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郝延伟:治理通胀还有多少政策空间?

10-11-03 19:17    作者:韦森    相关股票:

  

治理通胀还有多少政策空间?

郝延伟

 

 

    最近,关于粮食价格上涨的报道不断,整个农产品行业的普遍上涨成为一个难以抑制的趋势。首先是经济作物:大蒜、大葱、绿豆,然后是被韩国泡菜危机引发的“白菜”和不知缘由的苹果,再然后就是粮食作物比如食用油、玉米、大豆、大米、小麦等等。就连棉花也难逃幸免。

    先不看涨价的幅度(大部分的商品的涨价幅度都在20%以上),仅仅涨价的范围就足以让人建立起坚定的“通胀预期”。由此,上半年“治理通胀预期”的货币政策已经彻底宣告失效。

再看涨价的时点。倘若这次涨价发生在春季,我们还有一些余地。通过夏粮收购、通过新一季的产量的公布等等来平复市场的恐慌情绪。怕的就是秋季的农产品价格波动。因为当年主要产粮区的收割季节已经结束,而下一季的商品产量结果要等到大半年之后,对于通胀预期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侥幸的心理空间。并且,再过一个月,我国就进入了每年例行的“两节”“季节性通胀”周期。食品价格、蔬菜、水果每到年底都会出现季节性波动。由此,大家可以共同一致的加入到抢购、囤积、炒卖的过程中而丝毫不需要担心实物市场上短时间内出现任何的利空信号。

     更为复杂的问题在后面。2007年,我们曾经成功的进行了“猪肉阻击战”。猪肉价格在三个月内被发改委的组合拳稳稳打下。但这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因为,此次通胀是国际传导性的通货膨胀。产品市场的供需平衡是首先被国际市场打破,或者在国内打破然后传导到了国际市场上的。比如韩国的白菜危机引发的东北白菜抢购狂潮等等。再比如国际市场上的玉米、小麦期货的价格最近的攀升等等。因为,全球都在通胀。

 

这轮通胀是如何发生的?

 

    首先,欧洲和北美地区,也包括东南亚等成长中经济体在过去两年内应对金融危机的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在一年多以后终于发挥了效应,不是让经济恢复,而是让物价上升。经济体内外的热钱涌入到生产周期比较短的、产量比较稳定的农产品。全球的通胀由此启动。

    国内来看,前几年的天量货币被房地产和股票市场以及收藏品市场等资本市场所吸收,物价尚且稳定。现在,房地产市场走入末路、股市前途不明,这部分货币开始有了出逃的意念。于是,整个经济体中便有了一股去向不明却威力巨大的“热流”,任何局部商品市场的供需平衡被打破的时候就立刻被热钱所放大,出现远远偏离供需所要求的价格暴涨。

 

可供选择的政策?

 

    一个是通过政府的粮食储备进行商品抛压,以实现平抑物价的作用。这个方式比较直接,效果好。但是,我国的粮食储备是否足够迎合市场上这么多的货币?(不是需求)。正如周其仁教授说的“盐(商品)多了加水(货币)、水(货币)多了加盐(商品)”。现在,水太多了,有那么多盐么?并且,这次的农产品涨价广度很大,一时间不可能调集如此多品种的储备商品。

    另一个办法就是实施价格管制。比如规定一张身份证仅能买10斤大米(与二套房政策等效)。表面上看是抑制了炒作性的需求。但是,由此滋生的黑市会自发形成一种“双轨制”的价格模式,物价不但降不下来,而且可能出现更严重的抢购、囤积和有价无货、排队供给的现象。

    第三个办法就是紧缩货币。常见的就是加息,把过多的水(货币)引入到蓄水池(银行体系)中。这个常规的政策操作在当今却碰到了问题。国际竞争性贬值是此次通胀的大背景。

 

竞争性贬值背景下的货币政策失效

 

    金融危机的第二波影响不再来自华尔街,而是来自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这就让整个西方的主要经济体失去国内政策的空间。一方面,货币政策处于维持银行体系安全的考虑,已经没有信用膨胀的空间(本月将在首尔召开的G20峰会将讨论通过巴塞尔协议3,其中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进行了更加严格细致的规定,并增加了信贷杠杆的相关规定)。另一方面财政政策由于债务危机无法实施。很多国家由于债台高筑、赤字惊人,甚至决定实施紧缩性的财政政策(可见,政治家从来都是先想政治后想经济,最后想老百姓的),例如延长退休年限、增加税收、解雇公务员或者给公务员减薪等等。财政、货币政策都无能为力的时候,唯一可以用的就是汇率政策。在此时刻,在其他国家不贬值的时候,本国贬值可以拉动内需、平抑物价、增加就业。如果其他国家贬值,那么本国的贬值就是“防御性”的,此时贬值只为了自己不被别人贬值所伤。因此,这一点就成为各国财长和央行的共识。(虽然在不久前G20财长、央行行长会议上共同达成协议不进行竞争性贬值,但是几乎可以预见的是此为一纸空文)

    令人不解的是,我国再次如同97亚洲金融危机时一般,没有让货币参加到竞争性贬值中。反而是升值。此时,如果为了治理通胀继续采取加息的动作,结果可想而知:那些贬值中的国家发现,有个币值在上升的国家利息也在增加,如同见到一只稳涨不跌的股票一般。届时,热钱流入、形成输入型通胀的可能性就会大增。那么,本国加息收缩的货币被国际涌入的热钱所替代。加息的作用也由此被抵消了。

     因此,全球竞争性贬值前提下的治理通胀政策几乎没有了政策空间。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