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1960-2010大众文化碎片] 仪式零落的花园

10-07-04 13:56    作者:王正鹏    相关股票:

1、加装文字杠杆的媒介瓦解了仪式
上帝失去了人间的代理人渠道是一朵恶之花,它结成的果实中,已经实实在在地将宗教仪式瓦解,令之如一零落花园。

仪式瓦解的宗教,如本雅明论及的艺术形式一样,是“灵光”消失年代的开始。神圣的合法性建立在现场的仪式中,既不借助媒介,也不埋进杠杆;在传统生产模式下,仪式保存信仰的青春。

仪式文化浓厚之地也是独裁主义的温床,这是多么有趣的事情!
全世界在近代的独裁政权全部根植于相对不发达社会,它们免费地享受了宗教的仪式传播为他们提供的学习教程。欧洲不发达地区的俄罗斯与德国,上个世纪早期的领袖崇拜是天主教或东正教相对比较传统的地区。晚清时期中国的农民起义,继续以宗教名义或采用宗教仪式的元素,为凝聚力吸取合法性。

仪式与媒介的斗争,造成了自身的能量衰减而碎裂。
晚近的几个世纪里,媒介添加了工业与电子杠杆后,宗教仪式便毫无反抗之力而败阵。为此,南美土著人把弓箭头的毒药浓度再加大,并对准欧洲的殖民者时射击,他们仍然一败涂地。

天主教在印刷术发明后,一度是最热心的推动者,但在16世纪,他们晃然大悟,人手一本《圣经》,使上帝的渠道体系萎缩,于是,法国与意大利的教堂重新布局仪式环境以吸引信仰者,以此增厚他们的虔诚心。但为时已晚,这个时期,基督教的发展是以印刷术和人手一本《圣经》来重组渠道的,并在北欧地区获得了快速的推广。

媒介对宗教的解构不只是中世纪后期的欧洲专利。
明代冯梦龙的“三言二拍”,无心插柳地给出过中国媒介研究的一个好案例。在他的书中,第一句话即是,古仓颉造字,有鬼夜哭”。
文字的出现对于神的世界是一次重创。

这个交织着神灵与文明博弈的过程,并不是无神论笔下的人类文明优先论,尤其在今天的环境主义语境下,人类超过越视觉本体,把地球当作一个“他者”来关怀时,神灵与文明的非博弈平衡,是更优美的路径选择。

2、一个新媒介、一种新宗教
欧洲的学院派写作中,有一条是古老的原则:学术论文的写作不能亵渎神灵。
今天,这仍然是英国大学论文写作的一个规矩。

人类的全球性文化战争当代刚刚开始,在此之前,并没有人以媒介作为攻打宗教的武器。这样的历史秘密发现,也只在麦克卢汉的《古登堡的银河》发表后,人们半信半疑地对于印刷术和宗教的问题产生了一些兴趣。

一种历史性媒介的出现,会伴随一个宗教流派的出现;相反,一种历史性媒介转入艺术化存在状态时,也会让这一宗教进入白矮星状态(能量巨大但已经开始退场)。这样“双明双暗”的发展史,是过去的传播学研究中没有人注意到了。

如果你想破案的话,请注意欧洲南北绘画兴衰区域的交替发现蛛丝马迹。

16世纪,在天主教已经意识到需要用仪式而不是印刷术来传播宗教的时候,在新教传播的北欧地区,世俗文化发展获取了一个突破性提高,贝克特嬷嬷(我要强调一下她的宗教身份)撰写的欧洲绘画史里面,专门有一章讲到了荷兰新教绘画的发展。1648年,尼德兰地区(今天的荷兰)在赶走西班牙人后建立了第一个新教国度,并迎来了它的绘画发展高峰。

16世纪的欧洲绘画名家鲁本斯、伦勃朗、维米尔、雷斯达尔同时出现了在荷兰不是偶然的。伦勃朗笔下的《犹太新娘》开拓了《圣经》非圣母与圣子的主旋律题材。维米尔开创的静物把主体从人转身自然(虽然它的静物仍然带着凝重的宗教感);荷兰还出现了一个风俗画运动,这都是人类心迹从天上走向地上的符号。

