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樊纲: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09-02-17 11:15    作者:樊纲    相关股票:
 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09年年会2月16日下午3时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年会主题是:“全球化趋势与中国科学发展”。下面是樊纲的发言。

  樊纲:危机还在深化当中,大家也在做很多短期的事情。但是我们的年会,我们选这么一个话题,我们也是花些精力来思考思考长远的事项。曹远征的比喻挺好,麻药打了,后面的病毒还要除。所以想想长远的事情,想想危机以后的事情,想想未来防危机的事情。确实是我们经济学界,50人论坛这样一种机制,很 多事情都要早早开始讨论起来,后面才能做得更好。

 

  我讲三个自己的看法。第一,关于全球化,关于市场化。上次开关于外汇制度世界金融体系的研讨会的时候,我当时会上听刘鹤也讲,有一个不大不小的 共识,大的背景都说了,第一,市场化的大趋势没有改变,不会因为这次危机改变。我们想不出来一个能够替代市场机制的新的机制,这个人类已经做了多少尝试 了。市场机制会出危机,危机是因为人的本性所使然,第一他懒,懒是贬义词,褒义词是最大化。第二,预期是会犯错误,未来是不会来的。技术再完备,出错概率 可以减少,但是仍然存在。然后别的暂时真的想不出来,也许危机当中会有新的理论家出现,创造新的理论,新的制度会诞生,但是如果想不出别的话,市场化仍然 是市场化,市场化需要市场进一步的调整,市场需要监管,市场需要宏观调控。现在大家说想起马克思了,这些都是历史上一次一次的危机对人们的教训,回过头来 我们继续教训这些危机的时候,从长期来讲市场需要建立制度。

  第二,也许全球化以后可能有更多的人搞保护主义,特别是中心国家,现在对全球化,我同意夏斌说的,它基本的利益还在,但是由于各种矛盾的压力, 它会对全球化的热情有所减少,保护主义有所抬头。这些是我们要面对的现实,但是全球化的趋势不会改。而且我们作为全球化的受益者,我们希望推动全球化的发 展。这还要在国际上斗争的事情。

  第三,发达国家占世界经济为主体,发达国家在世界经济格局的短期内不会改变。我们仍然是发展中国家,所谓的新兴市场国家,其实新兴市场国家是发达国家从他们的角度说的词。我们想的是怎么把自己的事做好的问题。

  第四,以美元为主要储备货币的货币体系,为主要的储备货币体系,短期内也不会发生大的改变,多元化正在形成,其他的一些货币安排可能会出现,但 是美元的霸主地位短期内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包括这次,一旦世界出现金融动荡,回过头去都去买美国资产,也说明这点,美国的实力还在。我们要防止低估, 我个人不同意现在的市场上,尤其很多人在说这个话,奥巴马的刺激政策,今年恢复2%的经济增长,我不相信这个,我认为现在解雇刚刚开始,萎缩刚刚开始,怎 么可能刺激,马上有2%的增长,我不相信。现在报的消息,现在过程刚刚开始。我个人认为长远怎么变,要不要变,但是短期内,这是我们下面十年,二十年要面 对的基本格局。

  在这样的大的判断下,我想讲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中国的问题,还是在于首先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这就是要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我们的科学发 展。从经济的角度来讲,实现科学发展观,根本的问题还是要做好转变增长的机制,我想跟大家讨论这么一个概念。我想是不是转变增长机制这词比转变增长方式这 词更好一点。要写成中央文件的,我想征求这件事,近几年来,我们经济学家的争论,和现在社会上发生的问题,我们经济学家不争论,比较一致的是什么,一致的 是机制要统一,市场机制要改变制度等等这些内容,把什么产业结构,什么经济结构。而增长方式这词很容易跟转变产业结构,什么生产结构,经济结构转型、升 级,就像刚才蔡昉说的,现在各地说转变增长方式,产业转型,搞得还是同一个机制,什么机制呢?政府说搞什么,就搞什么。政府怎么知道搞什么是对的呢?而且 话说回来,我们经济学家,我们知道吗,我们不知道,这是由市场决定的。一个国家当前最好的,最优的经济结构是由要素的结构决定的,怎么决定的,是在合理的 价格体系下决定的,价格不决定,体系不决定,制度就是扭曲的。转变生产方式这个词,当然方式是包含机制,但是方式这个词更多的跟产业结构,技术结构,搞什 么技术,搞资源投资,有没有资源等等,大的,小的,搞国家的,还是集体的。太多的跟这些由政府操控的一些事情结合在一起,而根本要改变的不是那些东西,根 本要改变的是改变机制,有了这样一个机制,本身会产生一个好的经济结构也好,产业结构也好,会有效率,关键是效率,经济学家在这个问题上是基本的一致,是 要改变效率。包括配置效率,包括生产效率,所以这样一个词也更能够强调政府该干什么,政府的主要的职能,特别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国家来讲,就是改变体制,就 是体制改革。要改变生产结构,要改变产业结构,除了改变体制以外,发展效率,因为你的产业结构是由要素结构决定的,一个是资本积累,一个是人。有什么样的 人,我们的70%的农民都能够上到大学教育,那我们的经济结构一定是不是现在这个结构,我们的创新能力一定是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去改变效率,改变要素结 构,才能改变生产结构,这是发展经济学的基本的概念。所以回到制度上来,回到机制上来,我们这30年重大的成果就是因为改变了机制。所以从长远来讲,我们 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现在发现的问题,还是机制的问题,还是政府在那干这个,干那个,还是抑制各种要素。资源的配置垄断,壁垒等等等等。包括各种新的制度建 设,社会保障问题。

