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转载]morph在sosme博客评论实录

12-01-03 20:05    作者:小石    相关股票: 中国银行 五粮液 中联重科

morph的视野和功力非同一般啦。以武功论至少是达到无招无式的境界了。可惜morph的博客关了,平常难得见到他的评论。这次是难得看到的长篇大论,实属精彩。虽然篇幅较长,中间穿插着诸多回复,看上去不那么聚焦主题和形式散乱,可看问题的视角和大气,宏观看法,问题本质的把握力度等仍然闪亮在字里行间。愧于水平有限,不敢擅自裁剪,只好原样照搬。有兴趣可以直接看原文出处的评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7837f0100i14i.html

 

 

投资真的是一件复杂而艰巨的工作,这篇文章让我改变了对sosme的看法,的确是一个成熟的投资者!  投资真的是一件复杂而艰巨的工作,慢慢理清楚投资的诸多细节问题,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对银行的研究多年,至今我认为银行最大的悲剧是成长性将陷入暂时停顿.  自2004年就有人不断给我推荐银行股,我始终找不到买入银行股的理由,除了2008年我波段参与以外,至今我仍然找不到持有的理由,发展是硬道理,银行的成长性始终无法让我分仓与他,中国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成长股太多了,相比之下10倍PE的银行股太贵了.太贵了.过去十年里银行股始终太贵了,这是我思考诸多因素后的看法. 当然随着我资金的增大,也许未来我会配置一些银行股,也仅仅是配置而已.中国处在一个伟大时代,把资金配置在银行股上太亏了.亏大了,虽然我的股票过去一年涨了一倍,银行股跌了一半,但我仍然认为银行股太贵了,6倍PE是合理的价位.

周小川 刘民康 李稻葵 和 夏宾 等的思路决定着中期内银行的成长性,但他们怎么认为和中国目前应该如何调整金融体系未必是同一件事情,所以从客观的角度分析中国应该如何重新协调 实体经济 与 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和地位,才是投资银行股的关键.中国投资者出现了针锋相对的观点,虽然很多投资者只是基于数量化投资的角度,而不是现实企业经营的角度,但我想暂且也把他们当作有主观能动的投资者来看待.  资本市场是市场经济的司令部,面对复杂的经济形势,我们如何配置资本? 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至少我坚定地认为目前中国要抓住机遇,迅速做大作强实体经济,邓小平说:机会难得.这一次金融危机是中国中高端制造业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历史性机会,我把我所有的资金始终配置在中国中高端制造业上,当然不是中国不需要银行业的发展,而是做事情要有轻重缓急,没有不值得买入的股票,如果银行跌得过多,支持一下也是应该的,但目前我认为 银行高估了,而很多中高端制造业的股票虽然涨了很多但仍然处于低估的状态,涨的多不是卖出的理由,跌的多也不是买入的理由,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我不是数量化投资者,我是企业投资者,决定我投资的关键不是账本和估值,而是企业的经营.主动配置社会资源是社会交给我们的工作,不能偷懒做数量化投资,市场经济是复杂的,不是简单的正弦波波动,跌下来的行业就应该加强配置,涨上去的行业就应该压制,协调经济配置不是脑筋急转弯游戏,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才是正道,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投资很辛苦,不是娱乐,投资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股票市场有时候与投资者情绪有关,但我是企业投资,也许银行会出现估值性反弹,但我不会参与,我是企业投资者.我坚持我的看法和配置,这也是社会责任.正确配置中国的资本

每一轮投资讨论我都会得罪不少人,这次因为银行股我又得罪了不少人,年初我说银行高估了很多,有人说我是神经病,15倍PE高估了嘛?现在继续说银行高估了,也许更需要务实精神和顶住大众的唾沫星的勇气,投资不容易,真的不容易,不经过地毯式的观察和思考的投资是危险的。

在类比汇丰和招行之前,我想请教几个问题:招行有自己的保险业务吗?招行有自己的投行业务吗?招行是发钞行吗?招行的资本充足率是多少?汇丰是多少?按照新巴塞尔协议去杠杆化,招行要被去掉的百分比你算过没有?在细分市场世界范围内,招行的竞争对手有几个,汇丰有几个?浙江永隆银行 浙商银行....如雨后春笋的私营银行 与 招行竞争 还是与 汇丰竞争同一个细分市场?如果出现极端情况,英国政府可以无限注资汇丰,请问招行的那个股东有能力无限注资? 如果出现了挤兑,招行的拆借能力能和汇丰比吗? 汇丰员工每年接受培训的时间是多少?招行是多少?  先回答了这些问题再类比不迟,烦请赐教。

