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京都居不易,古人在京师买房容易吗?

17-03-19 16:58    作者:低价猎手    相关股票:
​​

京漂,或北漂,我们现在专指背井离乡,为梦想,到北京打拼的年轻人,这些人,把自己最好的韶华都贡献给了北京。

向每一个为了梦想而奔波的人

​          其实历史上,京漂,这里是指专门到京师去找寻前途的年轻人,各国各朝都是这样,“腹有诗书气自华”倒是带着改变世界的梦想去的,但是,对于多数人来说“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境况。

理想和现实就是女汉子VS女神

要说到京师居住不易,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居易:长安米贵,居大不易。

这里面是有个真实的历史段子的:28(岁)年华的白居易,不辞千里来到京都长安,拜见当时的文联主席顾况,顾况主席一看白居易这个名字,就乐了,哈哈大笑说:米价方贵,居亦弗易。但打开其诗卷,第一首就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吹风吹又生”。不仅拍案叫绝,连连叫好,又说“得道个语,居亦易矣!”这么有才华,留在京都生活,又有何难?同时,赶紧改口,我只是开个玩笑,不要见怪啊。。

从此,白居易因此走上人生的康庄大道!

错!错!错!

老先生28岁来到京都,32岁考中国家公务员,但是,哪个时候,国家公务员福利也不行啊,没有福利分房啊!

”贞元十九年春,居易以拔萃选及第,授校书郎,始于长安求假居处,得常乐里故关相国私第之东亭而处之。“

也就是好不容易考取国家公务员,做了新华社编辑,但,只能住在六环。。。这个房子,还是自己出钱租的,,当时俸禄几何?1.6万文钱。(比李白在2000文高了很多了)

做了2~3年国家公务员,老白把自己的老娘接到京师,但,只能安置在渭南,大概相当于在北京工作,自己住六环,老娘住在通州,只能周末回家看看老娘和小弟。。。也非常苦逼

一脸苦逼的白居易们

老白呢,比自己俩苦逼的知青铁哥们李绅(就是写《悯农》两首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其实,住房更辛苦。。)和元稹好多了,年轻时候啊,这哥仨都是租房子了,而且距离较近,正所谓,二逼青年欢乐多,三人都不得意的时候,经常喝个闷酒,吐槽一下时政。后来,老白发达了,官拜京师财政部高管,月入4万文,但, 依然要租房。。。

(其实,老白呢,不是买不起房,这厮主要是玩心太重,不想买,但是,但是,这个时候,女人要发飙的,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就督促老白买房:我要买房。。。其实老白老婆是个标准的大龄剩女,即使今天看。。。)

        老白后来不看其扰,就买房子了,并赋诗一首:《卜居》:游宦京都二十春,贫中无处可安贫。长羡蜗牛犹有居,未如硕鼠解藏身。

           老白50岁时候,才买房。。。而且,当时的位置看,恐怕现在也是六环意外了,108坊,老白是不要想了。

唐朝京都长安布局图-108坊

京都,居不易,确切说,恰恰是从隋唐开始的,为什么?隋唐开始盛行的科举制度,这一制度导致了大量的有志于出人头地,扶匡天下的"年轻人“来到帝都改变命运。

唐朝,就有一个著名的京都聚集地或知青村庄:终南山知识青年集散地,其实,就是文艺青年聚集地,李白啊、杜甫啊、孟浩然、王维啊、贾岛啊,都在这里居住过,乃至长期居住过。

这里忍不住继续说老白(白居易),有人去过庐山吧?庐山有个庐山草堂,就是老白的文化遗产。。这是老白得罪了当朝宰相,被贬到九江,就到了庐山寺庙。老白是谁啊?文化名流、名人!方丈请大诗人给已故僧人写个墓志铭,老白一挥而就,和尚一高兴,赏了10万文(古代的寺庙真是有钱啊,所以,以前啊,到了兵荒马乱,很多人就出家到寺庙里去。。。其实,现在的寺庙也是印钞机。。。),然后,老白拿这个钱修了庐山草堂,给我们留下了一笔文化遗产和景点。。。(当然,现在即使有,必然是重建)