19世纪,英国“五月花号”驶向美国的新教思想者人群,都是印刷术的赞美者。
印刷术在欧洲以及后来的延伸时代,为新教的出现铺平了道路,在打碎古老的仪式的过程中,宗教进一步世俗化,并成为世俗文化的一个模块。
17世纪,荷兰的风俗画的出现已经埋下了这样的文化伏笔。
新教的“去仪式”进程在印刷术的涵化中一直没有停止,直到电视的出现。

3、加装电子杠杆的媒介与它代理的宗教
2006年,我参加了几个英国家庭的一个普通晚礼。他们喝茶,讨论《神经》,然后观看了一张传教士的光盘。我最感兴趣的正是这张光盘。

这名传教士有着美国一流大学的学位,并像电视出现后欧美的政治漂亮的政治领导人一样,他也长得英俊漂亮。我很快迷上了这个人完美的英语发音、优美的外表和风度。我至今为他的外表所吸引而忘记了他曾经讲过什么。这是所有看电视节目的人常有的苦恼之处,我们知道这个播音员很漂亮,每天都来看她,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媒介加装了电子杠杆后,在20世纪初形成了电影、广播与电视,还有今天无以伦比的互联网。电子媒介制造了“实体不在场”的虚拟幻境,这种分裂性使传教士的活动外延急剧扩大,而内涵不断缩小。

1994年,我第一次在北京的海淀清真寺里看到了马阿訇。他是一名来自宁夏南部山区的老阿訇,在北京生活了几十年。他在诵读《古兰经》的时代,为它录了音。这盘磁带是一家生活在大城市的虔诚回民人家要拿走的,他们回去后会收听这盘磁带并表示对于亡故者的敬意。马阿訇对我说:北京的交通不便,很多穆斯林用这种方式,在家里传诵《古兰经》。

通过磁带的工具性,解决了阿訇不能同步在场的缺憾,并放大了阿訇作为传播主体的外延。这是我在1993年离开宁夏南部那样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地区后,第一次受到的震动。我自己在部落社会的成长无法接受它,虽然没有取消仪式,但磁带已经帮助简化了仪式。

美国天主教的发展,因为印刷术精神的铺垫,对于加装了电子杠杆的媒介有充分的使用。尼尔·波兹曼在写作《娱乐至死》时,他统计到美国有35个宗教电视台。

引入电视媒介是一个今天看来仍然有震撼意义的革命,它是带有仪式的神圣宗教与独裁政治自取娱乐化的选择。
美国第一家宗教电视台的建立,标志着世俗化宗教向现代主义宗教的演变。世俗化宗教是职业宗教,它还相对地保留有成体系的传统;但在现代主义宗教中,简化的仪式零落的风景,只把意义的元素以碎片的方式向下传承。

1950-1960的这场浩大的媒介革命,对于整个欧美社会的冲击,经过了近半个世纪的演变,而培养了大众文化的几代人。电视作为一种冷媒介,它要调动受众的全部感官的代价是需要植入更多的刺激条件:一是较为完美的画面,无论是人还是风景;二是需要戏剧场景;三是需要遵守SHOW的游戏规则。

无论是婚礼还是祭祀,无论是选举还是讨论,面对一台摄像机时的职业微笑,已经把两个大大的字写在这一章的传播史上:表演。这正是人们开始在语言中出现“做秀”这个词语时,正是充满神秘的社会预测与感知系统在起作用。

当年,印刷术出现后,法语版本的《圣经》使法国人感知到,上帝就在法国;西班牙语的《圣经》把上帝带到了西班牙。多语言版本的《圣经》,是用一个民族自己的语言体系重新建构上帝的过程,并创造了带民族文化的上帝感知体系。
这个时代,电视传播宗教的时候,当传教士以托尼布·莱尔式或奥巴马式的英俊画面出现后,是宗教自取娱乐化解构的开始。它把上帝放到画面的背后以配角的身份出现。正是《道德经》里讲到的“得鱼忘筌”的反向过程,变成了“得筌忘鱼”。