争论银行股问题的关键是:在经历美国金融危机后,中国应该如何重新协调 实体经济 与 虚拟经济 之间的关系,才是投资银行股的关键。经过长时间思考至少我得出了自己的判断,银行股依然高估。 这个因素市场认识到了吗?至少过去几个月市场在逐步认识,银行股从明显高估逐步回归合理中...。 投资要面向要投资企业的未来,而不是他的过去以及其他企业。数量化投资者已经反复用数据证明银行低估了,这不必争论太多,却很少回答我:银行未来的经营环境和金融政策会如何?  利率市场化有害于中国吗?对民间资本放开银行业有害中国吗?在初次加息时收窄存贷差有害于中国吗?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真的过剩了吗?出门就堵车,那么多人租房子住在都市村庄有力中国吗?我们应该如何配置社会资本?..... 至少我观察和思考诸多方面后认为,银行依然高估了。

再回到当下具体问题的思考,五月 六月 CPI如果继续大于3%怎么办?持续负利率?还是提高存款利率?国际热钱来了怎么办? 不提高存款利率,国内热钱越来越多,如何应对?  第一次加息很可能是微幅 提高存款利率加提高存款准备金。  经济适用房要不要加速建设?城市道路要不要继续加速建设? 对于还没有恢复的 钢铁 造纸 纺织等企业 以及不能继续加大卖地力度的地方政府 提高贷款利率是不是加速他们破产?坏账太多怎么办? 反之  收窄存贷差  会让银行倒闭吗? 既然不会,为什么不呢? 这是一个近在眼前的问题,敬请银行股投资者赐教。   

空谈误国,空谈更误投资,谈所谓的贪婪与恐惧,谈所谓的多数人少数人,谈巴菲特芒格对于分析银行股都是空谈,空谈到巴菲特的银行股,2000年5月份 富国银行 23美元,前天富国银行 32美元,2000年科技股泡沫中的苹果公司的股价是 28美元,昨天是 254美元,按照富国银行红利率大于国债百分之五十,十年下来,巴菲特投资银行股的收益是多少? 也许巴菲特已经做到了世界最好,又如何? 我们是投资于企业?还是投资于别人的贪婪与恐惧?  即使巴菲特  在富国银行最低价买入,在最高价 卖出,十年收益率也只有200%,而同期拿着苹果公司的股票,收益率是十四倍,所以我说过去十年 银行一直在高估状态,在美国是这样,在中国同样如此,即使是现在,按照中高端制造业股票的动态市盈率类比,银行应该在 6倍 PE才合理.我举一个例子,不是推荐,过去五个季度的季报,招行的股东权益增加了多少?  中联重科增加了多少? 这不是个案,中高端制造业企业的股东权益 平均每年增加50%,而银行平均增加 17%,当然过去不能说明未来,我认为未来一年 中高端制造业会加速,而银行会进一步减速,我不是逆向投资者,我不会因为大家都买入银行股,就不买入银行股,我是企业投资者,当然这年头不买入银行股好像就不合时宜,做少数人的确很难,难就难在 独立观察 独立思考. 股价的长期走势与什么唯一有关?只与企业的发展有关,与其他任何因素无关,所以希望不要扯得太远,多讨论一下银行的企业经营才是正道.

谁是最好的证券分析师?客观现实,对于银行业的思考,对于如何重新协调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 这都是大问题,不仅仅是我们这些投资者在思考,奥巴马在思考,中国也在思考,目前我的态度是 继续观察,继续思考. 世界经济进入新的一轮探索周期,记得上一轮是因为贸易国际化加速,记得上上一轮是信息技术带动,记得上上上一轮是电子技术的突飞猛进,记得上上上上一轮是布林顿森林体系名存实亡后美元开始泛滥,带动美国消费业和金融业的崛起,记得上上上上上一轮是美国工业化和重化工的突飞猛进.....这一轮是什么?奥巴马着意让美国再制造化,重新加强美国的制造业,我们中国的企业投资者应该如何接招?回想起邓爷爷的话: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这一轮人类的经济探索,作为一个个人投资者,我应该肩负何种责任?继续观察继续思考,投资不容易,它真的是一项艰巨而繁琐富有挑战的工作,当然作为业余投资者,可以进行数量化投资,因为目前无论投资中国的任何产业都可以获利,但是我不能这样要求自己,投资是我的工作,这也是我决定关掉博客的原因之一,做一个专业的投资者,不要再和业余投资者争论,因为投资太复杂,绝不是争论可以解决.  面对下一轮发展,人类开始了新的探索,这是一个大问题,绝不是只言片语可以概括,苏格拉底说:面对决定我们命运的诸多因素,我们必然处于无知的状态.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不断观察,不断学习,不断思考,最终为社会做出准确的资本配置,这真是一项挑战性极强工作,我喜欢.

