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现在就是底部

11-09-22 14:55    作者:董宝珍    相关股票: 太平洋

    一、底部是指的一个区域,不是一个点
    所谓的底不是一个点, 是一个区域。很多人把底理解为一个点,追逐这个极点,最后一无所获。客观上的确是有一个转折点,但人类不具有判断转折点的能力 , 底是一个区域 。这个区域的宽度大约有10%的波动,你在底部区域买入被套牢10%甚至更多一点是非常正常的,试图寻找极点避免底部被套,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二、历史市盈率波动范围是判断底部区域的客观依据
    有一个可量化的比较客观的底部判断依据---历史市盈率的波动区域,中国股市,香港股市,美国股市以及其他主要国家的股市的历史市盈率波动图找出来,然后做一个分析,看一下这些主要股市的历史市盈率波动图,是不是具有明显的规律,是否在某一个低点总会迎来转折,在某一个高点总会迎来下跌。
    下面是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市盈率变化图。


    我们选择香港、台湾、美国和A股四大市场的长期市盈率波动图,分析之后可以发现存在着以下市盈率波动的规律:
    一,在几十年的较长时间里,主要股市的市盈率波动始终处于一个箱体里面,唯一不同的是不同国家的市盈率波动的箱体底和顶的范围有所差异。
    二,同一块资产大约在3-5年的时间范围内,其市盈率估值就会产生一倍的差异,在1-2年之内市盈率水平会出现50%的高低差。
    三,市盈率波动到底部的时候比波动到顶部规律性更强,底部比顶部更坚强,更不容易被击破。在顶部,不同国家的市盈率波动图上短期之内被击穿,并且出现了击穿幅度很大的情况都出现过。
    四,市盈率波动到底部的时候击穿历史底部的情况很少,一旦接近历史底部就不会进一步下跌,会出现较长时间的横盘 。 在顶部一旦突破顶部,会演化出一个大力度的上冲,但是击穿之后所停留的时间比较短。
    五,如果一个国家的市盈率经历了漫长的低位区横盘,往往会引发一轮快速的、大力度的市盈率增长,每一次在顶部出现明显的尖峰状态的高市盈率区间,必定导致一个快速大幅度的市盈率暴跌。
    实际的统计结果是,历史市盈率波动的确具有明显的规律,在某一个市盈率低点总会迎来转折,在某一个市盈率高点总会迎来下跌,以中国股市为例,中国沪深300的平均市盈率,只要跌破15倍,就会迎来反转,只要涨过35倍就容易下跌。
    A股市场目前处于什么状态


    现在中国股市剔除中小板之后的市盈率水平,已经达到998和1664点,是可以认定已经进入底部区域,现在就是底部。
    当某个国家的股市市盈率水平达到到它历史上多次出现的最低水平时,那么当前就是底部。这个逻辑是我得出结论的唯一依据!由此就有一个问题,这个依据凭什么是正确的?凭什么历史市盈率可以作为判断底部的核心依据? 以下是论证:
    60年来巴菲特持续成功,而在60年间巴菲特的投资模式,投资指导原则没有变化,坚持安全边际低估买入。巴菲特的持续成功实际上是,不断的重复低估买入原则,60年始终如一重复的使用安全边际原则是巴菲特成功的根本。一种方法可以重复的成功使用,意味着市场本身客观上重复的发生着由低估到高估,再由高估到低估的不断轮回。否则就不会有巴菲特可以重复不间断地使用安全边际投资策略,正是市场不断地重演由低估到高估的重复,才让巴菲特的方法可以不断地重复使用,这一逻辑是显而易见的。巴菲特的成功证明了那句著名的话:“华尔街没有新事物,” 有的只是永不间断的重复着低估与高估的交替。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股市变化,本质是估值水平的不断重复和轮回,虽然每一次估值变化所处的环境不一样,这次是金融危机,那次是房地产危机,下一次是XX危机,但是这只是表象上的差异,在本质层面完全一样,只是估值的自身变化过程。现在发生了的一切事情,实质是重复历史上已经走完了的某个确定不疑的波动。
    为什么市盈率会重复波动
    下图是我绘制的一个为什么股市市盈率水平自我波动的原理图,在这个图里我们把过去、现在、未来结合在一起,并且把过去、现在、未来股市变化的根本原因统一为一个东西,从而很容易解释了为什么过去、现在、未来股市的波动框架范围是一样的。 因为过去、现在、未来的股市变化的根基性决定因素是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过去、现在、未来从未改变,正是这个根基性决定因素没有变,所以股市波动区间、范畴也不会改变。

 
    股市确定不移的基础依据、基础决定因素是市场参与者共同人性,以及这个资本市场基础的社会经济、政治状态。 以中国股市为例,那些参与这个股市的人的个性和心理特征是几千年都不会变的,而中国股市基础的社会经济、政治状态、政治经济特征更不容易变。因此市盈率水平自我波动的范围和框架不会变化!
    其实我全部的思想可以归结为一个道家的想法,《道德经》第十六章:“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 简单翻译这段话的意思是:“以一种轻松冷静的心态旁观,你就会发现万物在生长演化的过程中都是反复的周而复始重复循环,是在不断地重演着他已经走过来的,不断重复着已经走过的原来的生长历程,这是万物存在的本性”可以说事情本来不复杂,全球范围内所发生的股市变化只是市盈率自我波动的不断重复,这是非常清楚的事实,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在底部买?原因很简单,没有 “致虚极,守静笃” 我们的问题是,在各种各样的事件干扰和压迫下,丧失了冷静和理智,从而对股市波动最简单、最直观的规律视而不见。
    综上所论,股市是在自身的估值水平的自我驱动下运行的, 估值水平的高低是股市变化方向的内因和基础性因素,完全不分析当前基本面,完全不研究当前基本面就可以得出正确结论?放弃当前基本面的研究,立足于股市估值水平的自身波动,观察当前估值与历史最低估值的相互关系,就可以得出正确的判断。追逐当前基本面,深入研究当前基本面判断股市是否见底的思维很难形成正确的结论。全世界在研究基本面的经济学家车载斗量, 他们没有通过对基本面的研究准确的判断底部,证券部看自行车的大妈却可以规律性重复抄到底,证明不看当前基本面是判断股市方向的正确方法。当基本面不能作为判断股票市场是否进入市场底部的依据的时候,依据历史最低估值的区间进行判断既是可行的,又是最佳的。因为股市变化的内因是它本身的估值水平,外因才是它所处的具体环境,外因不是主要的。