4、精神领域变革:形式高于意义
电子媒介对于上个世纪以来人类文化最重大的改变,正是“得筌忘鱼”,形式浮到了意义的上面。
英国泰特博物馆的现代主义艺术作品和美国电视上退居到配角的上帝,使那些坚持传统方式思考的人遇到了困难。在形象的出现后,意义的结构速度便开始加快。

1960年代,美国的电视竞选引入政治后,像塔夫脱那样300斤重的总统没有再走入过美国政界。外形上的演员与有演出欲望的人成为政治新秀。里根出自演员、布什有着富家子弟的干练、奥巴马是一个互联网形象、布莱尔有着一张英俊的脸、马英九收到了大量台湾年轻人的选票。

政治从电视上自取了娱乐,宗教亦然。
新基督教组织NEW FRONTIER在短短几年内,就在美国、欧洲、亚洲建立了大量分支机构。他们适应了电子媒介对于社会的改造,它像服装设计师一样,不断以元素的改造来调整风格:吉它取代了管风琴、乐队取代了唱诗班、每个人都有像神父一样表述和主持的权利(这几乎是一种互联网宗教元素)、年轻人的自由发型……

尼尔·波兹曼注意到了宗教与媒介的这种变化,而称之为一种新的宗教原教旨主义在复活。但他正好说反了,这是宗教从神圣到世俗,从世俗到现代的符号化的过程,仪式与意义已经瓦解为形式与只言片语,他们并不是原教旨主义。

我们不得不讲到塔里班。
这一阿拉伯学生军在中亚的兴起,正是适应了阿拉伯原教旨主义浪潮的出现。他们明确地感知到了西方电子文明对于一个建立在石器和部落时代文化的巨大冲击。
伊斯兰教的反偶像崇拜,仿佛在一开始就已经预知到了印刷术尤其是电影与电视这样的媒介的出现,这是全世界三大宗教中最为独特的一种表述。

反偶像崇拜是《古兰经》对于信徒最严厉的表述之一。它的延伸意义包括图片、视频这样的偶像在媒介上的出现。麦克卢汉在1960年代研究媒介的时候,是西方文明在经受电视涵化而出现性解放运动、同性恋、亚文化群、反主流文化的时代。他用“没有围墙的妓院”来形容照片。文字与文化的神圣,使部落与农业民族在崇拜知识时,容易产生对于文字的敬意,尤其是汉民族。

伦敦地铁大爆炸后,英国《泰晤士报》专栏作家MICHAEL GOVE写作了一本《摄氏7/7》的阿拉伯世界研究专著。他的一个重要观点是,在阿拉伯文化对于包括西方文明在内的外来文明冲击(有时用媒介文明借代,这个西方文明确切地是指1950-1960年代之后的欧美大众文化潮)采取的接受态度是:一定要做出反应。塔里班在宗教文化上的合法性正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上。
政教合一、反偶像崇拜、反应论是解释中亚原教旨主义的一条探索。

自上个世纪晚期以来,阿拉伯人在面对电视媒介时,这样的防线也在一点一点地冲开。
1960年代,麦克卢汉在研究广播对于阿拉伯人人冲击时,用的一个例子是,贝都因人驼背上听收音机放牧时,信息的滚滚洪流对这个民族的内部世界正在产生巨大的冲击。1990年代后,贝都因人的姑娘出嫁时,都会要求一部卫星电视的赔嫁。于是在夜空下,这个寂静的草原上,他们在账篷里收看半岛电视台的节目。

电视的图像表演暗示,在一定意义上是巴勒斯青年的街头血战成为一幕每天都能可以制作并播放的场景。在一个封闭的体系中,这种媒介暗示的能量巨大。互联网社区的同步传播与镜像暗示直接催化了台湾富士康在深圳工厂的13例自杀,在印刷时代,无论如何,这样的案例了不会发生。

那么,互联网对于宗教的影响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我们还不能给出结论,乐观的方向是,它会向部落时代的神圣重新靠近,娱乐色彩也一定会少于电视。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