也许这种思考是历史性的思考,记得1995年我刚工作,那时候<第三次浪潮>正畅销,中国CPI高达16%,面对挑战如何面对?从朱镕基那里我真学了不少,1997年东南亚经济危机,中国国有企业陷入大面积破产的边缘,中国陷入了思考,作为一个新股民我也陷入了思考,继而面对2000年网络泡沫的思考,2003年面对全流通的思考,2007年是否减仓的思考...今天又面临一个历史性的思考,不禁感慨,不确定性总是蕴含着机会,投资只要付出就会有收获,彼得林奇说:每年都有好生意,的确每年都好生意,集中精力去寻找未来的好生意,也许才是解决之道,未来的好生意在那里?在社会之中蛰伏,在人们心中萌动,找到他还真的需要费一些功夫.

有网友曾经在我的博客公开将我的军,如果你再来一个三十倍才有说服力,为此我不寒而栗,果真如此,面对一个巨大的市值如何处理? 这一段我一直在思考,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投资水平如何如何,而是这个时代赐予我们巨大的投资机会,只要付出足够艰辛的工作,再来一个三十倍并不困难,但问题是我们的投资人生仅仅只有收益率吗? 最近了解到五粮液新的改革很可能促进五粮液生意,是否投资于他?我放弃了,未来无论是否能再来一个三十倍,我已经决定我的投资不仅仅只有收益率,还有社会责任,哪个行业更需要我的支持?也是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也许越是如此收益率反而会越高,但收益率已经不是我的全部,我的社会责任是什么?慢慢的我已经可以影响个股股价的波动,我的社会投资者责任是什么?如何通过我的投资促进社会的发展,如此,才不枉我的投资人生.

何为形式?何为内容?  PB就是内容,而社会应该优先发展那些行业就是形式?  那这个内容也太简单了,而这个形式却需要深入思考和观察,如此,我宁愿 观察和思考 形式,而对连小学生都能理解的内容却视而不见,我是企业投资者,不是数据投资者。我依然持有我的机械股一动不动,除了建设保障性住房需要他的强劲动力,节能减排更需要他的贡献,我的确是只看到这些形式,而无视PB如此高深的内容。一团浆糊又如何?嗨嗨,投资对我来说的确十分复杂,观察得多,想得多未必是好事情,但我会坚持多看,多想,而不是一看PB,一想加息周期,就操作,我说的不客气一些,小学生培训2个小时后就能开始侃侃而谈投资银行股。但问题是未来永远是未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我们必然处于无知的状态。当然总有人声称它可以达到全知的状态,自苏格拉底诘问法老院的先知们到今天,事实证明那些人不是骗子就是蠢货,羊群民主把希腊就差点搞破产,这一且都源于他们的自大和愚蠢,都源于他们自信他们可以看清楚未来,武断的决策只能一次又一次证明他们的愚蠢。 投资不简单。   

一两次的投机取巧也许不会遇到雷曼兄弟,一看PB,一想百年银行,一想AIG给他担保,一想加息周期,买,投资太美了,坐在家里,不用一团浆糊式的观察和思考,当年重仓茅台,现在就应该重仓银行,2004年茅台PB是多少?大盘平均PB 是多少?  原来当年你专门买入高PB的企业,今天却来教训别人没有重仓低PB 的企业,这脑子可真够清楚的。茅台这个例子好,涨得多了就应该卖出,去买那些跌得多的低PB 的,2004年跌得多的,一年后又跌了多少?而茅台一年后如何?

