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孙涤:芒格的风采和智慧

17-07-16 09:01    作者:Blogbuffett    相关股票:

孙涤:芒格的风采和智慧

 文:孙涤 投资之道

  通过巴菲特了解到芒格,两人都是我的英雄,不但在投资上和经营上,更在智慧上和人格上。

 

说来有些奇怪,我早已是伯克希尔集团的“芝麻”小股东,而且早在1995年替上海证券报写专栏时就开始推介他们的投资风格,也帮助营造了巴菲特价值投资的众多中国粉丝,却从来没有参加过他们的股东大会。也许是因为高度信任两位的坦诚透明,向来表达透辟,以为不必“凑热闹”也能得其“真传”的缘故吧。

 

这次受友人的邀请,说是能面谒芒格先生,有机会亲炙其教诲,于是赶去参加了芒格主持的西科金融公司的股东大会。

 

55日下午在帕萨迪纳市(距离我家50公里)的大会,是紧接着伯克希尔在上周末的年会之后举行的,四千多位参会者中有不少是从奥马哈飞过来的。三个小时的会议,几乎是芒格的个人秀。只见他精神矍铄,往往提问者语音刚落,芒格就已开始应答了,而且直捣问题核心,庄谐并陈是老先生的特色,非常脍炙人口。

 

当天晚上,芒格和一些亲朋好友相聚在一个小型酒会,大家向芒格致敬,并祝贺他的智慧集锦《穷查理宝典——芒格的智慧箴言录》的中译本在中国出版。我也因此有机会向他当面请益。

 

下文中我将精选那天晚上我向芒格先生促膝请教时(包括当天下午股东大会上芒格和听众的互动)他的见解。我受国内中道巴菲特俱乐部同仁们的委托,特意向他讨教了四个问题。面聆芒格对各种事理的洞察,收获超出了我的预想。我平时就注重芒格的观点和言谈,读来也有不少心得,所以把他当晚简捷的回答放到他一贯的智慧框架里来理解。

 

芒格今年八十又六,但气色清朗、步履迅捷,他的好奇心和幽默感无疑表露出其充溢旺盛的生命力。芒格思维之敏锐超过了年轻人,我的话还没完,他就明白了整个问题,以及背后提问的动机。极为坦直向来是芒格的风格(答问比巴菲特要直截了当的多),但他却不会就事论事地直接回答,而是讲一下深具启发性的话,促使你思索并期待你自己举一反三。比如,当我代巴菲特俱乐部的朋友问芒格,“怎样才能在中国找到好企业投资,四十年都不用操心?”老人微笑着眨了眨眼睛,反问道,“要是考虑到腐败,你能安稳地睡多久,十年、二十年?”有关具体投资对象的问题,他和巴菲特一样,一般是不回答的。然而总会有不少人求芒格指点快速致富之道,好比是在问,“我怎样才能不费力气就快速发财?你可得快速教会我!” 芒格提醒道,即使世上真有这类点石为金的门道,也是学不会的。虽然巴菲特和芒格从来不吝于和大众分享他们对市场和政策环境的总体判断,大家也总是能从他们的睿智和真率获得教益。

 

故而,芒格的回答总不忘从事物的本质抓起,他认为一个人要在纷杂的世界里博弈,不但要勤于学习,更要善于学习。要得到真知灼见,形成真正出众的竞争力,就要跨学科,在多个领域里汲取智慧和工具,心里得有多个思维模型。他坚持,任何单个经验或信息只有嵌入组合而成的智慧框架里,才会展现其意义,才能予人洞察力,才能指导将来的选择决策。

 

对于人们局限于某个“专业领域”,芒格很不以为然。他指出,世界并不是划分成领域来构成的,问题的发生不会只是某个领域内部的因素造成,也不会仅仅靠那个领域内的工具和方法就能得到解决的。“学科”是人为划分成的,只是一般情况下的分工而已。但要解决复杂系统的问题,这样划分往往就失效了。人们必须综合各类知识技能,突破学科分工,结合成为新智慧,才能响应新的挑战。这是芒格所谓的“普世智慧原则”。

 

与“普世智慧”的精神相反的,芒格的批评相当尖锐,是“一把榔头打天下”的偏执。许多所谓的“专业人士”,专精某个领域,却倾向于把自己局限在狭窄范围的训练当做普遍适用的智慧。这就好像手中只有一把榔头的匠人,对付任何问题都靠“锤”来应对,难怪他们把各种问题都看成“钉子”了。我们世界面临的许多困扰的一个根源,就是这类狭隘的“榔头主义”。

 

芒格始终认为投资选股不过是普世智慧艺术的一个小分支。当我问他,中国不少人有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方法不适合国内股市的看法,有无道理?他回答说,即使在华尔街,很多专业经理人对此也还将信将疑,他们的确难做到位。而经济和金融学的教授们以及商学院的课程不顾实际,误导也很严重,但这不妨碍你针对市场的强势和缺失,找对目标,做对事情。因为终了还是业绩说话。

 

巴菲特和芒格为什么总能把握动态并作出准确的推断,他们是怎样捕捉到有用的信息的?这次大会上又有人提到,我也请教了他。芒格认为阅读纸质的重要是无可取代的。报刊里,《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数一数二,任何明眼人无不每天读报纸。他对好书的影响力也极为推崇,不读好书就和文盲差不多。好书能启迪你的理解,凝练你的智慧,是网上的泛覧所无法企及的。(我们有机会将展开讨论。)

 

芒格解释了“逆向思维”的重要性,“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思考”,德国著名数学家雅可布的这句名言,是芒格经常引用的。

 

