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央行该重视王国刚的观点

11-07-27 13:46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农产品

在现实经济运行中,货币投放量是不是影响物价变动的唯一因素?实施货币政策以维护币值稳定的目的何在?是为了维护货币的购买力和政府信用,还是为了维护经济金融运行秩序的稳定?货币政策作为需求总量的调控政策,在面对物价上行(或下落)走势时,实行从紧(或从松)政策措施中是否只有积极效应没有负面效应?我们常听说提高利率收紧银根、降低利率放松银根,但到底谁提高了谁的利率、收紧谁对谁的银根;谁降低了谁的利率、放松了谁对谁的银根

 

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 王国刚先生的一系列发问值得中国央行认真思索。

 

第一个问题:货币投放量是不是影响物价变动的唯一因素?王国刚列举了一系列影响物价的因素。他说:从发达国家19世纪以后的历史看,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物价上行是一个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其中,既包含了土地价格、劳动力价格、农产品价格和资源类产品等在货币化过程中引致的物价上行,也包含技术贬值、税收调整、国际市场价格变化(包含国际游资投机性炒作引致的大宗商品价格变化)和供求关系变动引致的物价变动。

王国刚认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也就是说,这一系列因素引致的物价变动都可通过一国货币政策调整予以消解,那货币政策几乎就是一个万能的政策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保持币值稳定在相当多场合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意味着将保持币值稳定列为货币政策终极目标是不切实际的。

 

第二个问题:实施货币政策以维护币值稳定的目的何在?是为了维护货币的购买力和政府信用,还是为了维护经济金融运行秩序的稳定?如果是前者,实行固定价格制度也许是最有利的选择,可价格固定,市场机制也就失去了发挥作用的基本条件;如果是后者,那物价稳定,从而币值稳定就不可能长期存在,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就应进行调整。

王国刚认为,如果物价变动尚处于大多数经济主体可承受的范围内,经济运行秩序不会发生实质性不稳定,货币政策也就“不必非调不可”。

 

第三个问题:货币政策作为“需求总量”的调控政策,在面对物价上行(或下落)走势时,实行从紧(或从松)政策措施中是否只有积极效应,而没有负面效应?王国刚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王国刚的建议是:在选择和实施货币政策的过程中,需要深入分析和权衡各种利弊关系,以明确实施货币政策的取向、力度、节奏和时间,避免因之间的频繁变动给相关经济主体权益带来较大的负面损失。

 

第四个问题:“提高利率收紧银根,降低利率放松银根”,这个命题对吗?王国刚认为,外贸必须搞清楚:谁提高了谁的利率、收紧谁对谁的银根;谁降低了谁的利率、放松了谁对谁的银根

这一命题的实际含义是:央行提高央行利率、收紧了央行对商业银行的银根;央行降低央行利率、放松了央行对商业银行的银根。但在中国的实践中,屡屡发生的是:央行直接决定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在此背景下,央行提高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基准利率不见得有收紧商业银行信贷资金的功能,反之,央行降低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基准利率也不见得有放松银根的效应。

太棒了!在所有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当中,王国刚是第一个对“众所周知的权威级结论”提出挑战的。这与我们长期以来的质疑和推理不谋而合。而且,十分精确地而恰当地引用了货币学理论。

 

王国刚举例证明:从此轮国际金融危机的演变历程看,尽管美联储、欧洲央行等已将利率降低到近乎为零的程度,但依然没能有效缓解市场中的资金严重不足,使经济和金融陷入了流动性陷阱2010113日,美联储推出了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其实,量化宽松政策的推出,标志着运用利率机制调节资金流量的政策已经失效。由此来看,利率政策并非解决资金流量问题的万能机制。

 

王国刚认为:在实际经济运行中,流量资金不足并不一定是资金数量不足。危机中,美联储向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投放了巨额资金,试图缓解资金紧缺的状况,但这些资金并没有切实地流向“实体经济部门和资金紧缺的金融机构”,而是通过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又存入了美联储。在这种背景下,要走出流动性陷阱,使资金数量转变为资金流量,仅靠货币政策的放松是不够的,还必须着力实施刺激经济的财政政策,以提高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部门供给资金的信心和投资者投资于金融市场的信心。从这个意义上说,货币政策的选择和实施必须关注全社会的资金流向、流速和流量以及相关的影响因素。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