正因为关心银行股,所以我们才会讨论银行股,投资不投资是自己的事情,即使不投资,我也会继续关注银行股,应该说目前很多银行都在被迫搞二次转型,但能不能成功,绝不是 PB PE可以保佑他们.我是企业投资者,我始终不理解企业经营的安全性和PB 到底有什么关系? 兵败如山倒,企业经营也是这样,国家已经放开金融业对民间的限制,民营银行如雨后春笋之下银行业无疑将成为一个竞争十分激烈的行业,经历一个冬天是在所难免,我喜欢行业冷清,因为只有在冬天才能看得出来哪些企业是好企业,现在银行处于冬天吗?我看最多是秋天,这几天看了几家银行高管在银行家杂志上的文章,幸好这些银行的经营者和sosme有类似的看法和判断,悲观是为了及早应对,义和团天天喊着刀枪不入有助于企业经营吗?当然很多投资者是金融投资者,不关心企业经营,所以讨论起来没有共同语言,但这也是股票市场的魅力,投资的多元化让这个市场充满着机会. 因指标而投资还是因企业而投资,以前我和技术分析派激烈的争论,今天我和"价值投资者"争论更加激烈,但我始终坚定的投资于企业,坚持自己,投资不是争论,最终长期收益率会说明一切.2007年赵丹阳因为估值跑了,今天他们又因为估值回来,然而如果赵丹阳没跑,持有煤炭股到今天,收益率已经是四倍了,作为企业投资者我的信仰是:企业不会因为估值而改变它的发展.   所以我的眼里只有不断下滑的存贷款生意不断下滑,没有所谓的PB创历史新低,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低估值不是买入的理由.就是想提醒那些打算投资地产股和银行股的朋友,做企业投资者,不要做投机取巧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说:投资于好生意. 在香港,他没有买入 汇丰,没有买入恒生,也没有再买入中石油,2003年的中石油和2008年的中石油估值一模一样,他却买入了 比亚迪,我们的投资只可能因为企业的发展而增加收益,而不是赌未来有一个牛市,估值回归,未来有没有牛市无所谓,因为企业每天都在快速发展,当然有人认为股市是赌场,来到这里就是玩估值游戏,那就让时间说明一切吧,看看投资是不是这么简单,看看 PBPE,就可以大赚特赚.

投资于指标?还是投资于企业和生意? 是此次争论的根本原因. 我会继续关注银行,但不是关注他的估值继续创新低,而是关注他们的经营和发展,中国的银行业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外资银行进来了,民营银行进来了,拉储大战已经开始了...如何转变经营模式? 很多企业家都在思考和探索,作为投资者我也会继续观察和思考, 至少目前还不敢妄言,我已经看到了中国银行业的未来.世界金融业需要改革,中国金融业也需要改革,这的确是一个挑战.

这次的下跌也许有点像1997年从经济周期的角度,但是也稍有不同之处,就是中国制造业在国际上的地位已经今非昔比。投资的确需要谨慎,跟随企业成长也许是最谨慎的投资策略,至少我这么认为,大幅下跌不可怕,如果企业一年就能成长50%,暴跌三年也依然可以盈利,所谓黑天鹅并不可怕,如果一个企业又他自己的梦想,一个企业的产品用户总是忠实的购买,即使是遇到汶川地震,东汽最多也就是横盘整理,只要有梦,只有要用户,再大的风险也能抗击,每次遇到大的风浪总是企业家精神鼓舞着我继续持股,与企业风雨同舟。

我不同意但斌的投资方法,正如滚石玩家所说:当一个企业的产品用户不再喜欢,谁又能保佑他呢?  跟随企业成长的本质是跟随社会的需要共同成长,看看但斌都拿了些什么,一千元一瓶的白酒,还打算涨价到两千元,抢劫用户!  用户不是傻瓜.  还有拼命扩张的银行,为了扩张不惜把资本充足率降低到5%而不顾经营风险,对于用户一味的讨好,即使忘带身份证也可以取走巨款(我的亲身体会,第二天我立刻注销了该行的银行卡,这服务太好了,好到不顾原则,拼命招聘新员工而不管培训能否跟上,高价收购个永隆银行也不是偶然),当一个企业的产品和服务用户不再喜欢,护城河,国家政策,上帝... 谁也救不了他.  通用的汽车费油费的出奇,美其名曰钢板厚,安全.摩托罗拉也算倒霉,自以为自己的技术世界一流,CDMA的确技术比 GSM好,结果最终世界通讯公司都采用了收费更合理的 GSM 欧洲设备,直到今天才开始使用CDMA ,可惜是 华为 和 中兴通讯的设备.它更没有翻身的机会.  但斌习惯开董事会,听人讲故事,看报表,而我喜欢去请教用户,有用户就有未来,特别是有益于用户.有益于社会的产品和服务. 企业就有未来.
中国的一些企业成长速度太快了,空仓会冒极大的风险,过去三年股东权益年均增速超过40%的企业有不少,可是大盘估值每年下降40%是不确定的,特别是连续大幅度下降更是小概率事件.经济好了他们依靠主营和再融资发展,经济不好他们依靠兼并收购对手发展,反而发展得更快,所以空仓会冒极大的风险.
始终持股还是根据估值做波段?我认为都可以,这取决于 估值波动的幅度大还是企业成长的速度快?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

