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苏菲的碎片] 自耕农的小毛驴梦想

10-05-24 22:19    作者:王正鹏    相关股票:

2005年,王家团庄最后一头小毛驴消失。

驴子于这个村落的的意义,犹如底特律的工业大宗物资对于美国经济的意义。一头小毛驴的消失,在王家团庄的人类学笔记中,是一个震撼的事件,它宣告了一件艺术化生产工具的消失。

今天,在法国罗纳河谷和勃艮第的优质葡萄酒产区,驴子仍然是一种有趣的艺术工具。1855年分级的优质酒庄区,作为运输工具的驴子之存在,使葡萄酒的高附加值生产获得了一张天然生产的保证书。驴子运送的葡萄将会成为伦敦葡萄酒交易所的交易商品,而为全球买家所珍藏。

在王家团庄,化肥、塑料与机械的现代化使用,使驴子完全在这一轮生产工具斗争中退出。
在这一轮量产为主要特征的农村变革中,工业化方式在这个西北的村落获得了独特的推崇:一年只能种植一次的玉米种子、埋在黄土地上的白色的地膜碎片、高纯度化肥、除草剂、催熟剂……

他们早晨去清真寺礼拜,下午播撒化学肥料;他们周五去坟地为先人上坟,周六为西瓜铺上白色的地膜;他们早晨去给西瓜打药,下午的时候在家里请阿訇。

在一瘸一拐的生活中,他们种植现代化了的农业,信仰世俗化了的宗教。这是当代生活大纲。

在没有驴子的村落里,田园牧歌式的传统耕作完全分裂。语言中关于驴子的笑话、比喻、外号、赌咒活体消失,慢慢留下的是语言躯干;小块耕作面积上,驴子的退出让位于更小型的机械生产工具;冬天的小雪中,田野上再也看到那慢慢悠悠耷拉着小耳朵的驴车……

农业现代化以艺术工具的终结而开始。只有生活在电子时代的人,在面对拖拉机和驴子这两种工具时,才会意识到,毛驴是一种有生命的生产工具。他们为人所驯养并参与着了一个国家农业哲学的创造并成为其中的角色。

王家团庄小毛驴的故事在30年间开幕与谢幕。

1970年代末,毛泽东终于去逝。
1980年代,作为一个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意识形态填充的少年,我认为那时天渐渐变蓝,阳光渐趋明媚,人们心情如唯心主义一般突变得如此喜悦。那时,我父亲终于分得一头小毛驴。我现在用博客记录30年前的故事。

父亲为获得这头小毛驴而纯真地兴奋得睡不着觉。他总是在黎明做完礼拜后,第一个想到的是去喂饱他的小毛驴。那头白色的小毛驴吃豆子和大麦,吃紫花苜蓿和草谷。他为小毛驴梳毛,在它的腕子上放上了一只黄铜的铃铛。人和驴子那时都是理想主义者,黎明的时候,已经在薄雾的田野上昂扬地拉出一道切开大地的犁沟。

那时是光阴健康得像少年一样的1980年代。分得了土地的农民和他的驴子一样在优雅地耕种。
米勒在19世纪的法国田野上赞美过这样的健康,他们是《拾麦穗者》,他们是《播种的人》。

及到凡高在阿尔模仿的一系列画作中,《播种的人》在一轮剪纸般的金黄色太阳下,咧着神秘的笑容洒下种子的时候,法国的工业革命意象——烟囱已经进入了印象派画作。
凡高画作中的播种者,一如今天我用博客记录1980年代的父亲和他的小毛驴的一起开创生活的情景一样,有着午夜的怀旧与深深的忧伤。

每一个中国文人都有一个归隐的田园梦想,每一个法国自耕农,都有它一块小小土地和葡萄酒的梦想。王家团庄最后一头小毛驴的消亡,为手工化生产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

我从苛求已经消失的了东西。我相信他还会回来。罗纳河谷的葡萄酒生产越原始,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的“LIV-EX佳酿投资指数”的回报就会越好。牙买加蓝山地区的生产方式越传统,纽约与北京的蓝山咖啡标价就会越高。电子世界为部落进入中心准备了条件;全球化与现代生产为原始物种产地与原生态生产预留了利润的空间。

这使我对最后一头小毛驴的消失作出的经济学预期。而传统社会,那个我父亲那一代人人与动物如此亲爱地命运捆绑的传统社会,却渐渐走向绝唱,就像米勒的《播种者》。

在金色的窑洞旁,谁家的白扬树还在高高地生长。
吹着那时的风,
心里是那时的微笑。
那是谁的父亲,
精心喂养着他的小毛驴?
那时,他们,诗意地耕种在大地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