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中美之争,其实已经失去了悬念(下)

17-07-16 21:38    作者:王方剑    相关股票: 太平洋

中美之争,其实已经失去了悬念(下)

[转载]

 

 

四、金融之维

 

人们都喜欢说,犹太人是最懂金融的民族。实际上,中国人才是最懂金融的民族。管仲利用金融手段,轻而易举灭亡一个国家的时候,宋朝发明世界上第一个纸币交子的时候,犹太人还在沙漠里割包皮玩呢。

而且,犹太人对金融的理解,层次很低。这跟他们从小商小贩起家发迹有很大的关系。在犹太人的金融思维里面,投机就是他们最高的境界和追求。而中国人的金融思维,则一开始就导向金融的最高层次和最高境界:国家资本。

很多人说,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跟国际不接轨。为什么中国是这样,因为我们历史上一直都是这样的。站在中国特有的金融思维上看,犹太人的那种小商小贩式的金融观念,才是很低级,很不合理的。

小商小贩们,自然是理解不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因为大多数时候,犹太人连国家都没有,他们自然理解不了国家资本。正所谓,井蛙不可语于海。

因为犹太人控制了美国人的金融体系。所以中美金融之争,说白了就是中国人和犹太人之争。而中国人和犹太人在金融上的较量,则表现为国家资本和小商小贩资本,两种截然不同的金融思维和模式的对撞。

中国的国家资本,会让资本流向生产。犹太人的小商小贩资本,会让资本流向投机。国家资本,会天然的抑制投机,为什么我们的股市,和美国的股市完全不一样,为什么中国的股市,不是经济运行晴雨表。这都是因为,中国是国家资本的金融模式,美国是犹太人小商小贩的金融模式。

犹太人的小商小贩金融资本,则和中国的国家资本相反。它们厌恶生产,而热爱投机,具有先天的反生产性和投机性。

如何理解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金融模式呢。我们来打个比方。种庄稼和薅羊毛能理解吧。种庄稼,是把种子种到地里,然后等待收割的时候,就收获了更多的粮食。薅羊毛则不然,看到羊,就冲上去,把羊毛薅光。

在微观上,我们中国人,每一个家庭,都天然的热爱储蓄。这也是一个微型的国家资本金融模式。因为储蓄,就意味着更多的生产。生产,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更多的财富,则意味着可以养育更多的孩子。我们的金融思维,其实都根植于我的文化里。

生产型金融思维,用在了种庄稼上,就是买更多的地,种更多的粮食,盖更多的房子,娶更多的妻妾,生更多的孩子。为什么中国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因为我们有了这样的金融思维。我们民族扩张的边界,就是可耕地面积的边界。如果可耕地不够用,就在山上造梯田。

生产型金融思维,用在了工业上,则是赚更多的利润,把钱储蓄起来,然后办更多的工厂,生产更多的商品,赚更多的钱,再储蓄起来,再继续去投资。我们商品扩张的边界,就是占领全世界的消费市场。我们之所以成为了世界工厂便是因为我们有这样的文化本能。海外华人之所以到处能主导当地的经济,也是因为这样的文化本能。

而投机型金融思维呢,它们根本不事生产。见一个羊,去薅一个羊。等羊都薅光了,这群投机资本家,就只能互相薅。怎么才能互相薅呢,要实现投机利润的扩张,看看欧洲近代史,全是金融投机资本家,在背后主导着战争。

这些可怕的投机狂魔,为了实现高投机回报,他们酷爱购买战争国债。如果打赢了,那么瓜分战败国,投机资本就能赚得盆盈钵满。如果打输了,投机资本就血本无归。

中美的金融之战,都面临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情况。中国的金融战,最大的敌人目前看还不是犹太人。而是内部出现的金融买办势力,和犹太人一样的金融投机势力。而且,他们和犹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我们中间,有一大群叛徒。

美国要和中国打金融战,他们内部的困局是,犹太人投机资本,对生产具有先天性的憎恶。美国的白人工业资本家,想要制造业回流,但是犹太人的投机资本,则要竭力的破坏这些。因为,白人的工资资本家一旦满血复活,那反犹主义的风暴是犹太人无法承受的。

相比而言,中国的国家资本,想锄奸,肃清那些金融买办势力,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说白了,还是政治问题。谈不好,就来硬的呗。为了国家安全,没有人可以凌驾国家意志之上。

但是对于美国内部的分裂来说,他们想要攘外必先安内,是很难的。中美的金融之战,只要中国肃清了买办内奸,斩断那些帮犹太人薅羊毛的手,稳固了金融长城。那么犹太投机资本薅羊毛的本事再强,你也没办法在城墙砖上薅到羊毛吧。