而对于我来说,投资不仅仅是追求资本增值.我打一个比方,如果投资一个我感兴趣的公司,跟随着他的经营和发展,不断的观察学习和思考,即使最终结果是亏损,我仍然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投资.经营企业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失败挫折和亏损,然而直面和解决这些难题的经验教训才是经营者和投资者最宝贵的财富, 我喜欢了解IBM和APPLE的事情,如果我在美国,我一定会买一些IBM和APPLE,因为只有你持有他,你才会真正用心去关注它和思考他面临的问题以及解决之道的可行性,盈利只是副产品.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企业经营很有意思,面临经营的困境和难题,优秀的企业家总是能够用极富创造力的方法解决他,跟随这样的企业,即使亏损我也会很幸福,再说回来,市场是竞争的市场,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跟随这些积极进取的企业,很多时候不大幅度盈利都难. 投资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钱,更重要的是精神,直面挑战的精神,积极进取的精神,肩负社会责任的精神,跟随这些企业共同成长,我有一种历史感,因为某一个公司,改变了社会,而我曾经是它的股东之一.  也只是无意间我发现我的市值多到让我不得不专职来打理他,记得1998年真正进入股市,面对大熊市我在想中国海关难道不需要自己生产的X 光集装箱检测通关设备吗?买入清华同方被套我并没有感到痛苦,中国的海关检测设备今天已经全国产化了,而且现在世界海关的检测设备百分之四十是中国造.998那一轮大熊市我之所以敢于拚命补仓,只是我坚信 中国的社保软件一定不会使用美国的数据库系统,东软敢于开发技术含量很高的数据处理软件,肩负着民族的责任,跟着他亏损三十年我也认了,我会把我后面三十年的工资大部分全都买成东软,直到退休我就不信中国不会建立社保体系并使用自己唯一的社保管理系统.06年底再买回同方是因为我坚信中国一定会设立自己的创业板,中国不能没有创业板,同方1994年上市的初衷就是做中国最大的创投公司.这多年来他已经淡忘了他的初衷,但我没有忘....

6000点我把煤炭股换成了机械股,和中国竞争力最强的通用动力企业从6000点共同走到今天我不后悔,我坚信,未来的世界通用动力No1一定是中国制造,这比中国获得煤炭价格的世界定价权更加重要,高端制造业一定要有中国的一席之地,即使是2008年他的业绩大幅度下滑,我也没有担心过他的未来,跟随这些敢于面对挑战,积极进取的企业,虽败犹荣.当然投资不仅仅来自信心,现在每到出季报我都会很快乐,每个季度企业都成长10%以上,至于股价,我的信仰是长期来说:股价只与企业的发展有关,与其他任何因素无关. 短期内的估值波动情绪波动资金波动,远望方知风浪小.  与企业在一起共同追寻社会的梦想才是正道.即使有失败即使遇挫折,也会百折不挠,执着前行,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人类的开拓精神是最值得信赖的安全投资.

靳总的确比陆总有闯劲,同方手握近百家子公司股权畏首畏尾,2000年最让我泄气的是他竟然准备做台式机,而不是继续做创投,台式机 华硕 的地位根本无法动摇,同方进入台式机能比IBM做的更好?即使是IBM也被 华硕 精英 打得满地找牙,联想也就是做做贴牌喝口汤.

再回到银行股的思考,看到国家在打击哄抬物价,突然想起来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打击哄抬物价已经有十多年没有遇到过了,难道这一轮经济类似1990年?那时候可是还没有股市,但那时候有银行,为了应对物价飙升,经济乏力,朱镕基出手果断,大幅度提高存款利率到年息10%左右,而贷款利率好像也是10%左右,这种情况下的经济处境,中国股市可能是第一次遇到,因为到了1994年经济就开始好转了,存贷差终于不再是零,深发展的好日在才来,直到1997年东南亚经济危机,差点破产.