另外唐宋八大家的韩愈,最后官拜京都市长兼任组织部副部长,也是50好几了才买房子,有诗为证“始我来京师,止携一卷书。辛勤三十载,已有此屋庐。此屋岂为华,为我自有余。”崩提了,也是四环意外的房子了。。

至于杜甫、李白等没啥职位的,就不说了,杜甫老人家在草堂里面大声疾呼”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这也是因为自己的破房子被风吹雨打,苦不堪言啊。


到了宋代,因为商业发达,更是如此啊!

苏家兄弟就不谈了呀,还是说一说吧。苏轼,毫无疑问是巨牛逼的历史文物,但,依然过得人不人,鬼不鬼,到了了老年,才靠着弟弟苏辙资助3000贯,在远离京师的常州置办了府邸,当时,官员月俸4~5贯,一年60贯,也要50年,这还是在常州啊,如果在当时的京师杭州,恐怕价格更高啊!【当然,苏轼主要是做啊,巅峰时,苏先生收入近2000贯,一方面是家大业大,替父还债,养着一大群亲戚和奶妈;一方面是苏先生乐善好施,经常大手笔做慈善,拯救灾民等等,并未置办房产。后来因为政见不和,仕途受阻,家道中落,后来买房不得不靠弟弟资助。这里面也要提啊,苏轼发妻死的早啊,没有女人在耳边叨逼叨逼”我要买房’,“我要买房”,你看钱都被老苏给挥霍了,没有提前置办房产保值。后面两任妻子,堂妹和丫鬟不靠谱啊。。。)

苏轼的弟弟苏辙是个有钱人啊!自己斥巨资在开封买了一个府邸,耗资9400贯!家财万贯啊!就是这么来的,妥妥的有钱人【当然,苏辙这个府邸是给女儿的嫁妆,咳咳,时过境迁啊,反过来了啊!宋朝时候就有婚姻法,婚前财产是个人财产,不能当作夫妻共同财产,以后休妻,也是人家女人的。老苏对女儿是真爱!】。。。同志们啊,你们看,从古时候开始,依靠文字赚钱就不靠谱啊!

而杭州,最好的房子就是学区房,只不过,这里的学区不是私塾教育,而是所谓的给参与贡院考试的房子租金!古人周密云”诸处贡院前赁待试房舍,虽一榻之屋赁金不下数十楮(1楮=1贯,1贯=1000文)”

地主阶级,商业发达地区靠出租的地主阶级,从封建社会到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以及我兔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定是有产者收割无产者的,历史从来没有例外过!所以,任何朝代,收集土地一定是对的,不会错的!国外也是如此!德国铁血首相、美国现任总统,哪一个不是有大量房产?巴菲特小小年龄(15岁)也是囤积土地!(15周岁,这一年,巴菲特通过售卖和派送《华盛顿邮报》,一个月能够赚取175美刀;并有了1200美刀的积蓄,然后,在内布拉加的奥哈马买了40英亩的农场。)

而宋朝是经济高度发达的,所以大量人口涌入京师,京师拥有大量的资源,但,多数人是靠租房子的,而不是自建,房屋拥有率是不高的。北宋名臣韩琦的话为证:“自来政府臣僚,在京僦官私舍宇居者,比比皆是。”

朱熹老先生说,“且如祖宗朝,百官都无屋住,虽宰执亦是赁屋。”由此可见,当时的房价之高!当时的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杨砺同志去世的时候,真宗皇帝前去吊唁慰问家属,结果“僦舍委巷中”,他去世时,宋真宗冒雨前往祭拜,发现巷子狭窄,连马车都进不了,“步至其第,嗟悯久之”。你看看,堂堂国务院副总理,竟然住在这么一个破地方,还是租的,连皇帝的马车都进不去,还要皇帝屈尊纡贵,移步步行!