这样,便可以利于不败之地。然后国家资本步步为营,向外扩张,储蓄,更多的生产,更多的市场份额,更多的储蓄,更多的生产,如此反复,直到占领全世界。

我们可以挡得住犹太人投机资本的投机扩张,但是犹太人却挡不住中国的生产型金融扩张。这种低级的小商小贩,还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国家意志和国家力量。

随着中国的扩张,那么全球的购买力,就会被中国人储蓄起来。而如果投机资本,一直从中国身上薅不到羊毛,那么他们的金融泡沫,就会越来越大,他们的购买力,就会被逐渐的掏光。中国的逻辑很简单,我不薅羊毛,我直接诚实劳动,把你们的钱赚光就行了。

中美之间的经济失衡,为什么这么难以再平衡呢。跟中国人骨子里的生产型金融思维戚戚相关。而美国人想寻求中美之间的再平衡,只能薅中国羊毛,把钱再骗回去,然后才能再平衡。问题是,中国不给薅,而且美国也薅不动。

比方说,中国赚了美国一块钱,美国能及时的把这一块钱再薅回去,然后中美之间就能实现再平衡。但是呢,它不但没薅成,中国又赚了它一块钱。现在的失衡就变成了两块。美国人一看,就急眼了,马上又来薅,结果又没薅成,再被中国赚了一块钱。失衡就变成了三块。

这样一直下去,美国贸易竞争不过中国,企业破产,财政锐减,美国的赤字就会越来越高,美国的债务规模就会越来越高,那么美国的金融泡沫,一定会崩溃。

为什么犹太人的投机资本,薅其他国家的羊毛那么顺利呢,比如拉美,南非和东南亚。因为那些国家,根本不理解国家资本这么高级的东西。所以才会被这些诸如索罗斯一样的小商小贩打败。

而在国家资本面前,投机资本,具有天然的劣势。就好比说,你的骑兵再快你的弯刀再锋利,可是你能用刀砍倒一座城墙吗?你砍不倒我们的城墙,我们倒是可以不断的把城墙一圈一圈的向外修,圈更多的地,建更多的长城。

这场战争,对于美国小商小贩投机资本,是很残酷,也是很无望的。所以他们在做垂死挣扎。特朗普又是减税,又是加息,又是对境外美元罚款,短期看是推高了美国人的购买力,而本质上看,则是要让美国失去更多的血。更多的赤字,更多的债务,更多的泡沫,更多的国家在抛弃美元,这些都是在失血。

或者说,特朗普加速了美元霸权的消亡。帝国霸权木桶,又要被它锯掉了一块木板。所以说,随着中国在肃清金融买办,犹太人便丧失了获胜的可能。中美的金融之争,也逐渐明朗,失去了悬念。

接下来,便到了人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如果美国人一败再败,狗急跳墙,中美之间,会爆发战争吗?

 

五、军事之维

 

中美之间会不会爆发全面战争,取决于中美之间军备力量会不会失衡。如果中国的海军,强大到可以全面控制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时候,那么中国可能会主动出击,把美国的军事存在挤出去。

如果美国的军备力量,能短期内,实现爆发式革命式的发展,美国会主动挑起战端。比如说,美国突然有了300万陆军,200支航母编队,10000架八代机的话。这可能吗,显然不可能,这是开玩笑。

实际上,美国的军事科技,和军备战略,过去的几十年,苏联解体后,因为失去了对手,中国的常规军事力量,又和美国之间存在代差,美国人太孤独,便丧失了发展进步的动力,丧失了远大志向,走进了误区。这个误区是,美国的国防战略方向,导向了反恐这种治安战低级军事发展路线,而和发展大国之间总体战的另一条正确的道路,擦肩而过。

美国在中东忙活了十几年,中国在家里埋头搞发展。此消彼长,等美国人回过神来,发现它已经拿中国没办法了。最明显的一点是,96年台海危机,美国两艘航母编队,驶入台湾海峡,中国怕不怕,当时是很怕的。李总理当时发表电视讲话说,你们的航母敢来,中国就把你们的航母变成一片火海。兵法上,这叫不能而示之能,虚张声势。

今年,美国再次两艘航母开到中国家门口,驶入南海,中国怕不怕?根本没人当回事。反倒是美国人比较怵。所以美国防长说,击沉美国航母,等于是向美国发动核战争。他要是不怕,干嘛说这种话。这同样是不能而示之能,虚张声势。人为什么要虚张声势呢,因为害怕。