中国市场经济历史太短,深发展不知道是个案呢?还是带有普遍现象,但至少当年他的经营和今天有些中小型股份制银行如出一辙,深发展1996 1997年牛气冲天,可是此后十年才回到1997年的价格,在经济过热时期盲目扩张,有些银行比当年的深发展还过分,房产类贷款竟然占到30%多,反思1988年恶性通胀过来,外贸好银行则好,外贸衰则银行衰,央行如何应对这一轮经济调整的关键还是明年经济会如何发展? 如果经济还是没有根本起色,而CPI继续抬头,不断升高存款利率,贷款利率维持不动也只能如此,这对于一些漏洞百出的中小股份制银行可不是开玩笑.深发展是个案?还是有一定普遍性? 也许这一次有些银行十年之后才能回到他2007年的价格这已经是不错了.毕竟深发展还有深圳市政府倾力相助,还有新桥愿意接手.还有中国加入WTO带来的贸易突飞猛进,未来十年这些新一代的深发展靠什么活到下一个春天?  有谁长期关注和研究过 深发展?可以谈谈

银行的确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研究对象,我真正开始关注他是在2008年,一直琢磨到现在,2008年底我用我的现金流组合抄了一把银行底部,2009年中期因为担心房价上涨过快会牵连到银行而卖出了银行调仓实体经济股票,今年又开始琢磨起银行来,但这一次面临的情况比2008年复杂,中国经济会不会二次探底? 我的判断是不会,这说起来就起来就话长,从 两个不平衡到人口红利和人口素质再到专利申请量再到劳动法和人民币政策等,以衡量社会发展潜力的九个角度没有一个角度说明中国经济会二次探底.中国经济部二次探底不等于银行不会二次探底,中国银行业是否在与实体经济争利?正如我上面提到,我一直在思考 中国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 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我在思考,美国在思考,中国也在思考,美国已经有学者提出 美国要再制造化,自1985年提出去制造化后.欧洲在思考加征银行税,中国也在思考,那么作为中国的投资者就不应该仅仅关注鸡毛蒜皮的问题,毕竟全球的银行业都在面临反思和变革

我和很多银行股的投资者讨论银行问题,他们都只关心一些鸡毛蒜皮的问题,或者是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中国经济可能二次探底吗?经济发展的原动力有哪些?这些原动力消失了吗?中国地方政府可能破产吗?中国的存款有多少?地方政府通过各种途径可以把这些存款划账到他的户头,不信?自来水,燃气大幅度涨价,房价再翻一倍易如反掌,这些是问题吗?人云亦云!而这些自称对银行很了解的投资者很少关心银行的改革问题,我认为这才是投资银行股的关键,去年我问过很多人:银行的利润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很多人认为我疯了,这和投资银行股有什么关系? 但至少 我认为银行的利润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今天我一直在思考:银行和实体经济比较存贷业务方面是不是赚得太多了? 银行改革的必要性有哪些? 希望共同思考. 

当然一些具体的问题也不能不关注,如果中国出现李蹈葵担心的滞胀局面,收窄存贷差会到多少? 但这毕竟是短时间的问题,即使存贷差象1998年收窄到近乎于零,银行开始亏损,也没有 银行改革对银行的冲击大,我不担心由于收窄存贷差 导致银行出现亏损,我不是账本投资者,但是我担心 银行的经营被过度限制.  如何改革银行体制?中国需不需要加收银行税,不思考:在接受美国金融危机的深刻教训以后,应该如何重新思考和协调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 不是不行的. 美国在改革,欧洲也在改革,中国会如何改革?

(插曲:那个叫MORPH的,你想多了,每天这样思考,脑子会出问题的,呵呵。其实你跟但斌一样,整天就是这些充满浪漫主义的词汇,投资嘛,就是在股市里赚钱,被你整到了社会责任的高度,有你的哈,估计你整天都被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想太多了没用,选择的时候,更多的是需要常识。银行现在肯定可以买点,如果再下跌更多,就是更好的机会。理由很简单,凡是机构投资者抛弃的,怎么着你也得反过来想想,历史早就证明,干他们那行的,根本就不懂企业,从来没在企业呆过,懂什么分析企业嘛,调研、写个报告整天就是几个数据裹来裹去。其实他们才是最标准的趋势投资者,他们的机制就决定了他们是跟同行比的。)