  第三,面对全球化新的变化,我们确实也要做新的思考。特别是面对全球化竞争当中,保护主义抬头,包括美国由于金融危机,金融结构的调整,它的储 蓄率可能会有所上升,消费可能有所下降,我说我不认为会有根本大的变化,美国原来75%的储蓄率,消费率20%左右。现在80%的消费率,20%的储蓄 率,这储蓄率包含了企业储蓄率和政府储蓄率,能调两个百分点就不不错了,现在是居民储蓄,从过去的负的2.6,现在到了正的2.2,现在正在发生这个变 化,美国的债务结构发展起来,最多四五个点的变化,但是这四五个点的变化,对我们的市场也是个大的冲击。现在的冲击是有,从长远来讲,市场增长的速度放 慢,是我们面对的现实。而面对这个现实根本问题,大家也都讲了,都看到了,就是解决我们的根本的结构,非常同意刚才夏斌的概念,这是我们根本的结构,是我 们的消费率太低,储蓄率太高的问题,70%几的储蓄,30%几的居民消费,这是不可持续的,这是极度扭曲的结构,这是我们下步工作的重点,从体制到政策, 这块我们正在做一个研究,最近也要传给大家,进一步把资金流量的数据,其他一些数据进行了分析,我们储蓄率高,消费率低,不是储蓄部门大幅度提高的问题, 居民部门储蓄率过去10年,15年,27%到30%左右,消费率70%左右,相当稳定。储蓄的大幅度增长,主要是企业部门储蓄增长,因此储蓄那么高是因为 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大幅度下降,这是根本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不是,当然我同意居民储蓄率还可以调整,如果我们的社保等等一些方面,会有所改变 的话,还可以进一步降低。但是根本要改变的问题是制度问题,不是号召的问题,关键是制度问题。包括社保,目前来讲,大头是财税体制,是怎么能够使居民,使 企业的可支配收入,或者未分配收入,能够大幅度减少,转移到居民可支配收入当中。这个刚才说了,很多制度的问题,前一两年我们都在这方面进行讨论,是制度 问题。是我们看清楚这个问题,当然大家需要讨论的,下决心来调整的结构。否则的话,我们说内需内需,我觉得消费需求增长就会成为空话,老在那叫,最后老想 搞点什么产品下乡,去调动农民,农民的消费需求有多少,钱花的还不够吗,已经都消费了。怎么改变消费体制结构,当然要看到,也有不是制度的因素在里面。我 们所处的发展阶段,劳动的收入被压的比较低的,从资金流量表当中发现,再一次印证这个问题,现在是绝大多数收入都在企业的资本回报,而劳动生产率的增长, 绝大多数转变成企业的收入,劳动工资的增长速度大大低于企业收入的增长速度。怎么能够把这些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也考虑进去,根本上解决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储 蓄和消费的结构。这是在下一阶段,我们应对全球化可能出现的一些调整,全球化大趋势不会改变,但是它会出现一些调整。这些调整对我们来讲,也是一种新的挑 战。这样一种新的挑战面前,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特别是着重抓住几个重要的环节,真正地下功夫调整,我们才能在今后保证更加长期的发展。我就讲这些,谢 谢。  


已有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