    基于以上思维方式,凌通确认现在就是底部,这一结论的正确性不会太离谱!
    我们没有基于当前的基本面对市场走向进行分析,甚至我们根本没有看当前基本面,我们也特别强调了不需要研究新问题,完全不当前市场发生的事情。这与基本面决定股市方向的观点完全脱节了。无视于新情况、新问题与教条主义有何异?
    不研究当前基本面能够正确判断股市方向是普遍事实,证券部门口卖报的大妈,可以根据自行车的数量,买卖股票规律性的成功, 基本面也罢、宏观经济也罢、经济状态也罢、产业经济也罢,对于看自行车的大妈来讲无异于是天书,证券部门口卖报大妈的成功实在完全不研究基本面,完全不研究除自行车数量之外的其他问题。彼得林奇可以根据参加鸡尾酒会的人谈话内容,知道什么时候是底部,什么时候是顶部,中国、外国,很多成功投资者都不特别研究基本面和股市新现象! 这强烈的证明了不看基本面、不看新问题、新情况的决策方法反而很有质量,很容易成功。反过来我们可以知道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包括美国金融危机,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在很多伟大的学者和经济学家反复研究论证中,最后他们也没有预期到。雷曼公司是代人理财的,他都没有预期到他自己会破产, 研究当前基本面不容易成功的证据也是非常强烈的。不研究基本面与正确不正确一点关系没有!由此,我们这种基于历史市盈率波动的范围和区间直接得出现在是底部的观念,固然没有对任何基本面有任何的触及,但是他完全有可能是正确的
    难道股市的涨跌与基本面没有关系吗?
    不能这么说的,股市的涨跌最终是由基本面决定的,这应该是个永恒的真理,否则就没有价值投资,没有价值规律的存在了。完整的说法是:“最终的涨跌是基本面存在的,当前的涨跌又跟基本面没有关系”其中道理 是基本面决定涨跌,但基本面与市场的涨跌不是绝对同步的,我们可以看到各国股市都是经济最好的时候股市见顶,经济没有恶化的时候股市开始下跌,然后基本面衰退的时候股市持续暴跌,当经济全面陷入困境的时候股市见底,接着在经济形势完全不明朗的情况下股市开始上涨。全世界的股市在变化过程中,股市的变化方向与基本面的变化方向有着一种相关关系的,但具体的决定机制和过程中是一种后滞型决定,某种程度上带有相反的特点。不是基本面好股市好,不是基本面差股市差。恰恰相反,基本面好的时候股市可能开始变差,反之则基本面差的时候股市开始变好。对这一点理解比较透彻的是巴菲特,2008年巴菲特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美国人买股票,对于普通大众巴菲特劝导大家买股仅用了两个具体的例子,内容如下:
    “回顾一下历史:在经济大萧条时期,道琼斯指数在1932年7月8日跌至41点的历史新低,到1933年3月弗兰克林•罗斯福(ranklin  Roosevelt)总统上任前,经济依然在恶化,但到那时,股市却涨了30%。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美军在欧洲和太平洋遭遇不利。1942年4月,美国股市跌至谷底,当时距离盟军扭转战局还很远。同样,20世纪80年代初,尽管经济继续下滑,通货膨胀加剧,但却是购买股票的最佳时机。”
    “如果你想等到知更鸟报春,那春天就快结束了。”
    巴菲特的这个两个例子再一次证明基本面与股市的变化完全不是同步的,因此,我们可以比较放心大胆的接受一个观点:“基本面最差的时候,基本面最不确定的时候恰恰是最好的机会”
    不研究具体事情,不把新情况当回事是否太粗枝大叶了?
    每天发生的事情确实是与从不同的,但是这些都是现象,这些根本不是本质。根本道理是每一次股市波动都是对历史估值波动的重演。每一次的最低估值水平和历史上的最低估值水平不完全一样,虽然非常相近。这种差异是由于市场当时的环境和事件所决定的,不过这种环境和事件所导致的微小差异是完全可以忽略的,而且也只能忽略,因为具体事件对股市的具体影响是人的智力所解决不了的问题。目前中国股市周围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连上帝他老人家也搞不明白的。中国股市周围发生事件数以亿计之多,投资人如果想通过研究事件知道股市变化,会被这些以亿计之多事情彻底搞晕,研究、思考具体事情,将陷入被事件牵着鼻子走的困境,很多投资人,尤其是专家,就喜欢一脑袋扎进事件里面去了,他们的方向错了,他们认为股市的运行是由那些事情所决定的,层出不穷的新事物是不可预知的,也是五花八门的无限丰富,但 它们既不可知又不重要,所以最正确的方法是扔下它不管。
    当前就是底部,这是一个很可能的大概率事件!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