那么您对银行的常识是什么呢?我的常识是 如果出现滞涨,存贷差会收窄到零,很多银行会开始亏损,ST也不新鲜,我的常识是深发展在历经1997年辉煌后,十年后才回到他当初辉煌的价格,而大盘已经涨了三倍多。抄底拿着它还不如买一个ST圣方赚得多。 我的常识是  中国也会接受国外教训,对自己的银行体系进行改革,我的常识是 中国会坚持以发展实体经济为主,加快银行的市场化改革,我的常识是  利润丰厚的银行业一定会成为各路资金蜂拥进入的行业,我的常识是  中国的银行也会亏损,也会倒闭。我的常识是  退市制度一定会与西方接轨,我的常识是 投资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TO 悟道 
第一个问题是政治问题,暂不讨论,至少我今年不会买银行股,所以还有时间观察政治家们的决策动向。第二个问题是银行自身寻求突破的问题,各个银行都在摸索,存贷业务国际化,经营多元化,效果如何?至少目前来说还只是停留在各个企业的计划层面,只能继续等待观察他们的效果,总体来说我还会在实体经济的范围内调仓,对银行股的讨论暂告一段落吧。
 TO  无名氏
人脑不是电脑,生命的伟大就在于其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灵性,所以我按照自己的想法思维,而不是画地为牢做逻辑的僵尸,投资的前瞻性,投资的灵活性,决不是所谓的形式逻辑可以解决,因为这是一个复杂的世界,我说银行不好已经大半年了,有记录的我第一次说银行不好是在2009年7月中旬:银行不愧是垃圾股中的战斗机。那时银行股涨的正好,多人骂我神经病,不知你是否换了一个马甲又来,也是遗憾,以前都是署名骂我,第二次暴跌后都变成无名马甲骂我,承认自己的错误有多难啊!我不会因为股价涨跌而改变对企业的看法,跌得多不是买入的理由,我不是逆向投资者,当然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我是企业投资者,我把买股票当作经营企业,而不是投机取巧,盲目自大,即使严重亏损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的人,别用马甲骂我,如果真是坚信过往你的投资是正确的,继续署名骂我,嗨嗨,还有好戏在后面,现在还能忍得住到时候别尿裤就行。
观察和思考企业经营问题是复杂的,投资对于我而言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而对于无名氏先生却是一项轻松的工作,骂人骂到连有名字的马甲也不敢用了,投资是一项工作,不是逆向对赌游戏,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一次调仓我会让很多骂我神经病的无名氏再一次大跌眼镜,2004 2005年我拼命买入东软有人说神经病,2006年底我全仓调入同方有人说我是买垃圾的神经病,2007年我说茅台是垃圾煤炭股才是宝贝有人说是神经病,6000点我全仓调入原料成本不断增加的机械股有人说我是神经病,今年也许又要调仓了,我说银行股是垃圾实体经济的某些股票才是宝贝,沙滩上他熠熠发光光,只有神经病才能看到他的灿烂与美丽,记住小子,三年以后再来骂我,不署名也可以,鉴于你的亏损和胆怯。投资就是这样,一份耕耘,一分收获。我看到了新的曙光,调研去了,嗨嗨。

TO  心境

投资真的是一项艰巨复杂谨慎而有趣的工作,嗨嗨。盈利是副产品,而每次提前介入乏味而几乎被淡忘的行业,享受其后飙升的快乐不仅仅是物质的满足,嗨嗨。  投资要有灵性,投资要有大局观。这个市场是有心人的提款机,没脑子的绞肉机。  感谢社会,感谢时代,神经病们又要做离奇式的投资了。 :)
,赐予我们如此难得的投资机会!

的确,投资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特别对于行业和企业的前瞻性思考,它牵扯到对社会,人文,政治,经济,行业,经营,管理,人品,才干,技术等层面的诸多观察和思考,特别对于长期企业投资者。先不谈估值,我们看看过去五年的茅台和东软的成长,茅台成长了144.6/50.9倍,东软成长了约39.9/13.3倍,时光倒流,你会买入那一家企业?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会依旧买东软,因为我是企业长期投资者,我的信仰是长期而言,股价只与企业的成长有关,与其他任何因素无关,就企业成长而言,东软过去五年成长速度高于茅台,其中道理说起来话长,就不说了
,早有人说我神经了,怎么社会责任和企业成长会有关,立刻送神经病院。回到当下,那些企业将会在未来取得快速的发展呢?这的确是一个复杂的事情,他需要不懈的对社会,政治,经济,行业,经营,管理,人品,才干,技术等层面的诸多观察和思考。2007年我为什么说茅台是垃圾?再观察过去三年,徐工机械,中联重科增长了多少(134.6/63)?茅台是多少(144.6/82)? 很多投资者当时确定我是神经病,然我却说,料定企业成长不简单,它是一份艰巨繁琐而严谨的工作,绝不是看看PE,PB, ROE, ROIC,WACC可以解决,这段话可能有些专业,但我相信他触到了某些专业投资者的痛楚,投资收益率为何总是不如他人?这取决于你的信仰,投资于指标?还是投资于企业和生意?投资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工作,作为长期投资者,必须要清晰的咬定:企业发展才是硬道理。然料定发展绝非易事,嗨嗨,马有几颗牙,只有去看看才能知道。战胜华尔街并不是没有可能。这也是我为何始终对银行只是停留在观察,思考的阶段,信仰不同观察角度自然会十分不同,我是长期企业投资者,估值的波动长期来说是微不足道的,而企业与企业的差别确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投资一定要三思而行。

古语有:穷则思变。当然我希望中国银行业在接受既往的和美国的教训后,能摸索出自己的发展道路来,但至少目前还不足以让我信服这些诸多转变之策的可行性和有效性,我也只能继续观察,中间业务敢不敢突破?信贷资产敢不敢证券化?敢不敢能不能去抢花旗的市场份额?....我也只能继续观察学习和思考,经营一家银行真不容易!