据包伟民先生的估算,北宋后期,汴京市区的人口密度约为12,000-13,000人/平方公里(单位下同);南宋淳祐年间,临安府市区内的人口密度约为21,000,咸淳年间,甚至可能达到35,000。今天纽约、伦敦、巴黎、香港的人口密度大致在8,500以下,东京与广州市区的人口密度为13,000,北京约为14,000。换言之,宋代特大城市的人口密度居然超过了今天的国际大都市。

所以,出租房子就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利可图的事情了。

砸过缸的司马光老先生云:“十口之家,岁收百石,足供口食;月掠房钱十五贯,足供日用。”看到没有?用了一个”掠“,烧杀掠夺是一起用的词汇,一个月15贯钱。。前面我们说了,大宋公务员也就是5贯不到,一个月收租就顶公务员3个月工资。。

        当然,之后南宋,我大南京更是青出于来而胜于蓝(估计有通胀因素)南宋时,建康府(今南京)的“有房廊之家,少者日掠钱三二十千”,收到的房租至少有二三十贯。

       这个时候,你有钱你如何做?肯定是买地,盖房,出租,形成良性循环了!如果我们回到当时的宋朝,应该可以看到有钱人都在投资房子,热火朝天呢!

大宋朝廷,为了抑制房价和降低房租也是想尽了办法。

第一件事,当时大量建设廉租房

天禧元年(1017年),汴京店宅务辖下有23300间公租屋;天圣三年(1025年),京师公租屋的数目又增加到26100间。

第二件事,严控公务员占用政府廉价资源。

禁止京师公务员租用公司廉租房。

第三件事,限购。宣布限购,“诏现任近臣除所居外,无得于京师置屋。”现任高官除了正在居住的房产之外,禁止在京师购置第二套房。

大宋皇帝,有事(比如遇到严寒天气)没事(所谓重要节日)就会宣布强制减租甚至免租,藉此来降低京师生活成本。【这点上,就类似我们现在高速节假日强制免费了。。。】,但,也有人提出异见,“不知僦金既已折阅,谁肯以屋予人?积至塌坏倾摧,不复整葺,而民益无屋可居矣。是盖不知贫富相资之义者也。”国家强制降低或免除廉租房租金无所谓(当时按照计算,政府城建的廉租房房间大概一个月是450文左右,居民日收入在几百文, 其实成本还是很低的了。 ),但是,让私人房屋强制降低租金,乃至免除租金,就不行了呀!以后,谁还会修缮房屋?甚至有人会故意空置,这反而会导致租金成本的上升!(这就类似最低工资过高会损害就业,妇女孕假太长反而不利于女子一个道理!)

其实,中国人历史上有很多例子都隐含深刻的经济学原理,只是没有集成系统而已。

同时,南宋叶适( 南宋时期著名思想家、文学家、政论家,永嘉学派集大成者。 )认为,“开阖、敛散、轻重之权不一出于上,而富人大贾分而有之,不知其几千百年也,而遽夺之,可乎?”

这句话意思就是:定价,应该是市场来做,也就是让市场经济来决定价格,这一传统已经上千年了,现在(大宋)政府来强行扰乱,可行吗?

换成今天的话说: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支配性作用,乃至决定性作用。

再比如,苏轼兄弟苏辙大骂王安石改革:

“王介甫,小丈夫也。不忍贫民而深疾富民,志欲破富民以惠平民,不知其不可也。”

       这句话就是说,王安石,你个XXX小人!你体恤民苦没错,但不能归咎于有钱人!你打倒有钱人来让穷受益的做法,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是行不通的吗?

       你看,这就是现在西方典型的所谓贿赂选举,承诺高福利,你们投票给我!不成功还好,你一旦上台,践行承诺,咋办?政府印钞也不能提升福利,只有加税或借贷,其实是损害国家竞争力和损害国民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京师房价高企,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具有上千年的传承,可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手上给断了啊?这样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啊(来自微信朋友留言)

把火炬传递下去





​​​​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