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CPI命系粮食和能源价格

11-07-11 14:01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周小川说:除掉翘尾因素,CPI环比折年上涨只有3.5%,大家不该总把目光盯住CPI。但老百姓说:CPI上涨岂止6.3%,他们的生活体验,物价上涨太厉害。到底谁说得对?毫无疑问,谁说得都对。

 

央行当然是从纯数据的角度看,但老百姓的切身感受却来自日常生活,尤其是食品价格的大幅攀升,让我们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其实,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中国CPI涨幅之所以如此之大,关键原因是食品价格上涨太快,6月份同比涨幅居然高达14.4%,仅此一项对CPI的拉动就高达4.26%。也就是说,除去食品价格的上涨,CPI涨幅只有2.04%

 

这是中国CPI最突出、也是最核心的结构性问题。如果根本就无视这个事实,一味地大喊大叫“通胀”,那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当然,现在衣着、家电类商品价格也出现了些许的价格上涨,但我们必须看到两个事实:第一,这些商品价格持续跌价已达10年之久,厂商利润早已经触及极限,现在价格有点反弹实属正常;第二,劳动力、原材料、财务等诸多成本的大幅上涨,一定会推动终端商品价格的上涨。

 

学者也好,官员也罢,我们是不是应当严守“实事求是”的学术风气和工作作风?如果是,我们就必须承认今天中国物价上涨的两大成因:第一,食品价格拉动;第二,工业成本推动。而这两项原因,均非货币因素所致。就必须承认,用加息等紧缩货币手段治理当下的物价上涨,就是一剂错误的药方,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后果。现在,社会安定的问题越来越多,不是证明吗?

 

我看到了。现在的许多学者,也是在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判断中国CPI走势。不是吗?前一度一些学者大声符合某位高层官员的判断说:CPI将于6月份之后见顶回落。而他们给出的理由:第一,国际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价格正在下跌;第二,春天的灾害已经过去,未来农产品价格将会稳定。

 

现在,他们又改口了。看到大宗商品价格反弹之后,立即说:CPI将于7月份见顶。这真是奇怪:原来他们知道中国CPI是食品价格和能源价格共同作用的结果,那为什么他们一开口还是“加息”?难道他们不知道经济学对“加息无法抑制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的专门论述?难道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各国货币政策更加关注“核心CPI――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之后的CPI涨幅”的用意?

 

我真替中国经济学界汗颜:你们到底该是决策者的“参谋”,还是决策者的“附庸”。如果你们没有提供独立见解的能力,那就请你们闭嘴,否则贻害无穷。

 

为了收紧货币,中国央行借用了社会上的“无知”。但现在,恐怕他们已经明显感到这个压力央行根本“无法承受”。所以,周小川才有“不要总是盯着CPI”的说法。我们早就肯定地说过:面对成本的推动,面对食品价格的上涨,指望中央银行收紧货币去加以抑制,那真是“阿斯匹林治脚气”――吃错药了。

 

CPI会不会掉头向下?这取决于两条:第一,食品价格会不会继续上涨,这一点不仅取绝对国内生产数量会不会增加,同时也取决于国际粮价是否会继续上涨;第二,以石油为基础的能源价格是否继续出现上涨,继续从成本端推动消费品价格上涨;第三,有没有新的涨价因素。

 

如果这些因素都呈现回落态势,而且是趋势性的向下,那CPI回落无疑。否则,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而没有简单地“CPI上涨或回落”的答案。

 

简单地说一下贸易数据。第一,增幅回落与世界经济不景气,回补库存基本完成密切相关;第二,未来要看发达国家经济恢复状况,但可以肯定的是,越是困难,贸易保护越是严重,但他们不生产的一般消费品不受影响,因为那是生活必需品。

 

第三,一般贸易逆差,依然是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它预示着中国人民币已经被高估。短时间――三、五年之内问题不大,但长此以往,问题严重。这不仅仅是个外汇储备够不够用的问题,外债是不是会大幅增加的问题,而是人民币被不断高估所带了一系列经济问题,它会使中国实体经济健康程度被大打折扣。

 

我看到贸易顺差的进一步提高,看到短期外债的不断增长,这是不是“热钱”作祟,我不敢肯定,但外汇局不可以掉以轻心。我不反对“眼下不会对中国经济安全构成的威胁”的说法,但反对掉以轻心的态度。危机发生后,我们都会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谁都不在乎“一日之寒”就一定会有“冰冻三尺”。

 

我听到一些专家、学者痛斥“GDP崇拜”,如果是基于“粗放型增长”的痛斥那没问题,我支持。但如果就此宣扬“GDP无用论”,那是对中国人民的犯罪。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