自几个经济学家因建立了现金流折现法数学模型获奖后,DCF就成了一个新的时髦投资指标,指标投资者终于找到了一个比ROE ROIC 还先进的指标,而在我看来企业的成长却只存在于用户的心中,用户是否打算在未来增加购买支出?这怎么可能透过杜邦分析加 DCF 获得?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企业成长只是因为过去的财务结构更符合经济学家们的数学模型,而不是用户对企业产品和服务的心动与挂念,当然用户的内心潜在需求无法量化,马有几颗牙去只有看看才能知道,而不是闭门造车的DCF,在我看来投资方法只分两种,一种是试图通过精巧的方法不看投资品就可以轻松投资,一种是坚信只有反复观察理解和思考掂量投资品的品质才可以投资,为何企业投资总不能成为时髦?因为它太老土了.每隔几年就会冒出几个漂亮指标,MACD,KDJ,CYS,PE,PB,ROE,ROIC,DCF,DDX.....指标投资者不遗余力地在寻找更科学的指标,然而自从占卜术出现以来,都是换汤不换药.买东西不看东西而只看指标,正如娶媳妇通过占卜或者通过更先进的X 光体检表一样荒唐,科学占卜就不是占卜?当然我又得罪了不少人,投机取巧的美梦又落空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谈到再融资,企业因为发展过快而不得不再融资是坏事情吗?作为财务投资者不喜欢再融资,而作为企业投资者却欢迎用于发展好生意的再融资,只知道把钱存在银行吃利息的茅台却是十足的垃圾,我宁愿持有曾经多年不盈利而且不断再融资的负现金流大王Google,因为我的信仰是企业的未来不是他过去的账本是否好看,而是是否造福于社会,造福于用户,企业的未来在人们的心中,而是不在档案馆的账本里.如果数学家能够经营企业,那么董事会早就被计算机软件代替了,资本市场存在也是多余,然万能的图灵机为何不万能?甚至是如此无能?扯远了,这是一个数学哲学问题,嗨嗨.所以我不认为股东权益的Grow远远高于ROE有何不妥,因为企业创造社会财富,自然是没有最快,只有更快.账本是是否好看不是企业存在的根本宗旨.

 

又见morph:

morph在水晶苍蝇拍博客的留言:

morph2011-03-07 10:10:31 [举报]

世界的发展是不连续的,未来是不可知的,正如在海中航行的帆船,诸多决定我们命运的因素大多数情况下都处于隐形休眠状态,我们并不清楚有多少因素以及其重要性,更不清楚什么条件会触发这些因素突然成为显性因素,特别是在投资市场之中,唯一之道就是比别人更早的了解到这些变化,投资就是对现实社会探索和学习的竞争,特别在今天的中国的确要十分谨慎的看待超额收益问题,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都处在一个非普通时期,投资策略的灵活性和适应性要比投资策略的最优化和精确性更为至关重要,要跟随社会的变化不断做出迅速的变化,投资就是对社会变化永不停歇奋力的探索与学习,投资是一项艰苦的工作,生意之道的核心就是 变变变,跟着市场永远不停地变,让对手一时间很难理解的生意才是最好的生意,从不断变化着的客观自然那里学习才是最好的学习之道。看了这几天的两会,我感慨,中国又要变了,虽然些许有些不同意见,然而你变你的,我做我的,你变你有理,我做我有方,最终自然法则是最好的裁判,不争论,奋力与历史的发展赛跑。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就要来临,作为投资者我们需要学习的事情太多,为成为世界投资者加速学习!全球化,城市化,科技化,金融化,人类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时代,人类社会的发展要加速了!希望我们不会掉队,这就知足了,人猿几亿年走过来,不掉队的就是成功,墨守陈规,死路一条,跟着时代的步伐前进,赚钱是次要的,不掉队才是核心的工作,不掉队的永远是少数,唉...自然法则是残酷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