也就是说,美国已经错失了和中国打总体战的战略机遇期,也丧失了这种战争能力。那些对付伊拉克阿富汗的空地一体战,空海一体战,用来对付中国简直就是挠痒痒。因为,这些战争体系成立的前提是,美国要拿到制空权。

对中国近海作战,美国连制空权都拿不到,拿什么对展开地攻击?航母编队上的大黄蜂,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对中国展开攻击,形同自杀。所以说,航母编队,也就是吓唬吓唬小国家,对中俄这样的大国,根本就没什么用。

现代战争,小国打小国,就是一通王八拳,你抡我一通,我抡你一通。大国打小国,则是家长打孩子。大国打大国则完全不一样,它体现的是体系对抗。所以没打之前,得先比划,你出什么招,我出什么招,高手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比划几下之后,大家心里就有数了。

美国的军备和国防科技,过去的几十年,就是老研究家长怎么打孩子这种没出息的事。等到要跟真正对等的大国之间要比划的时候,才发现,面对大国的防空体系,自己一时间黔驴技穷,连制空权都拿不到。

中美之间的体系对抗,最突出的矛盾在于,美国拿不到制空权,中国却可以瘫痪它的军事基地。制空权,是踹门的意思。瘫痪对方军事基地,则是打断腿的意思。形象的说,美国踹不了中国的门,但是中国可以打断它的腿。

美国用来突防的武器,不外乎是B2F22。但用这两个隐形战斗机,来突防中国的岸基防空系统,根本都不成立。B2,飞的那么慢,体积那么大,只要被雷达发现,跑都跑不掉,一枚地空导弹,几十亿美元就报废了。中国目前已经可以发现B2。所以,美国要是用B2来突防中国,那也太败家了。

再看猛禽F22,这个战斗机,是为冷战和苏联对抗而生,而不是对中国作战所设计出来的。所以,首先它的作战场景都不对。其次,作战半径太小,只有700公理。放日韩基地,因为日韩基地,在中国火箭军的打击下,很难生存。所以F22只能放关岛基地。如果它从关岛起飞,来突防中国,那么就意味着,飞过来回不去,油用光了,只能坠海。

那不突防,能不能直接来硬的,那样打起来,对美国来说,就太惨了。一枚地空导弹,轰下一架大黄蜂,在中国的岸基防空体系面前,美国的舰载战斗机向雪片一样地飘落,这仗怎么打。

所以,美国不敢踹门了,他们只能研究新的战术体系。这个新的战术体系便是防区外发射战术导弹。踹门不踹了,只能离老远,用石头砸人家窗户玻璃,这便是美国的新战术思想。

怎样防住这些防区外发射过来的战术导弹呢。所以,大国之间的体系对抗就升级为了反导技术的对抗。目前看,中国可以进行末段反导和中段反导,美国只能做到末段反导。中段反导进行了很多次实验,但是实验结果并不理想。在反导上面,中国技术上要领先美国。

代表美国反导系统最高技术的是萨德。美国为什么要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体系呢,因为它得防住中国的火箭军中程弹道导弹,对日韩军事基地的打击。如果防不住中国的火箭军,那么日韩基地,根本就无法生存。因为弹道导弹,高超音速突防,成功率是很高的。一般的防空系统,根本拦不住。

既然弹道导弹突防这么厉害,为什么美国不用中程弹道导弹来突防中国呢,因为美国没有中程弹道导弹。要用弹道导弹突防中国,它只能用洲际弹道导弹来实现,但是用洲际弹道导弹,对方显然会判断为是核攻击,马上就会进行核报复,然后核战争就要爆发了。所以,美国无法用弹道导弹来突防。

比制空权更重要的,是制信息权。现代战争数据链的核心,是卫星。那么制信息权的关键,是反卫星技术。在这方面的技术上,中国也领先美国。虽然说卫星被击落后,可以再补发备胎卫星,但是我们也可以一直击落,你补发一个我击落一个。一枚导弹,换一枚卫星。这个战损比,仗就没法打了。

很多不懂军事的人,一说到中美之战,就往美国打伊拉克那种场面上联想。这都是杞人忧天的胡思乱想。大国对大国,根本就不是那种打法。

目前,大国军备竞赛体系对抗的制高点,是反导,反卫星,太空战,超高速飞行器,远程超音速隐形战略轰炸机。前几天,俄罗斯进行了一次反卫星实验,但是失败了,这也说明,俄罗斯其实已经退出了竞争序列。目前有资格做对手的代表未来战争科技方向,只有中美两国。

