还有一些特别值得关注的动态:

第一,更加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提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这意味着,避免资金在金融系统内循环,避免以钱生钱会成为金融机构未来业务纠偏的重点,这将极大影响包括银行理财等在内的金融产品以及金融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比如,在融资机构上,提出要改善间接融资结构,推动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发展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融资服务的中小银行应该会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对于保险业,重点强调发挥长期稳健风险管理和保障的功能,之前保险行业狂飙猛进的势头势必逆转。

第二,提出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在金融改革的过程中,防范包括高杠杆在内的金融风险仍然处在重中之重的位置。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在推动去杠杆方面,这一次重点提及的是“经济去杠杆”,而不是“金融去杠杆”,可谓点到了问题的根本。企业债务也好,资产价格泡沫也好,根子在经济本身,而不是金融自身。提“经济去杠杆”可以避免金融领域硬性的为去杠杆而去杠杆,引发踩踏效应。这在2015年的股灾中是有教训的。在“去杠杆”上,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提法是“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控总量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提法,这意味着,在广义货币M2总量达到163万亿的情况下,控制货币的总量已经“稳健货币政策”的应有之一。最后,提出“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这种提法,是点出了中国杠杆最大的风险所在是企业债,而企业债中,最大的风险是国有企业的债务。当然,要避免在处置企业杠杆的过程中,只关注国有企业的债务,而不关注民营企业的债务。

应该看到,中国金融和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新的历史周期的期点,在全球主要央行经历八年多的货币放水之后,全球货币政策转折点正在到来,就此而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既是为未来中国金融业的发展构建先进的监管体系,也是为新的金融周期下,货币政策的转向,以及可能引发的各种风险未雨绸缪,其对金融业自身的发展,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格的影响,在未来我们慢慢都会深刻体会到。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