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才是癌症之源

14-04-25 10:33    作者:火攻    相关股票:

 

建立防控和干预体系才是抗癌关键

 

叶匡政        2014.4.24

 

刚过去的4月15日,是中国抗癌日,但大陆媒体似乎对这个日子关注不多,几乎没见到有价值的深度报道。世界卫生组织不久发布的2014年世界癌症报告称,全球癌症负担正以惊人速度不断加重,平均每8个死亡病例中就有1人死于癌症。新增癌症病例有一半出现在亚洲,其中大部分在中国。在肝、食道、胃、肺四种恶性肿瘤中,中国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均居世界首位。大陆每分钟有6人诊断为恶性肿瘤,每分钟有5人死于癌症。

 

  这些数据确实令人恐惧。大陆今年抗癌日的主题是“消除癌症误区倡导健康生活”,并未触及癌症高发的真正原因。大陆癌症的发病与死亡率,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在攀升,虽和人口老龄化有一定关系,但环境污染还是最主要的致癌杀手。这从癌症的年轻化、城市居民发病率远高于农村居民,就能看出来。

 

  环境污染对人的伤害,是渐进的、缓慢的,极易被人忽视,但它却像幽灵一样,侵蚀着所有人的健康。雾霾、受污染的土地、水源和食物,都是引发癌症的主要因素。大气污染中,汽车和工业废气排放的化合物和重金属,附着在悬浮颗粒上,人体吸入就会增加肺癌的发病率。美国研究显示,PM2.5每增加10 g/m3,肺癌死亡率增加8%,大陆如此大面积的雾霾,显然是肺癌增长的主因。而受杀虫剂、重金属及化学污染的水源和食物,同样会导致人体癌变。大陆越来越多的“癌症村”,证明了这类污染与癌症的关联。

 

  在对抗癌症的这场战争中,大陆还看不到任何曙光。这是一场代价高昂的漫长战争,2006年统计数据显示,每年癌症医疗费近千亿元,占全国医疗卫生总费用的20%以上,如今可能翻番。很多家庭因有家人身患癌症,一夜进入了赤贫状态。

 

  大陆的卫生和医疗资源,多年来只重视晚期癌症的治疗,几乎没有构建相应的癌症防控体系。从今年抗癌日就能看出,各地区不仅没有对癌症病患的科学统计,更没有对地区性危险因素的研究、癌症筛查、宣传教育或早诊早治,只有单一的就诊医疗。虽然各地癌症患者激增,肿瘤医院虽收入爆涨,但关于癌症的防治与宣传机构却几乎没有。每年也只有抗癌日这天,一些医疗机构会做一点与癌症相关的宣传。

 

  在中国社会发展的格局中,研究、制定或代言癌症防控政策的公共机构也是完全缺失,连国际通行的控烟措施都推进得艰难,就不用说用公共政策来制衡那些污染严重的产业力量了。当癌症防控的公共机构消失或失声之时,也是各种引发癌症的危险因素,在这片土地上的猖獗泛滥之日。

 

  美国也曾是癌症高发国,但1990年代初出现拐点,此后逐年下降。对环境污染的重视与治理,当然是其首当其冲的原因,但构建癌症防控与早期发现的公共卫生体系,也同样重要。癌症的成因千变万化,但归根结底,它还是一种社会病。医生治病,除了要治疗病人的病症,探究与研究这些病症的起因显然更为重要。如果环境污染导致了癌症,即使治好了某人病症,也不能算根治了疾病,因为环境污染依然存在,更多的人还将走进医院。

 

  科技的日新月异,让医学进步也很快,但为何不治之症越来越多?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当代中国的医学和公共卫生体系所面临的困境,显然需要全社会的反思。早期的人类,会通过祷告、许愿、赎罪、献祭等方式,期望老天或上帝把疾病带走。现代医学的实证研究和治疗,确是医学的一大进步,但由于现代医学仅局限于自然病理的研究,使得医学只面对疾病和病人本身。然而,每个人都是社会人,疾病必然与人们所生活的社会和环境有复杂的关系。如果医学与公共卫生体系只关心疾病本身,而不去关注导致疾病的社会与环境原因,就很难在全社会减少疾病的发生。

 

  在西方,已出现越来越多的医院与公共卫生机构,在改革对癌症、精神病等疾病的认知与治疗模式。人们看到很多疾病都与社会环境、心理因素有关,对病因的认知,开始从“生物和生理”模式转向了“社会和心理”模式、治疗也从对“ 病”的治疗转向对“人”和“社会”的治疗,开始更重视对环境污染、社会环境和个人心理的干预。现代医学和公共卫生体的功能,在西方发达国家不仅是“治病救人”,更重要的是“防病爱人”。因为来自医学、卫生体系对公共决策的干预,显然更权威、也更有说服力。在当下中国,医学界与卫生体系显然对此认知不足,这使得医学、卫生体系与环保部门常年处在隔绝状态,对政府公共决策的影响和干预极少。除了来自行业利益集团的干扰,认知观念的不统一,也是中国目前缺少癌症防控体系的原因之一。

 

  癌症是一种社会病,如果只研究人的身体,而不去研究人类生活与社会,就极难解决癌症与环境因素的难题。首先,医学与公共卫生体系,应当引进更多的社会调查与研究方法,超越自然科学研究的局限,除了重视实验与病理研究外,还需重视与地域相关的数据收集与分析,重视社会与环境事实。深入病患集中的社区,通过实地调研和观察,拿出让决策部门和全社会信任的各类数据,证明疾病与某些环境污染之间的必然关系。有了这些可信的研究成果和数据,才能说服地方政府和相关决策部门有的放矢,或改变公共政策,或采取强制的法律措施,来遏制社会与环境因素对民众健康的损害。癌症这种社会病如果不通过社会手段来医治,就永远无法改变全社会的病痛。

 

  疾病对于个人来说,像是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疾病中的疼痛、呻吟或呼救,看似伤害,但也是一种关心,它表达了生命和自然的真实需要。对全社会来说,我们同样要用全新的视角,来认真面对癌症这类疾病。它对人类的折磨,其实也在调动人类的生命潜能,唤醒人类对自然敬畏。从某种程度上说,癌症在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保持生态良知和维护环境的重要。癌症就像是死亡的一次预演、一个警告,更多的人反思癌症,人类才能放弃那些伤害生命的眼前利益和事物,使人类进入更自由的空间。但如果抗拒这种警示,所有人都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黄帝内经》说“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面对癌症对人类的侵害,需要反思的不仅是医学界与公共卫生体系,而是我们每一个产业、每一个人。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