怎么防御中国的火箭军,怎么防御中国的反卫星技术,怎么防御几年后中国的战略隐形轰炸机,怎么防御中国的超高音速飞行器,美国现在还没有答案。所以特朗普很焦虑也很着急。

他想把美国军事国防,扭转到大国总体战这个正确轨道上来,他想要发展六代机,他想要复产F22,他想要发展大陆军,他想要进行核军备竞赛,他想要抛弃F35。为什么特朗普要抛弃F35,因为F35这种对地攻击的空地一体战军事思想的产物,对伊拉克作战是个宝贝,对中国作战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垃圾。连制空权都没有,你攻击个什么呢,一飞过来就长个被攻击的脸。

要和中国展开军备竞赛,特朗普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想发展。但问题是,钱从哪里来呢。是啊,怎么解决钱的问题呢,没法解决。于是,特朗普思路广,又想拉着俄罗斯制衡中国。这种均势策略,是欧洲白种人的本能,遗传,基因里的东西。欧洲为什么几百年来那么乱,那么破碎,都是因为这种均势策略。

美国要对中国展开均势策略,说明他们内心里已经认为,美国一个国家无法对付中国。所以必须得拉着其他国家来联手对付中国。就如同当年英国组织反法联盟那样,因为它自己打不过法国。

但是,对中国实行均势策略,和英国对法国的均势策略,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年德国,俄国,奥地利们,之所以敢参与对法国的均势策略,是因为他们本身和法国的块头也都差不多。但是,中国周边,有能和中国相比拟的国家吗?哪个国家,敢跟着美国对中国进行均势策略呢?

所以说,英国的反法同盟是成立的,但是美国的反中同盟,显然是不成立的。就拿俄罗斯来说,它既没有与中国为敌的资本,也没有和美国做朋友的资本,美国人对于俄罗斯,是很分裂的,既想利用俄罗斯,又瞧不起俄罗斯。美俄关系的未来,虽然嘴上热乎,但实际上很黯淡。

让新罗马,跟他们眼里一个拥有核武器的沙特阿拉伯做朋友,新罗马的元老们,估计会恶心的发疯。奥巴马公开说俄罗斯:人们老认为俄罗斯是个大国,但是我觉得俄罗斯是个很小很小的国家,它除了武器,石油,天然气和木材之外,就一无是处,没有人对俄罗斯的产品感兴趣。

美国一个国家打不赢中国,和中国搞军备竞赛,又没中国有钱,未来更不可能打赢中国。想组织反法同盟一样的反中同盟,又找不到炮灰,这条路也死了。所以中美之间的军事之争,现在看,也已经失去了悬念。

最后,还剩下文化之维。我们接着分析,中美之争的文化之维。

 

六、文化之维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普世文化,也就是美国所代表的全球性价值观,它是一种新教伦理加启蒙思想的混合物。就像工业革命的种子,来源于东方手工业文明一样。西方的新教伦理和启蒙思想,也来源于东方文明的孵化。

西方人为什么敢于反对天主教,因为可怕的黑死病让他们产生了信仰动摇。整个欧洲的人都快死绝了,狗大(God的汉译名,因为上帝一词,特指中国文化的昊天上帝,用来翻译God不准确,也是一种文化自污。)一点用也没有。交那么多的税,买那么多的赎罪券,成天祷告,结果到头来,屁用都没有。

黑死病怎么来的呢,蒙古人西征造成的。西方人,因为卫生条件太恶劣,很容易传播病菌,所以蒙古人就把腐烂的尸体,用抛石机抛到他们的城堡里,于是黑死病就开始蔓延。

一方面,他们看到,在所谓的异教徒文明面前,他们毫无还手之力,异教徒的强大,让他们不再坚信自己是狗大的选民。同时,黑死病的蔓延,对瘟疫的恐惧和绝望,让他们开始怀疑狗大。

于是他们便起来反抗天主教。这便有了新教革命。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新兴的资产阶级,要反抗王权和神权,便又产生了一次新的思想革命。这便是启蒙运动,启蒙运动的理论根源和动力,同样也是来自东方。

狗大面前人人平等,天赋人权,卢梭的这些思想,翻开犹太文化,是找不到它的种子的。翻开古希腊罗马文化,也找不到这些思想的种子。费尔巴哈的自然思想,西方人也根本没有。圣西门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思想,其实就是儒家的大同社会。启蒙运动的思想种子,全部来自东方文化。因为东学西渐,他们学习了西方文化。启发了斯密的魁奈经济学重农主义思想,根源也同样来自东方文化。