比如,他强调要逆向来运用“80/20定律”,认为正确选择做对于成功有关键影响的几件事,虽然重要,但是不够。我们还必须竭力避免导致失败的几个关键因素,因为超过80%的失败往往是由不到20%的业务(或人事)造成的。琢磨在历史上及你周围发生过的错误,分析它们的肇因,吸取其中教训,才能走出新路来。芒格非常热衷于收集历史上判断失误的案例。他从来不划地自牢,把自己限制在“专业分工”的界限之内,而是从不同的时期、地域、学科、行业来广泛收集教训。他认为人类的成功和人类的失败一样,其教训和启示应该都能触类旁通。

 

理解犹太人从几个世纪的经营中淬炼出来的80/20的经验法则,多数人只从一个角度,即积极的成功的角度来看。比如说,80% 以上的利润是由不到20%的客户带来的,一个软件系统的20%的功能就足以满足至少80%的需要,等等。芒格提醒我们,从失败的负面的角度,80/20(甚至90/10)的经验法则同样能给人们带来启示:造成大多数的失败和问题的因素常常很少,而且是同样的那么几个。避免它们,甚至根除它们,事务成功的机会就会大增。管理大师德鲁克也有同样高卓的见解。他认为管理的精义,首先在于“做对的事情”(effectiveness,要比“把事情做好”(efficiency)重要得多。明白“有效果”(effectiveness)和“有效率”(efficiency)之间的区别,对于我们的决策能否有成效,非常有价值。笔者有机会时将做详尽探讨。

 

鉴于高盛受到美国证交所的刑事调查正备受各方关注,而巴菲特介入高盛历来很深并有大量投资,股东大会上这类提问自然占了相当的分量。芒格的回答很有深度,他谈到了金融服务的社会功能和工具创新对交易的促进;同时他解析说,即使一项初衷正当、效益良好的业务,发展过度了,无论是贪欲还是激励扭曲造成的,都会走向其反面,造成很大的危害。政府的监管因此是有必要的。听任放纵过甚,人性原本的缺失必会无节制地膨胀。这次金融/经济危机的教训,是人性缺失群体性地扭曲,有系统地膨胀,危害变得异常可怕。芒格不但认同,防范的重要性要胜过救治工作的十倍,他甚至认为,事先的防范要比任何事后的救治都可取。他认为美国政府牵头的刺激措施,把美国和全球经济拖出前所未有的深渊,是有效和及时的。

 

在剖析伯克希尔得以持续成功的经验时,芒格非常简要地道出公司的“控股集团”特色。伯克希尔的成功在公司治理结构上乃由极端放权和极端集权两个方面构成,一种极有效果的相反相成。极端的分散授权:集团属下的企业有七十家左右,总公司充分授权具体经营而从不干预,一年一次报告,注重长期(一、二十年)的绩效而不看季度的波动,从不要求例会也很少电话指令。事实上总部的人员总共才28位,也无从管起。另一方面则是极端的集中控制:任何资本的配置运作和激励措施都是由两个人——巴菲特和芒格——做成决定的。在这种“纯粹的”控股集团模式之下,巴菲特和芒格又怎能确保集团的充分授权不会导致“尾大不掉”甚至“道德风险”呢?两人一贯的回答是,务必挑选“好人”来主持工作。

 

巴菲特从导师格兰汉姆获得的真传之一,是买股票如同获得企业所有权和经营管理权之一部(或大部),但真正了解企业长久成长的源泉来自优秀管理者的思想则来自芒格所推荐的菲利普.费舍尔。巴菲特认为这是芒格对伯克希尔的一大贡献,也使他自己的投资和经营理念能够完整,立于不败之地。在大会上,芒格特别介绍了中国比亚迪公司的CEO王传福,认为巴菲特和他之所以改变了伯克希尔不投资高科技企业的惯例,是出于对王传福这个人的品格、能力、理念、热忱的信心,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令他们刮目相看。

 

在酒会上我也有幸同王传福做了切近的交流。我的感觉是,他相当厚实大气,有远大的追求,确如芒格所高度期许的那样。其实慧眼识英雄的还是李路先生,比亚迪现任大股东之一,芒格的合作伙伴。李路早在2002年就已入股比亚迪,正是他向芒格和巴菲特引荐了王传福,才有了2008年伯克希尔入股比亚迪。芒格和巴菲特阅人无数,他们很快就认定王传福和比亚迪的前程远大,尽管眼下的业绩还没有完全反映出来。

 

巴菲特和芒格识人用人的本领非常高明,值得敬佩。伯克希尔旗下有将近五十家企业的主管是由巴菲特直接任命,并对他直接报告的。但是这么多年以来,经过多次并购之后,这些主管几乎没有离开巴菲特和伯克希尔的(个别因荣休或健康原因的除外)。这个记录单极为难得,尤其在美国,考虑到美国的市场企业文化和个人价值追求,这个成绩实在比巴菲特成为世界首富之类的业绩更要辉煌!

 

和芒格谈得很高兴,他欣然题赠了他的《穷查理宝典——芒格的智慧箴言录》给我。这个中译本最近由世纪出版集团的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在社长施宏俊的策划下,它装帧得非常考究,值得珍藏。老友施宏俊曾出版了我的《别在市场里发呆》,品味和专业水准都相当高。我一向注意勤读芒格的文章讲演的英文原稿,浏览了书的译文,觉得真的很棒。翻译芒格的文章而能精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还得感谢组织翻译和出版的常劲、李路,和译者李继宏,他们倾注了大量的心力,带给中国读者一条畅通的渠道,来汲取芒格的智慧。

 (博客编辑:大地华盛)

 中道巴菲特俱乐部郑重声明:专栏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您发现本专栏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我们会删除该文章。转载本专栏文章、图片,请注明出处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