启蒙运动,就是以东方的文化为武器,来攻击天主教为代表的西方文化。所谓的启蒙,就是祛除蒙昧。那谁是蒙昧的呢,天主教是蒙昧的。谁是文明的呢,东方是文明的。当时的中国,就是欧洲知识分子的精神彼岸。比如霍尔巴赫,比如伏尔泰,等等等,他们对东方文化的推崇和赞美,近乎到了肉麻的地步。

绕了一圈,启蒙思想,出口转内销,又回到了中国。现在,中国一些人,拿着启蒙运动的那些东西,视为真理,认为中国人是蒙昧的,要开启民智,这简直是要笑掉人大牙了。中国人又不崇拜狗大,又不信天主教,何需启蒙呢。中国改开后培养出来的文人,活埋一半,都不冤枉,很多都是既无知又无耻之辈。

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倒下之后。中国登顶,那么全世界才会迎来真正的原汁原味的文明。现在的美国文化,其实骨子里还是基督教蛮夷文化。而启蒙运动所带给西方的那些东方思想,西方人并没有消化的很好。于他们,不过就是一种外在的装饰,内在里,还是蛮夷的那一套。

中国根本没有理由在文化上自卑,更没有理由在文化上不自信。也更不缺乏为全球建立普世文化的精神,思想,和理论素材。凡是看不到这一点的,不过就是因为没文化。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要对一些没文化的知识分子们,进行再启蒙教育,因为他们脑子里面装了很多西方蒙昧主义垃圾。

五个维度,都完成了,我们就可以实现中国文化里,全球统一的目标。这个目标,是礼记里说的。《礼记·中庸》:“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

车同轨,是指器物科技文化标准体系;书同文,是指思想学术文化标准体系,行同伦,是指伦理道德文化标准体系。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遇到文化相对主义者和道德相对主义者们的阻挠和挑战。他们会坚守,西方的那些垃圾,是人类文明的瑰宝,是需要保留的文明样本。他们根本不会去翻阅历史,看看历史上,西方人的那些垃圾文化都给人类造成了什么灾难。自从西方人窜出天主教的兽笼之后,它给全世界带来的,就是灾难和无穷的灾难。

过去的,都即将快要翻篇了,以东方文化的视角看待西方,它们的一切都糟透了。如果我们赢了,我们要全面的否定和推翻这些糟粕。只有先打扫好屋子才好开饭。一个崭新的世界,将迎来一个新千年文明。地球村,也将迎来它的秦始皇。

美国模式,只是周天子模式,而不是秦始皇模式。所以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不可持续,难以为继,到处都是混乱和战争。真正可持续的全球化,来源于真正的一体化全球统治。地球很大吗?放在整个宇宙中,它渺小的像一粒尘埃。所以要统一这么个渺小的星球,又有何不可呢,又有何难呢。

在周天子模式下的弱统治全球化,世界人民大团结是不可能实现的。要实现世界人民大团结,唯有升级到秦始皇模式: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

这个伟大的事业,可能需要一代人到两代人的奋斗来完成它。而一个中国领导世界的全球化,那么中国目前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比例,是不足的。中国要实现地球长久的稳定,需要人口占比至少超过30%以上。也就是说,在我们赢了美国之后,我们需要30亿人口。只有这样的全球人口结构,世界才会长久的太平。

要在几代人内达到30亿人口,我们更多的生存空间,尤其重要的是,需要尽早全面放开生育。想一想,如果美国有20亿人口,谁敢不服从美国的统治吗?为什么苏联解体后,美国二十几年就走到头了呢,因为它人口太少。3亿人口的国家统治整个地球,本来就不可能长久。

通过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无论从工业,科技,金融,军事和文化上看,中美之争,都已经失去了悬念。明确这一点,我们就能树立必胜的信心,团结和凝聚最大的力量,我们才能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有所针对的对他们最后的堡垒进行最后的进攻。民族复兴,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这个目标。

一切都会消失,只有民族不会消失。凡是不能打倒我们的,都只会使我们变得更加强大。同样,世界文明史上,一切的竞争也都是民族的竞争。一个伟大的民族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她有远大的志向和抱负,并能够为了实现抱负,而坚韧不拔自强不息。

我们沉睡,我们苏醒,我们走出他们围困我们的牢笼,从今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挡住我们的脚步。我们才是世界历史的最大参与者,我们回来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捭阖牧道》系列专题,把生活中发生的现象说清楚,把世界当前发生的大事情说清楚。本文是第十八篇。敬请期待后续文章。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